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中美制造业的短兵相接

发表时间:2017/1/12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
[导读] 特朗普誓言让制造业回流美国,中国也在致力于从制造业大国向强国升级,中美制造业的竞争已经进入短兵相接的时代。继李嘉诚之后,又有一位重量级企业家被视为要“跑路”,这一次是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据曹德旺披露,福耀玻璃计划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2016年10月,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6亿美元的工厂已经正式开工。尽管曹德旺表示这并不意味着自己跑路,但他关于“中国实体经济的成本,除了人便宜,什么都比美国贵”的言论,还是迅速击中了中国经济的痛点。

特朗普誓言让制造业回流美国,中国也在致力于从制造业大国向强国升级,中美制造业的竞争已经进入短兵相接的时代。

继李嘉诚之后,又有一位重量级企业家被视为要“跑路”,这一次是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据曹德旺披露,福耀玻璃计划在美国投资10亿美元,2016年10月,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6亿美元的工厂已经正式开工。尽管曹德旺表示这并不意味着自己跑路,但他关于“中国实体经济的成本,除了人便宜,什么都比美国贵”的言论,还是迅速击中了中国经济的痛点。

事实上,最近几年中国制造业在美国开设工厂已经时有发生,只是因为曹德旺和福耀玻璃的知名度,才使得这一事件在互联网上刷屏。2015年,国内就有一家名为科尔集团的纺织企业,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投资2亿多美元设立纺织工厂,当时公司董事长朱善庆表示,在中国,纺织企业都在亏损,但在美国情况很不一样。按照《纽约时报》当时的报道,中国纺纱业的成本比美国已经高出了30%,这是中国纺织企业向美国转移的重要原因。

美国波士顿咨询集团曾经在2015年发布过一份报告《全球制造业的经济大挪移》,报告指出中美制造业之间的成本差距已经非常接近,如果将美国制造业成本指数视为100的话,中国的制造业成本指数为96,也就是说,如果一件商品在美国制造需要100美元,在中国需要96美元,这也就意味着中国制造和美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已经微乎其微。按照波士顿咨询集团的预计,到2018年,美国制造的成本甚至将比中国便宜2%~3%。

这份报告其实和曹德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非常接近。曹德旺认为在美国办工厂的利润比中国高,原因在于中国制造业成本太高,其中包括劳动力价格上涨太快,能源价格、运输成本和土地成本比美国贵,综合税务比美国高等等。

应该说,曹德旺在此时公开表达中国制造业成本高,尤其是综合税务比美国高,还是颇有些微妙。过去国内抱怨税务负担重的多为中小企业,像曹德旺这个级别的企业家并不多见,更引人关注的是,2016年是国内“营改增”试点全面铺开的一年,政府曾经多次承诺,营改增全面实施后,要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按照财政部和国税局披露的数据,2012到2015年底,营改增及增值税改革累计为企业减税6412亿元,其中,自2012年启动的营改增试点中超过97%的试点纳税人实现税负下降或持平,累计减税已达3133亿元。在营改增全面铺开以及有关部门宣传实现大幅减税之际,曹德旺表示中国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无疑会让很多人重新反思中国的税收体制。

过去很多年来,中国的宏观税负一直是一个颇有争议的话题,通常是有人批评中国宏观税负过重,然后体制内的财税专家站出来予以反驳,由于各自引用的统计数据完全在不同的口径之下,所以争论到最后往往是不了了之,很难形成一个终极答案。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2015年在贵阳、武汉、杭州、大连等四个城市进行民营企业税费负担社会调查,他在2015年底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我国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率应该在接近40%的水平上。李炜光教授称之为死亡税率,因为在我国,除新兴行业以及金融等领域外,大部分企业的利润率都不到10%,30%~40%的税费负担足可以导致大多数东部沿海加工业企业处于困境之中,甚至亏损倒闭。李炜光认为:“其实这也是我国当前经济持续低迷的真实原因之一。”国家税务总局官网刊发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李万甫的署名文章予以回应,认为死亡税率之说,严重误导了社会公众。文章称:“事实上,我国宏观税负近些年来一直稳中有降,特别是一系列减税降负措施的陆续出台,企业的税负大大减轻,但同期经济增长却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波动,由最初的两位数的高增长到目前6.7%的增长。可见,简单推论出宏观税负与经济增长之间负相关的结论,是不能成立的。”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国和美国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路径其实存在一定的相似之处,都是在经历了房地产市场的过度膨胀之后,最终开始重新重视制造业。美国在本世纪初大力发展房地产市场,最终在2008年引爆了次贷危机,危机之后,美国开始重新反思其经济模式,振兴制造业成为美国的战略方向之一,美国接连出台了《重振美国制造业框架》《制造业促进法案》《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等政策,大力扶持美国制造业的复兴。不仅是奥巴马政府致力于振兴美国制造业,一向分歧颇大的特朗普也难得地在制造业上保持了一致,让美国制造业回流始终是特朗普重要的竞选口号。

中国经济也在过去十几年经历了大致的历程,在房地产市场持续高速发展多年之后,政府开始出手抑制房地产泡沫,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思想。同时鼓励资金回流实体经济,在2015年提出中国从制造业大国向强国升级的《中国制造2025》,第一个十年要进入世界强国之列,第二个十年,到2035年,进入世界强国的中位,第三个十年要进入世界强国的领先地位。

改革开放以来,中美两国的制造业大多数在不同层面参与国际分工和竞争,中国制造主要抢占低端市场,美国制造主要集中在中高端,中美制造业的直接正面交锋并不多。但是随着中美之间制造业成本日渐接近、中国制造业升级以及美国试图重振制造业,中美制造业将进入短兵相接的时代。2015年,杭州的科尔集团在美国投资2亿多美元设立纺织工厂就是一个极具标志性的事件,作为传统意义上的低端制造业,纺织业一向被视为中国的优势产业,但正是这样的中国企业率先在美国开设工厂,而近期奔赴美国开设工厂的除了福耀玻璃之外,更引人关注的还有富士康,该公司已经证实正在评估将生产线搬迁至美国的可能性。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三联生活周刊》2017年02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