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 :20年-柏林墙的历史和现实

发表时间:2009-11-9   来源:来源:《新民周刊》
[导读] 任何过度解读柏林墙的人,在前东德地区都不受欢迎。

编者按:任何过度解读柏林墙的人,在前东德地区都不受欢迎,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不只是对他们认为美好的过去的否定,同时更是对德国团结统一的重大伤害。但德国历史上,分多合少,若放不下心中的柏林墙,统一的德国或许也只是一场历史的过往片断。

撰稿·和静钧

这段时间以来,赫尔穆特·普雷勒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这位58岁的德国艺术家,若干年前从原西德繁华的老家汉堡,迁到前东德风景秀丽的尚堡,准备在这个东西德曾经的重要边境城镇安居下来,并在这里完成一项宏伟项目,他要用艺术手段重建当年的柏林墙。到2009年,他的项目已经完成过半。

柏林墙来去两匆匆。1961年8月13日夜,东西柏林被一座长约160公里、横跨东西德边境线的水泥板墙和带刺的铁丝网带隔开;而在1989年11月,柏林墙又几乎在一夜间消失。现在除了有小截用作画廊的旧墙壁还残存在世外,绝大部分柏林墙已经踪迹难觅。

让赫尔穆特·普雷勒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重建柏林墙的行动竟会引起尚堡市民的不安。在他居所前,有人贴出“大字报”,要求他立刻滚回去。有人向他扔石头,有人往他的艺术作品上喷油漆,甚至有人用电钻在“柏林墙”上钻洞,并写上辱骂普雷勒的粗语。更令他心惊胆战的是,一伙狂怒的市民手持锤子斧头,夜间突然闯入他的艺术园,捣毁了他的部分柏林墙。

普雷勒报了警,警察建议他安装闭路电视,并一天24小时守着自己的作品。

在普雷勒参加尚堡一个会议时,有个当地人提醒他,留守在这座不足万人的城堡里的居民,多半是当年驻守边境的退役守军将士,他们身上有一种与之俱来的念旧情结,这里不欢迎蓄意挑起争端的“局外人”。

艺术家的遭遇,代表了柏林墙倒塌的意识形态政治象征与东西德统一后现实问题之间的矛盾与冲突。20多年来,许多人或许过度地解读了“部分东德人”西逃的强硬冲动,而严重忽略了“大部分东德人”留守家园留恋旧制度的执著心愿,以至于把柏林墙的倒掉,视为整个东德人的集体失败和整个西德人的集体胜利。老东德人对普雷勒的“冷眼”,或是柏林墙倒塌20周年之际,更应该让人们反思的重要细节。

“我们过去更幸福”

尚堡是个特殊的地方吗?也许是,也许不是,它或是原东德的一座普通城镇而已。

德国《明镜》周刊记者带着这个问题采访了尚堡市长迈克尔·海因策。

迈克尔·海因策,前东德边境部队司令,柏林墙倒塌4年后,当选为尚堡市长,2009年他再次以超过70%的支持率当选为市长。

现年53岁的海因策话匣子一下子打开,聊起了柏林墙倒塌前他们的生活状态。

海因策的父亲是位警官,母亲是一家国有公司的人事经理,他从小就得到正规的教育。他先成为一名边境守兵,之后被擢升为军官,任边境部队地区军区副参谋长。到1989年,他升任尚堡守军司令。

虽然他已脱下军装20年,但对当年部队的编号、人数、名称、军衔等有关的陈年旧事,依旧如数家珍。

“东德的时候,我感到很幸福。”海因策说,他喜欢那时有暖气的房屋,有关系融洽的左邻右舍。

然而,东西德统一之后,尚堡的经济状况不大如前,不仅政府保证不了供暖,身边熟悉的人们也变得势利而且尔虞我诈起来。柏林自由大学2008年的调查显示,12%的前东德居民和11%的前西德居民表示,如果柏林墙没有被推倒,他们现在的生活可能会更好。

2009年的再次当选,使海因策对自己的信仰更加坚定。他出版了一本书,披露了当年他在边境部队工作时如何执行任务,如何把大批有外逃意图的居民抓获的细节。奇怪的是,如果这本书在柏林墙倒塌的1989年之际出版,定会引发人们的口诛笔伐。但现在,在原东德地盘上,人人都在传阅他的书,没有人提出抗议,很多人都表示赞同他的意见。

