《看天下》台湾中药行或将消失?

发表时间:2017/1/12   来源:《看天下》   作者:
[导读] 台北市信义路二段,一家建立于上海的“百年”中药老店“庆余堂参药号”,平日里生意络绎不绝,最著名产品当属其自制枇杷膏,自大陆创办时即开始贩卖,被不少人视为护嗓良方。据传,香港“歌神”张学友、亲民党主席宋楚瑜、鸿海董事长郭台铭都是忠实“粉丝”。

“能做的不想做、想做的不能做”

如今,年过60的新北市中药公会理事长王荣南,已经是列册人员中

最年轻的“合法中药商”

“以后也许不做了。”

台北市信义路二段,一家建立于上海的“百年”中药老店“庆余堂参药号”,平日里生意络绎不绝,最著名产品当属其自制枇杷膏,自大陆创办时即开始贩卖,被不少人视为护嗓良方。据传,香港“歌神”张学友、亲民党主席宋楚瑜、鸿海董事长郭台铭都是忠实“粉丝”。

可是最近,庆余堂的老板郭丰裕却说正在考虑关店。

究其缘由,是这种“祖传秘制”枇杷膏含中药成分却无制药执照,台湾“卫生福利部”已将其定为“伪药”,年过八旬的郭丰裕也被台北检察院依“违反药事法”起诉。

台北迪化街商圈,中药行林立,不少“百年老店”都自此起家。

庆余堂并不是唯一一家考虑关店的中药行。近年各种原因使然,台湾中药行的数量已从鼎盛时期的一万五千多家骤降近半。

而自11月来,台湾拟修“药事法”,对中药行和中药商而言,未来的路或许会更不明朗。

“非法商二代”?

在很多中药商和老顾客眼里,枇杷膏并非“伪药”,“祖传秘方”代代相传,再辅以众人口碑,足以说明其品质和疗效。

主管机关则认为时代不同,“卫生福利部中医药司”副司长高文惠说,“利用自身经验个案推荐,已不符现代化的社会。过去时代资讯不发达,才会‘神农尝百草,可能有效、但也可能有人受害。”

如今,庆余堂的解决方式只有两个。一是去申请优良药品制造规范(GMP)药厂认证。这需投入大笔资金、成本,还要公开“秘方”。

另一个方法就是让顾客“先预订,再取货”,形式上符合了“接收订单后配制药品”,属于中药行的“调配权”。

然而,并不是每家中药行都有资格为顾客“调配”药膏。

唐小姐是位“中药商二代”,自小在店里跟长辈学习实务,长期浸淫在各种药材之中。

可是,唐小姐的贩药制药却是“违法”。

依照现行“药事法”,中药行应由专任中医师或修习中药课程达适当标准的药师驻店管理。其中103条还规定:1974年前取得中药商执照者,和1993年前经由主管机关审核,予以列册登记的中药商才能经营中药贩卖业务。

其中,中药贩卖业务范围不仅包括了中药材及制剂的买卖、批发、零售,还有依固有成方调配而成之传统丸、散、膏、丹及煎药。

这一规定终结了中药产业师徒相授的传统,变成核准准入制。可列册中药商自1993年之后就停止收录。如今,年过60的新北市中药公会理事长王荣南,已经是列册人员中最年轻的“合法中药商”。

“西药脑管中药”?

1993年后,若有人希望从事相关中药工作,就要取得药师或中医师的证照。其中,药师出自大学药学系,在基础课程外要继续修习16个相关学分,毕业后经药师考试,才有经营中药产业与调制药剂的资格。

可是一位中药商二代称,“像我们这些二三十岁的,都大学毕业了,还要花好几年时间去准备考试,(通常)应该办不到。”

台湾中药商业联合会理事长朱溥霖则认为,不应将中药调配工作交给这些“16学分学生”,“大专院校药学系学生,其分辨、切磨、抓配中药材的能力,跟24小时待在中药行耳濡目染的后辈甚至学徒完全没得比;更甚者,这么多年来到中药行执业的药师少得可怜。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愿意做的人好好做?”

