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博览》菲律宾“慰安妇”控诉日军暴行

发表时间:2016/9/2   来源:《世界博览》   作者:
[导读] 上世纪四十年代,日本军队占领了菲律宾,在当地大肆杀戮之余,还强迫一些妇女充当“慰安妇”,对她们进行残酷虐待。不久前,一些当年的菲律宾“慰安妇”幸存者接受记者的采访,控诉了日军士兵的暴行,要求日本政府正视历史,公开道歉,并进行合理赔偿。

上世纪四十年代,日本军队占领了菲律宾,在当地大肆杀戮之余,还强迫一些妇女充当“慰安妇”,对她们进行残酷虐待。不久前,一些当年的菲律宾“慰安妇”幸存者接受记者的采访,控诉了日军士兵的暴行,要求日本政府正视历史,公开道歉,并进行合理赔偿。

“事先策划好的暴行”

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以北约80公里处有个名叫马帕尼克的小镇,镇上有栋非常醒目的建筑“红楼”。在1944年日本军队占领小镇之前,13岁的菲律宾女孩丽塔和15岁的姐姐米冷与父母一起,一直过着简单又快乐的生活,经常与小伙伴们玩跳房子等游戏,还爬到树上去摘果实。

然而,日军士兵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美好生活。日军首先把红楼占领了,将其作为司令部,然后把周围的村庄烧了,强迫100多名妇女和女孩住进了红楼。对于镇上和周围的男人,日军士兵大多把他们称为“抵抗分子”,集中在一起,用机枪扫射。

丽塔回忆说,“当我进入红楼时,我感觉我们的世界要完蛋了,我们也要被枪毙。” 她看到,那些日军士兵看上去很兴奋,脱掉军服后大吃大喝,还抽烟。当天色暗淡下来后,他们开始强奸菲律宾妇女和女孩。

在如今已成废墟的房子里,米冷向记者指出原来楼梯所在的位置,那里就是她当年被强奸的地方。她说,“我才15岁。那是非常痛苦!我一直挣扎,因为我不想我的衣服被脱掉。我把我的双腿交叠起来,并得很拢,使日军士兵无法得逞。日军士兵看我不听话,就猛击我的大腿,使我疼得最终放弃了抵抗……”

第二天早上,备受摧残的姐妹俩获准离开红楼。然而,她们的村庄已被日军士兵烧毁,只得和其他幸存者到附近一个城镇栖居。有关专家指出,丽塔和米冷只是东南亚国家遭受日军士兵蹂躏的成千上百妇女中的两个人。而在日军侵略战争中,大约有20万妇女被强征为“慰安妇”,还有难以计数的妇女被强奸。她们中绝大多数在朝鲜半岛和中国,也有菲律宾、缅甸等东南亚国家。菲律宾大学历史学家里卡多•乔斯说,“如此大规模发生,说明不是日军士兵一时冲动的行事,而是事先策划好的。”

“在地狱里倍受折磨”

艾斯特丽塔是另外一个遭到日军士兵侵害的菲律宾女性。她从小在菲律宾中部的一个富庶蔗糖种植园里成长,梦想成为一名教师,但日军士兵的到来摧毁了她的梦想。如今已经是86岁高龄的她身体虚弱,说话声音很小。

艾斯特丽塔回忆说,一天,她在市场上出售蔗糖时,被一名日本士兵抓住,捆绑后塞进了一辆卡车,被带入日军驻地。在那里,她被许多日军士兵强奸。她说,“我记不得到底有多少人进来。我一度进行反抗。日军士兵勃然大怒,抓住我的脑袋用力往桌子上撞,使我失去了知觉。”艾斯特丽塔记住的是,她当时只有14岁,她被日军士兵扣留了近三个星期。70年过去了,她仍然不想展现出她的痛苦,而是试图努力忘记那些尖叫、痛哭,以及在她房门外排队等候的日军士兵的丑恶嘴脸。

