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不死法则:教你在创业路上绕开陷阱, 成就非凡

发表时间:2017/11/27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
[导读] 艾诚的书名叫《创业不死法则》,她让我和王俊写序。我们好像都是来踢馆的,一个从财经作家的角度,一个从生物科学家的角度,但没人有勇气从创业者和企业家的角度,因为太残酷。

【基本信息】

书名:《创业不死法则》(盛衰之间有无不死法则?作家吴晓波、科学家王俊作序;企业家俞敏洪、徐井宏、项兵、冯仑、孙陶然、胡郁倾力推荐;投资人阎焱、徐小平、朱啸虎、龙宇、周炜、汪潮涌深度剖析,教你在创业路上绕开陷阱, 成就非凡。)

作者:艾诚著

出版时间:2017年7月

【内容简介】

相比“成功”,“不死”是一个创客更应该思考的问题。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下,国内进入创业的繁盛期,大众创业的高歌猛进,使创业泡沫日益膨胀,而真伪需求、胡乱烧钱、团队内讧、错失风口、产品糟糕、竞争惨烈、资本博弈、政策风险、战略失误、创始人放弃,这创业路上的十大陷阱,也让许多创客功亏一篑。创业路上到底有无不死法则?创客们如何规避风险、绕开陷阱,让自己的企业可以屹立不倒?

《艾问人物》创始人、财经双语主持人艾诚对话中国创业者中身经百战的资深创客,包括凡客诚品创始人陈年,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赶集网创始人、瓜子二手车直卖网CEO杨浩涌,西少爷创始人孟兵,易到创始人周航,大众点评联合创始人龙伟,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快手创始人宿华,e袋洗创始人张荣耀,探求创业路上的不死法则,为创业者建言,指导创业者实战,给创业者启示。

失败不一定是坏事,也没有什么可耻的,如果创业者和后来者能从创业的失败案例中总结教训、获得启发,创业成功的概率就会大很多。人是为着成功、胜利来面对失败的,从这个角度出发,本书对创业失败的原因进行深入的总结与分析。

向死求生是一种对生命的态度,也是运营企业时的必需之举。

【作者简介】

艾诚,财经双语主持人,赛富亚洲投资合伙人,新媒体《艾问人物》创始人,著有《创业的常识》《奋斗是一种信仰》。曾任中央电视台驻纽约财经评论员、世界银行国际金融总公司投资顾问。毕业于哈佛大学,2016年当选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亚洲影响力人物,热衷公益和传媒政策研究。

艾问传媒(iAsk Media)是记录时代人物的全媒体平台。每年记录近千名创业者、投资人、企业家,并以电视、广播、杂志、网站、视频、音频、图书、会议、榜单等多层次产品链,传播创新精神,探索创富法则,已出品《艾问·每日人物》《艾问·顶级人物》《艾问·人物榜单》《艾问·环球知行》。

【编辑推荐】

◎盛衰之间有无不死法则?

张旭豪、宿华、周航、陈年、李国庆、韩坤、杨浩涌、孟兵、张荣耀、龙伟,多位出生入死的中国创客,现身说法给出答案。

◎真伪需求、胡乱烧钱、团队内讧、错失风口、产品糟糕、竞争惨烈、资本博弈、政策风险、战略失误、创始人放弃,如何避免创业十大陷阱,向死求生?

◎如何绕开创业陷阱?如何辨别真伪需求?如何避免创始团队内讧?

从创业的不死到成功,到底还有多远的距离?

财经双语主持人历时三年苦苦追问,为创业指出更明晰的路径。

【名人推荐】

对创业者来说,失败就是职业生涯的一部分,这实在是一件让人遗憾但却毫不可耻的事情,它们会与商业中那些伟大的创新和冒险一同出现。在某种意义上,正是燃烧在企业家内心的那颗不甘平庸的勃勃野心,在一次次地颠覆陈旧的秩序,掀起商业上的巨浪与革命。

——财经作家吴晓波

死亡意味着重生。想象一下自然界,想象一下群体,想象一下个体,想象一下每个细胞,作为一个企业管理者,你应该干什么呢? 你应该在组织构架上花工夫,让它形成试错单元和试错机制。

