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 450年的豫园,它的价值在哪里?

发表时间:2009-12-1   来源: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
[导读] 如果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文化状态为一致的现代工业文化符号所取代,那就是城市的悲剧。

编者按:豫园走过了450年,再过5年,上海将迎来唐老鸭与米老鼠,两种文化的并存与相容,不仅体现了上海的城市精神,也体现了不同文明的和谐。如果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文化状态为一致的现代工业文化符号所取代,那就是城市的悲剧。本期天下杂志,我们一起来探索:拥有450年历史的豫园,它的价值究竟在哪里?

撰稿/沈嘉禄(主笔)

海上名园的生与死

与人们期待已久的迪斯尼乐园落户浦东的爆炸式报道相比,海上名园豫园庆祝450岁生日的消息就像一片羽毛飘落在水面上。庆祝活动包括一个书画善会百年华诞书画纪念展,一场在古戏台上的文艺演出,书画善会也在中断了六七十年后的这一天宣告恢复。

理由很简单,迪斯尼将在很多方面改变上海,而豫园,它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维护原貌是铁的原则,而要通过它来影响社会快速转型期中的人们,是不切实际的奢望。那么纪念它的生日又何有意义呢?

豫园管理处主任臧岭对记者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延续上海的文脉。

是的,豫园的存在,对上海这座现代化速度过于迅猛的国际大城市而言,不仅小心翼翼地保留了可供想象的明代士大夫生活场景,还以古典园林和明清建筑的载体,有节奏、有风度、有诗意地向人们展示了一个消逝了的社会形态,以及主流文化的表现样式。

豫园是明代潘家造的。潘家在上海是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潘允端的父亲潘恩,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和刑部尚书,后来任南京工部尚书,掌管南方的工程建设。他两个儿子(另一为潘允端之兄潘允哲)也是进士出生,故而潘家有“一门三进士”之誉。潘恩辞官告老还乡,潘允端为了让老父安享晚年,从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起,在自家住宅世春堂西面建造园林。取名豫园,寓意“豫悦老亲”。建成后的豫园规模宏伟、景色佳丽,占地70余亩,园内有亭台楼阁几十幢,特别是至今完好的大假山,由明代造园名家张南阳精心设计并参与施工,这也是张南阳存世的唯一一件作品。

时人将豫园与日涉园、露香园并称上海三大明代花园,称赞它“奇秀甲于东南”、“东南名园冠”。但潘允端去世后,潘家迅速衰败,园林修缮和管理也勉为其难,明末清初,潘家后人将豫园分割后出售。此时的豫园已杂草丛生,乱石横卧,一片荒凉。正应着《红楼梦》里一句话: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坍了。

一晃到了清康熙四年(1665年),几个士绅着手修复厅堂和书院。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有几位富商接手此事,又花了20多年时间,重建三穗堂、萃秀堂、致远堂、莲厅、快楼、点春堂等楼台,为方便行事,后交给城隍庙一并管理。

从历史的眼光来看,豫园之所以珍贵,盖因它经受了几次大破坏而奇迹般地复生。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英国军队进入上海县城的核心地带,将西园占领后用作军营。第二次是在清咸丰三年(1853年),上海小刀会首领刘丽川和陈阿林将点春堂当作指挥部。起义军失败后突围出城,清兵涌入城内烧杀抢掠,豫园再次遭到破坏。第三次是清咸丰十年(1860年),豫园成了洋枪队的兵营,内园居然造起了西式兵房。

三次浩劫之后,废园杂草丛生,乌雀乱飞,后来整个园林被上海20余个工商行业占用,整个上海有差不多一半以上的公所设在那里。

1937年“八一三”爆发,日军向上海居民区投掷炸弹,其中一枚将园内的玉华堂炸毁。同时,方浜路(今方浜中路)至民国路(今人民路)之间地带被划为难民区。在南市的100多座私家园林几乎都在此时毁于兵燹。

建国后,亭台破旧、假山倾坍、池水干涸、树木枯萎的豫园回到了人民的怀抱。1956年有关方面在调查历史遗迹时发现

豫园内部有小刀会起义的旧址点春堂,建议加以保护修缮。同时文管会专家又建议,豫园是一座江南名园,不妨将点春堂周围的亭台楼阁一并修缮,于是修复范围扩大到整个豫园。但周边店铺林立、民居麇集的现实难以改变。

1986年,在同济大学教授陈从周的提议并自荐下,分三期对豫园东部进行整修,两年后整座园林归于和谐,园景大为开阔。

豫园曾经是“三个中心”

许多人也许并不知道,豫园其实是上海昆曲的发祥地之一。明万历年间,正处在南戏(传奇)取代北杂剧,昆山腔和弋阳腔革新的时代,是我国戏曲史发展颇为重要的岁月。此时的上海,也得风气之先,大多数封建士大夫家庭陆续成立起私家梨园戏班——家乐。潘允端对昆曲也十分雅好,在家蓄养戏班,演出的戏曲,大都由南戏替代北杂剧。在潘允端亲自督导下,能演好几出大戏,并曾被县令多次借用。正是由于这种热情,潘允端成为昆剧初创时期有史料记载的有重大影响的人物之一。

海上画派的形成与豫园也是分不开的。清末的上海,是全国画坛的重镇。当时在老城厢一带有不少书画社团存在,比如萍花书画会、飞丹阁书画会、海上题襟馆金石书画会、宛米山房书画会等。1909年豫园书画善会成立,成为海上画派的“大本营”。会员中有虚谷、赵之谦、任颐、高邕之、钱慧安、吴昌硕、蒲作英、张善孖、陆恢、王一亭等。书画善会订立章程,将各家书画陈列会所中标价出售。得款半数归作者,另一半捐会中储蓄,遇有社会慈善事宜,公议拨用。

豫园书画善会创立时有会员百人,后因前辈纷纷凋谢,会务逐渐零落。至建国前夕,以海上画派为时代一大文化符号的书画善会只让人们看到它日渐模糊的背影。

书画善会之于豫园,和昆剧之于豫园一样,都是这座江南名园的文脉所系。除了呼风唤雨的商会中心,它还是昆剧研究实践中心和海派书画家的活动中心。

也许是远离政治风暴中心,豫园在70年代初就洗去尘埃,重新开放。在最近30年来接待过的国内外政要举不胜举。据臧岭介绍,70年代,豫园的绮藻堂就接待过西哈努克亲王。朱镕基任上海市长时也在绮藻堂接待过外国元首。后来克林顿总统访问上海,特意到豫园走了走。还有卡斯特罗、罗格、巴罗佐、连战、曾荫权等都来过。“仅在去年一年,我们接待的需要二级保卫的国宾就有50多批次。明年世博会期间,我们也是上海重要的接待单位。”臧岭说。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电子杂志 更多>>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