菲律宾大学历史学家里卡多•乔斯指出,“对于‘慰安妇’来说,那是活生生的地狱。她们整天就是呆在床上,等着下一个日军士兵,而且必须顺从。这种生活也许是几小时,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个月。她们不能做任何其它的事情,如有反抗就有生命危险,如遭受日军士兵的极端暴力行为,下体被瓶子、棍子、钝物等刺穿,导致一生难以治愈,甚至不治身亡。


日军在二战时留存下来的一些历史材料披露了关于“慰安妇”令人恐惧的记录。日本军队的一名医生对设在菲律宾第三大城市伊洛伊的一个要塞每隔两星期进行巡访,仔细地记录了被强征的“慰安妇”的姓名、年龄和性生理状况,“21岁……16岁……17岁……阴道撕裂……阴道糜烂。”

艾斯特丽塔结束被囚禁的时刻显得很突然。一天早晨,她被美国士兵叫醒。日军士兵已经逃走了,她走出日军营地后回家。然后,她短暂地上学念书,试图让自己变得忙碌。但是,她一直背负着羞辱和恐惧的思想包袱,担心她的朋友和邻居知道她的悲惨经历。于是,她离开了学校,放弃了要成为一名教师的梦想,在马尼拉开始贫困和匿名的新生活,与人结了婚,生了孩子,但对自己的那段经历闭口不提。

打破沉默要求日方道歉赔偿

在中国和韩国的“慰安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站出来,控诉日军士兵的暴行后,菲律宾的“慰安妇”也从1993年开始发声。对此,日本方面声称,“对于无论来自哪个国家和地区,那些承受了无法计量的痛苦和难以治愈的身体和精神伤害的‘慰安妇’表示真诚的道歉和懊悔。”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帮助成立了一个基金,对那些受害者提供援助和帮助。但对于菲律宾的“慰安妇”来说,那些道歉太过于含糊其辞,而且经济补偿方面也不充分。在这种情况下,艾斯特丽塔决定打破半个世纪的沉默,开始频繁与其他幸存的“慰安妇”会面,并代表“慰安妇”发声。

艾斯特丽塔的“异常以为”引起了女儿丽莎的怀疑。丽莎说,“我一直想知道,她最近为什么老不在家?”其实,艾斯特丽塔非常害怕她女儿知道真相后的反应,因为有些“慰安妇”在过去经历曝光后,遭到了家人的抛弃。随后,她与女儿好好谈了一次,说明“那一切并不是我想要发生在我身上的”,并赢得了女儿的理解。不仅如此,丽莎也加入了母亲寻求正义的行动中,质疑日本方面的诚意,要求日本政府公开道歉,让“慰安妇”们承受的折磨明确地为世人所知,并承担法律责任,进行赔偿。此外,这些“慰安妇”还质疑菲律宾政府与日本政府之间的亲密关系会影响菲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向日本施加压力,因为日本是菲律宾的最大捐助国和贸易伙伴、战略盟友。

去年12月,日本向韩国的“慰安妇”幸存者进行了正式的道歉,并答应赔偿。然而,对于菲律宾的“慰安妇”幸存者们,日本方面一点也没有表示,仿佛不存在这个问题似的。今年2月,日本外务省一位官员竟然声称,“没有文件证据能确认日本战争时期强征妇女充当性奴。”

在“慰安妇”问题上,菲律宾政府的态度是,“将一直对促进‘慰安妇’的福祉表示理解,并将采取一致和不变的立场”。对此,艾斯特丽塔认为还不够,她所在的团体最近走上了街头,加入了一个在马尼拉市中心举行的政治集会。她说,“在我们所要求的正义得到伸张之前,我们绝不会停止我们的运动。”

一项不完全统计显示,大约有1000名菲律宾妇女在二战期间被日军强征为“慰安妇”。近年来,不断有“慰安妇”去世,导致目前的“慰安妇”幸存者只剩下70人。与此同时,许多年轻人对那段历史不太了解,关心和支持不够。因此,对于艾斯特丽塔等人来说,她们的行动刻不容缓。

(文章来源:内容详情请看《世界博览》2016年14期)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