根据“卫福部”截至2014年底的统计,当时全台湾9631家中药行里,有药师或是药剂生的仅有1049家,而且其中不乏一些药店只是“租牌、挂牌”经营。

业内人士分析称,这是由于药师不分中西,可中药处方笺药事费用却比西药少得多。遑论中药调剂工作环境不佳、制作过程纷杂,一般药师自然却步。

为此,诸多中药商期盼“药事法”修正,设立“中药技术士”和有关考照制度,保障中药商的工作权和中药行的生计路。


如其所盼,11月初,修正草案终于由“卫福部”研拟出炉,中药技术士也确列其中,但是其执业范围则让人“傻了眼”。

草案中删除了原来中药商的调配权,即拿着固有成方抓药,或是将成方客制化为传统丸、散、膏、丹及煎药的权力。中药技术士只能零售中药材,抓药和制药的权利全部收回。

12月7日,近千名中药商聚集在“卫福部”外,盼“中医药司”还给中药商调配丹、膏、丸、散和煎药的权利

“这样的修改是为了民众用药安全,是进步的管理模式。”对此,“卫福部中医药司”科长陈聘琪解释,未来民众可在市面上购买GMP药厂的成药,这些药品有好的安全标准可维护质量。若想将药品制成丹膏丸散,可先找中医师诊疗、开方,再请药师制作。

这个草案激起了中药商的强烈反对,台湾中药从业青年权益促进会会长古承蒲说,调配是中药商技艺之精髓,如果这项业务被禁止,“还需要中药行吗?”

“讲白一点,政府希望西药师管理中药,不要中药行的存在。”王荣南称,可到西药房去抓中药补品,符合民众习惯吗?

这一问题牵涉到医疗专业分工及利益划分,中医师、药师与中药商三方皆不肯让步。

中药商认为,一个药师不可能既管西药,又管中药,甚至可以管兽药。中医师主张,应建立“中药师”制度,技术人员不该有调配权。药师公会则称,九成九的台湾人吃西药或中西药混搭,让未受过西药训练的中药技术士为患者配药,“是否有能力判断中、西药物间什么会互斥?盼小英不要拿全民健康做赌注。”

12月5日至7日,一连3天,意见分歧的中医师、中药商及药师分头召开记者会,或到“卫福部”门前抗议。

朱溥霖称,不应该再用“西药脑”管中药事,应尽速设立专属中药专业人才培育的管道及制度。别让“能做的不想做、想做的不能做。”

中药行将消失?

随列册中药商“23年妾身未明”,“合法”药师不愿挹注中药产业,台湾的中药行也一间间消失。据统计,现在台湾中药行的数量已从鼎盛时期的一万五千多家腰斩至八九千家。即便留下来的中药行似乎也是荣景不再。

对台湾人而言,中药行林立是曾经熟悉的风景。如今,这样的风景似乎已经离去,跨进台北曾以中药著名的迪化街,咖啡店、文创店等新兴产业一一进驻,中药行越来越少,消费者更是逐年递减。

“以前光一个品项一周就可以出3个货柜,但现在3个月(全部品项)有一个货柜就不错了。”有着近40年中药贩售经验的徐庆棋回忆起最兴盛时期,感叹现在的市场“差了很多”。

一方面,西药市场的强大竞争在前,各中药厂频频推出携带方便的成剂屡屡瓜分在后,中药行生意变得难上加难。

另一方面,消费者眼中,中药材的质量也在下降,这些年总有中药掺假,掺杂西药卖的新闻出现,中药商的进货渠道也是越来越少。

炮制加工工作本也是中药行的“手艺”,如今这些“手艺”同样面临着无人传承、不断凋零的风险。随着修“法”在即,情况更是随时可能生变。

中药商业联合会理事长朱溥霖表示,“卫福部”表面上说要修“药事法”保障中药商工作权,却令人质疑是否为了限缩中药商的执业范围,藉此彻底“消灭”中药行。

他声称,如果“卫福部”不更改修正草案,明年1月7日他还要去门前抗议。

那将是他近期第三次带领上千名中药商“上门”。

台岛 点 击

“今天吃炭烤烧饼”

执政决策协调会议是餐叙?

岛内媒体报道,“民主平台”日前向“总统府”申请公开由蔡英文召开的“执政决策协调会议”等相关内容。不料,“总统府”回函称,会议“采餐叙方式举办,并无制作会议记录或录音……倘有需要,建议查询媒体相关报道”。

“民主平台”会长陈昭如称,平台是依“信息公开法”正式申请,如果再被驳回,将循行政诉讼途径,“就算是餐叙,至少也有菜单吧”。

对此,黄重谚在12月19日的回应中称,今天与会人员吃的是“炭烤烧饼,以及总统府交谊厅的汤”。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看天下》2016年35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