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 莎普爱思事件需一个权威结论 药监局应尽快发声

发表时间:2017/12/6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
[导读] 全球眼科医生的共识,没能阻止莎普爱思走向大众。在这个流程中,主管部门、媒体、大众、代言的明星都承担着各自的责任,但最重要的一环则需要由主管部门来承担...

12月2日,“丁香医生”公众号发布文章《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指出,莎普爱思滴眼液已经成为眼科医生们极为痛恨的一种药,因为并没有任何科学论据支持该滴眼液可以预防和延缓白内障。但由于广告存在夸大宣传,许多病人的治疗时机被耽误了。文章援引莎普爱思公司2016年的年报数据指出,当年该公司的广告费用高达2.6亿元,而同年药物研发的费用只有0.29亿元,白内障相关药物研发费用仅550万元。

“丁香医生”的数据披露和大众的认知是符合的,因为从省级卫视到各个地方电视台,莎普爱思的广告经年累月,未曾间断。从眼科医生群体的反馈来看,90%的老人在决定做白内障手术前,都曾滴过莎普爱思滴眼液。事实上,莎普爱思滴眼液在1997年上市之后,一度着力向各大医院推广,不过收效甚微,碰壁之后才转向普通公众。

医生群体的拒绝主要是基于科学疗效做出的。目前,国内外的主流专家都否认存在手术以外的途径可以延缓白内障病症。美国眼科学会曾发布《成人白内障临床指南》,明确对于人类来说,目前没有发现有任何一种药物能够有效治疗或延缓白内障的进展,国内各大医院眼科的资深医生也纷纷表达了类似观点。

全球眼科医生的共识,没能阻止莎普爱思走向大众。


在这个流程中,主管部门、媒体、大众、代言的明星都承担着各自的责任,但最重要的一环则需要由主管部门来承担。2004年,此前只能主攻医院市场的莎普爱思转攻患者市场,因为就在这一年,国家药监局批准将莎普爱思滴眼液转换为OTC药物,打开了直接向公众销售的大门。

2004年,中国药监局受理了10009种新药申请,并批准了绝大部分申请。直到2015年,中国新药审批中心的审批业务员尚未超过100人,而美国FDA为5000人。但在2004年,美国FDA通过审批的新药物仅148种。

一直以来,眼科医生们的共同希望是,当初上市的药物假如存在无效或被怀疑无效,应该由企业提供补充数据证明疗效,否则就应该退市。但事实却是,莎普爱思所在地的主管部门一直没有做出反应,相反,莎普爱思通过邀请郎平担任广告代言人,并在各大电视台进行狂轰滥炸,最终获得了白内障辅助药物领域绝对的龙头产品地位。

当然,并非所有媒体都缄默不言。2014年,莎普爱思药业通过证监会上市审核之际,经济参考报就曾报道,该公司多次因产品质量问题、违规发布广告被处理。

但结果却是,一边是医生质疑和媒体监督,一边是莎普爱思不断上升的市场占有率。对此,药监局理应尽快做出反应,因为真正的主动权掌握在负责审批、监管的主管部门手里。也只有在强力监管之下,公众的健康才能获得基本的保证。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