——科学家王俊

感谢艾诚记录时代人物,探索不死法则。我认为心若不死,必有未来!千万不要以一个人的现在去判断他的未来,除非他心已死。

——新东方集团董事长俞敏洪

创业失败的多,成功的少,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创业成功,尤其是在早期,最重要的其实就是活下去。研究创业成功的书很多,但研究失败的却很少。艾诚的新书《创业不死法则》大概是第一个系统地研究当下创业失败的书。其中所见,对所有创业者来说,都是值得认真研读的。          

——赛富亚洲创始合伙人阎焱

真正的创业,其根本是创造价值,能够持续创造价值的企业便会基业长青。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此即“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也。相信每一位读过《创业不死法则》的人,都会有启示与收获。               

——清华控股董事长徐井宏

企业的新生和死亡是正常现象,优胜劣汰是优化社会资源配置的一个常态。《创业不死法则》沿着创业的关键环节展示了众多案例。从中汲取经验与教训,有益于提高成功概率。

——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项兵

我送给艾诚这本书一副对联:死生非由命,艾问刨根问底找出真活法儿;聚散终有时,竞争决胜千里须要政清商亲。

——地产思想家冯仑

创业推动社会进步,乃人世间最难的事,可谓九死一生。艾诚小师妹用数年时间,遍访典型人物,归纳其经验,总结其教训成此一书,实乃善举也,特隆重推荐。     

——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孙陶然

创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大成,一种是死。大成的标准是企业创造了一个颠覆性创新的商业生态,并处于统治地位。不死的法则有三,一是有信仰,二是随时应变,三是用技术创新进行颠覆。欲知其法,必读《创业不死法则》。                

——科大讯飞执行总裁胡郁

推荐阅读艾诚的《创业不死法则》,西门子170多年的生存经验说明:一家新兴企业若想不死,就要抓住企业快速扩张的时机和速度;一家成熟企业若想快速发展,需要技术壁垒、商业模式和垄断市场。                                         

——西门子首席科学家VolkerTresp博士

【序】

推荐序1

在商业的烂泥地中修炼明亮的人性

财经作家吴晓波

艾诚从我们初识,总是穿着一袭小红裙,标志性的。我跟她开玩笑,“财经论坛一点红,你是不是打算把小红裙穿成一种颜值经济?”她用标志性的笑容回应:“这不仅是条裙子,这是信仰啊——醒目而活、使命而生。”

唯有偏执狂才能生存。艾诚有偏执的性格,穿裙子是这样,做顶级人物访谈也是一样,一个《艾问人物》,垂直打穿了一个人物媒体品类,追着全球的时代人物,而且问的问题,直击创新精神、创富法则。

她问,什么是企业的生死?创业有没有不死法则?问了一年,就成了一本书。她让我作序,我说,没有不死法则,大多数的创业都会死的。

“商业就其本质而言,终究是一个关于幸存者的游戏。”十七年前我写《大败局》,千帆过尽皆不是,悟到了这个道理。写《激荡三十年》时,我去中关村管委会做调研,翻出1988年的纳税百强名单,与2008年的相比,九成企业都已不复存在。

战后20年,有人做过统计,创业超过5年的企业生存率不到20 %。即便是在经济体系高度成熟的今天,这个数字也还远远不到40%,能存活超过50年的,更是不足2%。这意味着,你穿越到50年前,随机找100家美国企业,再回到现在,能看到的只有1家而已。1994年,詹姆斯·柯林斯和杰里·波勒斯合著《基业长青》,他们对18个卓越非凡、长盛不衰的公司作了深入的研究后,提炼出11条标准。《基业长青》卖出了数百万册,二十年后,这18家企业战后20年,有人做过统计,创业超过5年的企业生存率不到20%。即便是在经济体系高度成熟的今天,这个数字也还远远不到40%,能存活超过50年的,更是不足2%,这意味着,你穿越到50年前,随机找100家美国企业,再回到现在, 能看到的只有1家而已。