德国《明镜》记者承认,在柏林墙倒塌20年后,原东德时期的意识形态已经换了门面重新确立起来了。

“普雷勒活在过去”

20年后,普雷勒来到当年的边境重镇尚堡,他口头是说搞艺术创作,实际上却醉心于收集东德时期的军方秘密指令,如越境者“格杀勿论”等。他俨然就是以一个重现历史的艺术政治家的身份出现在尚堡的。

但很多居民认为,普雷勒为了构建柏林墙所谓的压制自由的意识形态论,单方面夸张地铺陈柏林墙的封锁功能和镇压功能,没有把柏林墙与冷战大背景联系在一起,“他只是活在过去”,不知道历史。

易卜生曾说过,对那个时代的灾难,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冷战参与者们的起哄,加上美苏两霸对德国的利益争夺,这才是柏林墙悲剧的根源。

由于经济上的外部封锁,东西德经济水平的落差越来越大,这刺激了一大批“经济难民”戴着“政治难民”的帽子,冒险穿越柏林墙。

对于柏林墙来说,虽然东德官方称其“反法西斯护堤”,但它本质上是个军事防御设施。世界上任何城市中一分为二的争议地区,都会有这类墙壁,如在南北塞浦路斯、耶路撒冷、三八线、约旦河等。甚至在美国和墨西哥边界,也有美国耗资数亿修建起来的隔离墙。

二战结束后的柏林,有百万外国大军驻扎在此,欧洲安全的命门就在柏林。从安全上出发,建立安全墙并不出人意外,如果不是东德率先修建,说不定就是由西德人自己修建。但西方世界却把柏林墙阐释为阻止东德人向西方“投诚”和追求自由的障碍,将御敌型的设施丑化为内斗型的镇压工具。

这完全是一段历史的美丽误解。

尚堡市政府不断接到对普雷勒的投诉,称其所谓的露天艺术作品,对他们的健康形成隐患,难闻的染料和颜料味道飘出数里,居民不堪其扰。

市府派人调查,称普雷勒使用的脚手架存在安全隐患,墙体也如此。调查官向普雷勒发出整改令,并派人在普雷勒的“柏林墙”周围再围起一道“柏林墙”,阻止任何人靠近普雷勒的“柏林墙”。一块巨大的指示牌立在前面:“此处危险,行人请绕道而行。”

任何过度解读柏林墙的人,在前东德地区都不受欢迎,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不只是对他们认为美好的过去的否定,同时更是对德国团结统一的重大伤害。德国不可能在践踏他们的感受之下,求得一个统一又团结的德国。

如何面对柏林墙的倒掉

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度被意识形态丑化成憎恶形象的柏林墙,开始慢慢让人们发现了它的价值。柏林墙是历史的产物,它有其历史价值。

柏林旅游局局长布尔哈德·基克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游说当局采取更多措施,重新发掘柏林墙的价值。他说:“在柏林,每块石头下面都藏着一段历史。我们犯下的最致命错误就是试图忘记那段历史,或者尽力掩盖那段历史。我们犯下的错误之一,就是将柏林墙拆得太彻底了。”

当然,基克所说的与普雷勒所做的并不是一码事。普雷勒虽然感觉自己不受人欢迎,但他决定把自己的“柏林墙”一直坚持到11月9日——柏林墙最后被彻底推倒的那一天。

正如一位观察家所说的:“推倒柏林墙并不是每天都发生的事情。那是历史中一个瞬间,然而那是最特别的。”

刚刚当选连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演说中提醒德国人,统一不是凭空而降的,而是无数人付出勇气和决心所获得的成果。默克尔说,德国人应该记取宝贵经验,面对当前经济危机和其它全球性难题的时候,也要拿出相同的精神,这样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德国历史上,分多合少,若放不下心中的柏林墙,统一的德国或许也只是一场历史的过往片断。


相关文章:

·《艺尚》:纯净中东  [2009.9.22]

·《南风窗》:“人心依旧”的中国问题  [2009.10.14]

·《中国新闻周刊》:首钢-离开首都的日子  [2009.10.23]

·谈中国话剧艺术的民族化  [2009.10.30]

·《中国市场》:一个农民的鼠年账本  [2009.11.4]

编辑: 十七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电子杂志 更多>>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