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 涉黑的“爱心妈妈”是谁吹大的泡沫

发表时间:2018/5/7   来源:光明网   作者:
[导读] 二十多年来,说李利娟成妖成魔,不够辩证。1996年,在她开始收养第一个孤儿时,固然初心可嘉、善举可鉴,但“爱心妈妈”这个称号逐渐有变味的走向。

5月4日,河北省武安市官方发布了一条消息称:多部门联合执法,对该市李利娟创办的民建福利爱心村依法予以取缔,武安市行政审批局也撤销了该福利爱心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消息一出,舆论哗然。这位曾蜚声全国的“爱心妈妈”,2006年还被评为感动河北人物,传奇故事可以说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而二十多年过去,“爱心妈妈”这块美颜度超高的画皮,终究是支离破碎、黯然褪色了。这次,既不是江湖传闻,亦不是村民指认,官方通报的信息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其所创办的福利爱心村恐怕徒有虚名;第二,其本人还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行为,被公安机关依法实施刑事拘留。

消息甫一爆出,有人唏嘘,有人欢呼,亦有人恐慌。唏嘘窥探的是世道人心;欢呼击掌的是正义得彰;至于恐慌的,恐怕是给李利娟涂脂抹粉、甚至创作剧本的那些荒蛮力量。

二十多年来,说李利娟成妖成魔,不够辩证。1996年,在她开始收养第一个孤儿时,固然初心可嘉、善举可鉴,但“爱心妈妈”这个称号逐渐有变味的走向。据官方提供的数据:经初步调查,李利娟在武安有多处房产,在邯郸也有房产,平时不在“爱心村”居住,名下有路虎、奔驰等豪车。不仅如此,经公安部门初步查明,李利娟名下存款有2000多万元,美金2万元。

一个不拿薪水的“爱心妈妈”,蛰居乡野而无私奉献,要解释清爽这些豪宅名车与巨额资产,难度系数实在有点高。


眼下来看,梳理李利娟的问题,不说罄竹难书,但罪案累累是笃实的:比如32名号称来自李利娟爱心村的“孤儿”学生,实际上都有父母或法定监护人;比如李利娟一直拒绝依法与民政部门合办福利机构,不仅如此,安全检查进不了门,公安机关采不了血,甚至其对消防整改通知书也拒签;再比如,仅2017年,李利娟就通过当地民政部门,领取低保金、房租取暖费、房屋修缮费等共计127万多元……眼看多年来,“爱心村”成了“独立王国”——谁也管不了,钱还不能少。

作奸犯科的,终罪得其咎。但问题是,一个农村妇女,竟然在20多年间构建起一个超然于法治之外的荒诞王国,这是她一个人所能做到的么?按照民政部门的规定,社会福利机构必须合办且要年审,而李利娟完全不买地方民政部门的账。且不说相关部门咽不咽得下这口气,一直到2017年,其仍然不折不扣地给“爱心村”发补贴,这背后究竟是怎样的行政逻辑?

权力失控,骄矜乖戾。可李利娟并非权力掌控者,却在经济社会的版图上演出了诸般闹剧、丑剧,只能说,地方权力生态与公共治理出了问题。这问题,不仅绵延若干年,可能还关涉诸多部门。换言之,有多少人被李利娟蒙骗或欺负,就必然有多么庞大的黑恶之力在背后为其撑腰。慈善机构的问题,行政机关管不了;涉嫌犯罪的问题,司法机关管不好。这究竟是李利娟之“幸运”还是更多人的不幸?

“爱心妈妈”卸妆了,狰狞丑陋的面目现出来了。现在更要追问的是:究竟哪些人、哪些力量,助长并支撑了李利娟和她“独立王国”的嚣张气焰?它们存在哪些明晃晃的失职渎职行为,又在背后进行着怎样的利益勾兑?即便这些问题属于杞人之忧,地方权力部门仍有必要谈谈:面对李利娟,他们忌惮的究竟是什么?他们维护的又是什么?

潮退了,裸泳者现;剧散了,导演会出来谢幕吗?轰然倒下的人设,是李利娟的人生谢幕,也应是丑剧起底的开端。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