1 994年,詹姆斯·柯林斯和杰里·波勒斯合著《基业长青》,他们对18个卓越非凡、长盛不衰的公司作了深入的研究后,提炼出11条标准。《基业长青》卖出了数百万册,二十年后,这18家企业有一半陷入了困局。

生死是一种代谢,无论是从物理学还是生物学的角度,都是如此。

对创业者来说,失败就是职业生涯的一部分,这实在是一件让人遗憾但却毫不可耻的事情,它们会与商业中那些伟大的创新和冒险一同出现。在某种意义上,正是燃烧在企业家内心的那颗不甘平庸的勃勃野心,在一次次地颠覆着陈旧的秩序,掀起商业上的巨浪与革命。

会死才会性感。

自从看完《速度与激情8 》之后,我就决定再也不看它的续集了,因为范·迪塞尔从任何地方摔下来,无论是美人床榻、雪山悬崖、极速跑车还是飞机上,都是不会死的。他不死,悬念也就消失了。

有一次去京都,王石推荐说,一定要去一家公园后面的豆腐店吃一次。我去了,窄小的木梯,墙上贴满了相扑横纲们的照片。四百多年了,一姓相传,一锅豆腐,从无二店。去过一次,我不会再去。这是行为艺术,而不是现代商业精神。它没有扩张、没有跨文化、没有现代性,它不死,只是因为它拒绝成长。

任何一个创业,都是向死而生的过程。在中国,创业者的成功率只有3%,两个创业者在一起,叫同病相怜;三个创业者在一起,叫抱团取暖;N个创业者在一起,叫失败者联盟。

创业者从第一天起,就明白,死亡是必然的。唯有这样,创业才是性感的,商业才是性感的。所以,我不相信有不死法则,我不相信,有百年企业。

艾诚的书名叫《创业不死法则》,她让我和王俊写序。我们好像都是来踢馆的,一个从财经作家的角度,一个从生物科学家的角度,但没人有勇气从创业者和企业家的角度,因为太残酷。

不过,这真是一本值得推荐的书。艾诚的设问,得到了很多开放式的回答,他们均来自创业和投资的一线,从创业者到投资人——如果说前者的疯狂很血性,那么后者就是理性的疯狂者。

有人反对“木桶理论”,认为创业就是把一块木板做大做高,我是很不以为然的。读读这本书吧,那些受访者会告诉你,从真伪需求、胡乱烧钱、团队内讧、竞争惨烈、产品糟糕、资本博弈,到错失风口、政策风险、创始人放弃、战略失误等等,每一道坎儿都会让人摔得鼻青脸肿,每一个坑都可能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热爱所有的创业者。如果说,这个国家在商业上还有什么值得迷恋的,大概就是每年数以百万计不怕死的创业者。

艾诚是,我也是,打开这本书的你也是。

创业其实不复杂——找一个你喜欢且只有你擅长的事情,把它做出来,让市场证明正确与缺陷,在不断的试错和调整中,走向盈利线。不问生死,只求成长。在激情中保持节制,在商业的烂泥地中修炼明亮的人性。

我想再次感谢艾诚,她的提问让我有幸认真回顾了曾经的《大败局》和思考现在的《创业不死法则》。

推荐序2

为什么说死亡是企业的宿命

碳云智能科技创始人王俊

我是一名生物科学家,一直在用科研和企业的方式探索“我们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我是谁”这三个终极哲学问题。艾诚邀请我回答“创业如何不死”,然而,死亡从来就是企业的宿命。

马云曾经意气风发地说,要把阿里巴巴做成102岁的企业。对于企业来说,100年的确很了不起。企业也好,人也好,最美好的愿望莫过于活过百岁。但是在中国有多少企业能够真正地活过百年呢?全球又有多少企业能够活过百年?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

有人说创业是九死一生的过程。企业为什么会死亡呢?我想从生物学的角度解释一下。

首先,死亡的起因是因为未来的不可预测性和未来变化方向的不可设计性。我们在100年前想不到智能手机的普及,正如恐龙在地球上笑傲了一亿六千万年,想不到会遇上冰河世纪。

