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动词汇:剩女

发表时间:2009-11-17   来源:新周刊
[导读] 时至今日,大龄未婚男女在同步消化和累积,中国婚姻市场进入了“剩男”时代,但公众的目光仍聚焦“剩女”。

  

反动词汇:剩女

她们选择了剩下他们

  反动词汇:剩女

  27个月前,“剩女”名列教育部公布的171个汉语新词之一。

  时至今日,大龄未婚男女在同步消化和累积,中国婚姻市场进入了“剩男”时代,但公众的目光仍聚焦“剩女”。“剩女”承受着比“剩男”更大的社会压力。她们年过28岁就算“剩”了,而男性可以被容忍到35岁。

  在“剩女”这个反动词汇背后,其实是史上最大规模的一群拥有自我意识、独立人格和生活方式选择权的优秀女性。她们有事业和故事,有追求和要求,有技能和情趣,有圈子和朋友,只是没有结婚。

  她们之中,绝大多数不拒绝婚姻,只是拒绝不完美的选择。她们也想找到“真命天子”,但或者是运气还没到,或者是未婚男人跟她们想的不一样。她们有的选择继续单身,有的被迫进入相亲和猎婚市场。

  她们并不孤单,只是偶尔焦虑。社会对她们最小的帮助,应该是宽容;男性对她们最大的赞美,应该是真爱。毕竟,她们的状态既是自我选择也是社会造就的结果,她们没有伤害谁。

  单身和婚姻一样,只是生活方式的一种。在婚姻门外,让我们倾听她们自己的“剩(圣)女心经”。

  性学家解读当下婚恋生态

  为何剩女特别多?

  单身的人怎么才能维持幸福?这需要他们所居住的城市足够大,持有不婚或者晚婚念头的人足够多,多到组成一个大池塘,单身的人就可以在其中自由游弋,排列组合。

  文/朱慧憬

  《海蒂性学报告》中写道: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在职女性数目飞涨,使女人大体上不再依赖男人的经济资助。不断增强的独立性使女人对婚姻有了更高的情感要求,宁可离开负面的爱情关系,也不愿委曲求全。这直接导致当时的美国离婚率达到50%,且大多数离婚是女人提出的。

  如今,中国都市女性在职场上的成功却没有为她们带来男女关系上的主动权,城市中出现了大量期待婚姻,却找不到合适对象的剩女。

  女人跑得太快,男人跟不上

  与父母辈传统的期待和焦虑相比,很多单身女性都把自己的工作、生活安排得很充实,貌似她们的生活可以不需要男人。而香港两性专家何式凝却认为,主动单身也是一种无奈。

  “当然这些女性不是被谁强迫单身的。如果‘主动’是这个意思的话,肯定很多人的单身选择都有主动的成分。但如果婚姻是一种生活的良性改变,大多数人不会排斥改变,不会排斥婚姻。”

  何式凝认为,在大都市中,女性跑得太快了,男人没有及时跟上,所以跑得快的女人找不到另一半。“女性的社交的基础肯定比男性好,念书成绩也不会比男人差。而在现代职场,男人的传统优势无从体现,因此相形之下,他们跑得越来越慢了。”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导致大量女性大学毕业后离开家乡,选择大城市生活。在大城市,这些年轻女性有独立经济来源、独立生活空间和完整的单身生活圈,她不需要婚姻让她摆脱父母的束缚或者获得自由和经济支持。一方面有大量为单身女性打造的时尚杂志、物质空间和消费场所,让她们看到了生活充满无限可能性;另一方面女性长辈的生活让她们觉得按部就班结婚生子其实也不是一条好路。她们总有一种突破父母生活局限的渴望,迟迟不甘心去选择一个平庸的男人和平庸的生活。

  《海蒂性学报告》的作者雪尔·海蒂指出:“在传统的婚姻模式中,女人必须为丈夫和孩子提供稳定的基础,让他们外出顺利,但女人本身的生活空间和时间却受到了很大限制。对传统女性来说,婚姻并不是她的后援,而是她的人生。”显然,这不是当代女性所要的生活。全球化背景之下,当代中国女性有开阔的眼界,美好生活的样板在她们面前层出不穷。可是在现实的夫权社会中成长,中国女性的习惯思维是应该有一个男人把自己带入更美好的生活,于是,正如李银河所说,婚姻生态中出现了“甲女丁男”现象。女人找比自己出色的男人,男人找比自己弱的女人,按照这个规则,最后剩下的是偏远地区丁男和高素质、高收入、高要求的大城市中的甲女,而甲女现在想找超甲男,尴尬的错位就此形成。

  怎样的婚姻才是给人生加分的婚姻?剩女犹豫不决,最终选择了虽然不加分,但是也不失分的单身生活。

  难以坚守的婚姻选择

  在《海蒂性学报告》里记载着这样一封来信:我的父母一直很相爱,他们好像从来没吵过架。母亲是百依百顺的全职家庭主妇,她的生命围绕着丈夫的生命而存在。我父亲虽然主宰一切,却不是个暴君,他尊重并且关心我母亲。

  这种婚姻是剩女心目中的完美关系。很多单身女性经历了现实的失望,试图退回相夫教子的传统女性角色。海蒂表示,就离婚率逐年上升的情况来看,传统婚姻并不会更加稳固。女人已经走出了家庭,时代已经改变了,一切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何式凝近年的研究课题之一是中年师奶(广东方言,指家庭主妇)。研究后,她最深切的感受是,无论你的婚姻有多幸福,无论你和老公有多恩爱,在今天这个社会你必须独立、自强。“比如说一些并不花心的好男人,50岁时忽然和年轻的女生私奔了。如今男女都很难坚守自己最初的婚姻选择,而男人的选择自由度相对大很多。”