五年前,我们研究过孩子的自闭症和父母遗传基因之间是否有关系,在美国找了10对双胞胎自闭症的家庭,给孩子和父母做了全套基因组检测。每个孩子大约产生了60~100个新的基因突变,随着父母的年龄增加一岁,孩子基因的突变就多一个。这些基因突变的位置不是随机分布的,而是一堆一堆出现在大脑发育的地方。也就是说,父母年龄增长,孩子患自闭症的概率就会增加。但是中国也有句古话说,父亲岁数越大,孩子越聪明。这也是有道理的,是基因突变的另一种表现。聪明和自闭就像一个硬币的正反面,你不知道上帝是怎么扔的,扔到正面就聪明了,扔到反面就自闭了,扔到中间可能又自闭又聪明。

所以几乎每一个人类演化的基石背后,都有一大堆失败的试错。那些自闭症、白化病、玻璃人的孩子们,其实是人类整个群体在往前走的时候试错的代价。这个事情听起来很难接受,为什么要让这群无辜的孩子用生命承受群体进步的代价? 但是只有这样,群体才能进步。

细胞为什么要死亡?在我们身上大概有数万亿个细胞,每天有无数的细胞新生,无数的细胞死去。肿瘤细胞是什么呢? 生物程序的错误变化,是不死的细胞。如果肿瘤细胞不死,越长越多,最后只能是人体死亡。

个体为什么要死亡? 虽然听起来也很难受,但如果个体不死亡,这套不变的基因程序,就会不断消耗资源,不给整个群体向前发展的机会。跳出个体,种群也是这样。恐龙为什么会灭亡? 智人到现在才10万年,人和黑猩猩的分化才600万年,但恐龙统治了这个世界一亿六千万年,为什么恐龙突然间没了? 那个时候,恐龙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极其高端、复杂的系统,根本不具备改变自身、适应剧烈环境变化的可能性。任何一个剧烈的环境变化,都会导致它的灭亡。反而是最微弱的微生物,活了这么多年,直到今天还存在。

整个生物界就是这样,细胞的更替成就了个体的延续,个体的死亡成就了种群的延续,种群的灭亡成就了自然的延续。如果你认同这个观点,当你重新看个体的死亡,看企业的灭亡,看如何在企业内部做更替的时候,可能会有不同的视角。现在企业的商业模式挺好,不代表以后会好,因为未来一定会变,但会变成什么样我们根本不知道。

以前,我一直想建立那个巨大精巧的恐龙,用一个精妙的体系来管理几千人,设计清晰的制度,做复杂的KPI 模型。这是错误的,我是一个生物学家,怎么能用违背自然的方式运营企业? 即使是最精妙的设计,都跟不上未来任何的变化。当一个不可预知的变化到来的时候,你会在一夜之间崩溃,就像恐龙在一夜之间灭绝一样。你可以说,我现在发展得很好,赚很多钱,但这是最危险的时候。我最怕听到的话就是,所有的事情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如果真是这样,10 年、20 年可以做得很好,但是你的企业不会成为百年企业。

死亡意味着重生。想象一下自然界,想象一下群体,想象一下个体,想象一下每个细胞,作为一个企业管理者,你应该干什么呢?你应该在组织构架上花工夫,让它形成试错单元和试错机制。所谓的划小,就是一个东西不要那么大,切成小的,划小的本质不在于划小,在于试错。这种单元一定要多,很多会失败,但也会有成功的。这些成功的就是你未来转型的动力。企业内部的试错会让企业延续下去,如果你不做这件事,你的企业就会成为那个试错的单元。

【文摘】

罅隙之源

移动互联时代,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罅隙一旦产生就可能无法弥合。

因“分手”闹得沸沸扬扬且几败俱伤的,又何止西少爷一家?创业大潮有多澎湃,团队内讧事件就有多“热闹”!远的不说,拉勾网、泡面吧、理大师……创业团队分道扬镳,甚至对簿公堂的情况频频发生。

身处现代社会,两件需要合伙的事情最难搞定,一是寻找生活中的伴侣,二是寻找创业合伙人。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征婚交友平台和招聘网站的火热,恰恰证明了这种人们心照不宣的窘境。现代人对于“嫁人等于二次投胎”的传统思维已经羞于启齿,却对寻找创业合伙人之难毫不掩饰,有创业者甚至大呼:比起找对象,找到合适的创业合伙人简直难100倍!

身为创业大潮中的一员,笔者颇为赞同孟兵那句“创业有时是非理性的”。没有丝毫顾忌、没有几分敢拼鲁莽、没有些许不计后果,任何人都无法创业,不是市场机遇稍纵即逝,就是创意想法被忙碌的生活碾压得一无是处。但创业的“非理性”,又不能是纯粹的感性释放,而是需要在理性的指引下,最大限度地激发自己和团队的创意和潜能。诚然,团队合作是否合适,只有一起经历风雨之后才能得出结论。一切结局,最后被证明的种种不合适,往往在决定

合伙创业之初就有了端倪。在和孟兵的交谈中,他屡次提到创业之初,难以找到合伙人,“考虑得不是非常全面”——只考虑和罗高景、宋鑫是西安交通大学的校友,后者的工作履历也仅仅证明其是同龄中的佼佼者,在了解不够的情况下创办了西少爷。

把脉中国式合伙人的内伤,总能看出从和到不和的表象之下,隐藏着几个难以疏通的“郁结”。它们潜伏在创业路上,如同定时炸弹。

股权之争

创业维艰,孟兵经常加班至深夜。在接受艾问采访的前一天依旧如此,采访间隙以咖啡提神。在不擅情感流露的孟兵看来,宋鑫“不能对合伙人负责是当时的核心矛盾”。在公司初创时期,孟兵和罗高景几乎每天熬夜通宵写代码、赶方案,宋鑫则以自己不会写代码为由,经常炒股,熬夜看小说、打游戏。罗高景称“基本上是我们俩养着他一个人”。而孟兵更是“怒其不争”:“三个人合伙创业, 我们都搭上了自己的前途,每天用尽所有精力……你每天看电视、打网游,怎么能够对你的合伙人负责?”

合伙创业等于上了同一条“贼船”,团队成员是绑在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大家的劲儿要往一处使,每个人都要对企业、创业伙伴负责。某种意义上,合伙创业与婚姻有相似之处,从此之后,你不再是纯粹而任性的你,而是团队和家庭中的一员。你的身体、你的时间,都不再完全属于自己。就算你在此之前再放纵不羁爱自由,也要收敛锋芒,学着并学会洗手做羹汤。你别无选择,只因你做了选择。

在创业的高压稀薄的氛围中,每个人都心力交瘁,一旦有人分心,或者不够竭尽所能,便可能引发其他合伙人的指责和怨恨。

各执一词的争论又何止西少爷一家?在另一个著名的“理大师”内讧中,联合创始人薛镝称自己为理大师付出许多,一手组建市场部,做媒体推广不遗余力,而另一端的CEO薛希鹏则称薛镝不能胜任工作,在调换岗位后亦不能完成KPI(关键绩效指标)……

在很多人看来,西少爷内讧源于股权之争。的确,孟兵与宋鑫之间的矛盾彻底爆发,就在于一次投资细节商讨中。

2014年5月,孟兵以便于公司管理决策为由,在拟好的合同中提出增加3倍投票权,让宋鑫感到权力被削减。在僵持阶段,三人认为宋鑫办事不力致公司发展缓慢,提出4倍回报的方案,以27万元加2%的股份回购宋鑫30%的股份,但此时“西少爷”估值已达4000万元,宋鑫认为其有权要得1000万元。双方纷争不下时,天使投资的注入,给宋鑫壮了胆,他选择了另起炉灶。

很多时候,在钱面前,人性的本质显露无遗。没有对错之分,只有真假之别。但真与假,又往往因为双方各执一词,难以区分。但凡纠纷,一定会引发“罗生门”,西少爷内讧也不例外。在媒体报道上,大多是关于宋鑫对孟兵“捐款50万元跑路”的“骗子”指责,还有自己被无情地扫地出门的遭遇。

不可否认,在创业之初,合伙人的矛盾焦点往往围绕着股权。而股权是死的,人是活的,隐藏在股权“冰山”之下,往往又是更深层次的东西。正因为如此,内斗的主角都觉得自己很冤枉。

真正的事实可能是,大家真的都挺冤的。你看,我跟你谈情,你却跟我谈钱!