  李银河则认为,现代女性的婚恋生态有点失范的感觉,“女人有独立经济收入之后,在社会上的行为规范也变了。都市女性的传统婚恋观念已经被打破,她们被裹挟前进,对新观念的理解还模糊不清,就有失范的痛苦和焦虑”。

  五六十年代的婚姻都是整齐划一的。“双方年龄差距很小、收入差距很小。所以大家嫁的男人也都差不多。”而随着社会贫富差距的增大和社会阶层的剧烈变化,婚姻与职业一样,成为获取优势资源的手段。目前中国女性工资收入是中国男性的75%。在职场上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女性,希望通过婚姻让社会资源重新调配。

  何式凝说,大多数中国女性在学校教育和社会现实的双重标准之下往往无所适从。 “女生没有毕业时,往往接受的是男女平等的教育。爸爸妈妈总是把你保护得很好,教育你要好好读书。但是当一个女生毕业后到外面找工作,或者找男朋友的时候,她会发现有很多男女不平等造成的生活压力。”

  在职场上,说一个女人能干、有领导能力绝对是褒义词,而在婚恋的范畴内,这些优点往往是缺点。海蒂说:女孩子很早就学会了过双重文化的生活,她们待在男人身边的时候,行为必须改变,不得自作主张,少说话,专心听男人讲话,多给男人时间表现他自己,顺从男人。在《海蒂性学报告》中,58%的女人说,她们有时会感到,她们的朋友不敢在公开场合驳斥男人的言论或公开反对对女性不利的意见。

  同样的双重标准还体现在性观念的问题上。雪尔·海蒂认为:“无论哪个年龄段的女人,对于要不要,什么时候和男人发生关系都心神不宁,充满疑问。性革命之后,大众接受了女性不需要结婚也能有性生活的观念,这使得女人处在非常艰难的位置上。如果爱一个男人,她必须和他做爱,看看这段关系能否发展下去。《海蒂性学报告》中有个女人这样说:刚开始的时候,根本不可能看得出他是喜欢你还是想和你做爱。所以要发掘合适的对象,只能各就各位,跑!跟他做爱,试试看。”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男人要求每个和他交往的女人都和他上床,可是无论哪个年龄阶段的男人都不愿接受性经验太丰富的女人做妻子。

  困惑不仅出现在民间,也出现在学术界。很多议题目前普遍没有定论,各国的两性专家、社会专家、心理学专家都有不同的见解。说到女人味,《男人来自火星 女人来自金星》的作者约翰·格雷坚持认为:为了使男人始终对女人具有吸引力,男人必须保持并表达出他的阳刚之气。同样,为了使女人始终对男人具有吸引力,女人必须始终表现出她的阴柔之质。而李银河认为:有的女人愿意做小鸟,也有的女人愿意做人;有的女人愿意做春藤,也有的女人愿意做树。因此,新时代的“女人味”里面不仅应当包括温柔、美丽、顺从,还应当包括聪明、能干,甚至包括攻击性和领袖欲。

  独居,但不要24小时独居

  新媒体女性主义召集人李军最近采访了一群整容的女人,这些女人按照男权社会对女人的要求打造了自己的美丽和生活。她们也如愿拥有众人艳羡的丈夫和婚姻。可是,她们无一例外地感到不幸福。

  同样让李军感慨的是,最近开心网上,一位北欧海归、众人心中的钻石王老五说,他很疑惑为什么中国现代女性如此含蓄,不愿意主动向男人进攻来获得自己的幸福,他同样疑惑为什么这么多中国男人都想找年轻漂亮的女人做妻子,而他只想找一个谈得来的适龄女子做伴侣。

  李军的疑问在于,每个人是丰富而独特的,主流的幸福观真的能代替个体来做幸福生活的选择吗?李银河说:“你为什么要找个有钱的,不找个漂亮的或者身体好的男人呢?”你给自己限制越少,意味着机会越多。

  期待婚姻的剩女必须面对的事实是:婚姻并不是人生中的句号,而是逗号。婚姻生活并不一定美满幸福。何式凝给出的数据是:“香港的离婚率是33%,这表示三个人结婚有一个肯定是离婚的。另外两个也不一定很快乐,可能只是没有胆量去离婚而已。”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不婚。

  “单身pool”的说法是何式凝首先提出来的。自己也单身的何式凝说:单身的人怎么才能维持幸福?这需要他们所居住的城市足够大,持有不婚或者晚婚念头的人足够多,多到组成一个大池塘,单身的人就可以在其中自由游弋,排列组合。有了这样的大池塘,才能出现奔四而活得依然潇洒的单身男女。“单身只是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应该有一个单身的群落。单身意味着你喜欢独居,但是不要24小时都独居,现在我们作为单独的一个人与人生的辛苦争斗很痛苦,但是我们作为一个群体,互相扶持的状态才比较舒服。”

  何式凝认为,婚姻与单身一样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你可以把婚姻理解为就是两个人的亲密关系,那么1000个人可以有1000种婚姻模式。因为每个人理解的亲密的介质不同,有的是性,有的是经济,有的是友情。婚姻可以是一家为现实原因而合股的公司,也可以是一段分居两地的柏拉图式的精神交流。当婚姻的外延更丰富,婚姻制度不死的可能性才能更大一些。”

  而海蒂对婚姻的解释更符合大众女性对婚姻的理解:84%的人喜欢婚姻最大的原因是有人为伴。喜欢那种稳定的、安全的、拥有共同的过去和未来的感觉——归属感。“婚姻已死的口号喊了数十年,但是婚姻依旧未死,这意味着今日的社会如此冷酷而对立,唯一能保证女人或男人不会被社会遗弃的地方,就是婚姻背后的家。”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电子杂志 更多>>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