愿景没有达成共识

很多时候,人与人的矛盾之所以难以调和,并非源于经济纠葛,而是价值观的不同。你的点头是yes(是),我的点头是no(不),如何调和?于创业而言也是如此。对创业公司来说,任何创始人团队的搭建在选择合适的人选之初,就都需要把对价值观、认同感、参与感等的考核放在最前面。

创业是一群人的狂欢,为了完成同一个梦想走到一起。大家的信仰趋同,对企业的愿景一致,才能让事业走得更远。

对于西少爷团队内讧的原因,财经作家吴晓波直指核心:“最大的问题是大家对愿景没有达成共识,因为商业本身面对不确定性的挑战,一旦团队里的人对公司未来的愿景没有达成共识,就会产生矛盾。”

创业合伙人之间的矛盾肯定并非一两次事件引发的,而是大家对于创业思路和未来规划不完全一致,才为日后的冲突埋下伏笔。

尽管孟兵一再在采访中表示创业之初“自己是老大,却不好意思多要股份”,显得过于感性,但从日后的行事来看,孟兵和罗高景显然是将西少爷作为毕生的事业来经营的。他向笔者坦陈:“我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在工作,是一个工作狂。除了晚上睡觉,只要一睁眼肯定就是公司的事,我从来不去看电视、看小说、炒股。因为我认为把时间投入到我所做的、所选择的这件事情上回报率最高。”

在竞争激烈的创业时代,苦行僧似的孟兵是标准的创业者形象,除了创业没有自己的生活,这种非正常状态恰恰是中国创业者最正常的状态。对于西少爷之后要走的路,孟兵的一番话暴露了他的野心——把肉夹馍分享给世界:“西少爷的‘西’意为‘源自西安, 朝向西方’,我们最初就希望做一个国际品牌。也许500 年后回头看,我们就像那些走丝绸之路的人一样。分享是我们公司最重要的理念。”

即使在网上备受质疑和攻击,孟兵也没有太过在意。在和笔者的沟通中,他不止一次强调:“我更多追求的是自己的梦想。”

反观宋鑫,其志向则不一定在此。他被孟兵和罗高景当作懒惰和坐享其成的消极行为,如“看电视”“打游戏”“炒股”,对每个上班族来说,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证据之一就是,面对昔日队友的指责,宋鑫面对媒体表现出自己的受伤和无奈:“没想到会把这些小事记在心上,并耿耿于怀至此。”

在孟兵看来可以上升到衡量责任感的“大事”,在宋鑫眼中却是鸡毛蒜皮不值一提的“小事”,双方的标准不一致。或许,在宋鑫看来,创业就是就业的另一种状态,创业诚可贵,自己的生活也要兼顾。

与孟兵相比,宋鑫性格中感性的成分可能更浓一些。一边是孟兵觉得宋鑫对于公司业务发展没有带来实际帮助,另一边是宋鑫觉得自己尽了力却没有获得应有的认同,合伙人之间的矛盾在一天天的工作中不断升级。随着西少爷的不断发展壮大,股权、控制权、钱,这些赤裸裸直戳人性欲望的字眼也更加摆在了当初结义创业的朋友面前。对于西少爷来说,宋鑫与孟兵终有一个人要离开。当宋鑫成为离开的那个人时,他很受伤:“我真是没想到我的创业兄弟为了利益,将我逼得那么惨。”

在《喜剧之王》中,周星驰饰演的尹天仇曾无奈地说:“如果你一定要说我是跑龙套的,请不要加一个‘死’字。”这句话,极其适合创业企业的联合创始人角色:创始人名正言顺,就像孟兵被各路媒体宣扬成移动互联网创业代言人;其他员工没有心理压力,毕竟自己只是跑龙套的员工一枚;最敏感的角色当属联合创始人,既不是跑龙套的,也不是领衔主演!

联合创始人的角色为何如此敏感?没有的话,团队不完整;实力稍弱,显得很没用;要是太强,团队稳定性又深受威胁。

一切没有对错,只有是否和谐。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