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商报》 中年是薛定谔的猫 油腻只是其中一种

发表时间:2017/11/6   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
[导读] “油腻”这个词一经问世,中年人就知道,话语权已经不可避免地旁落了。在去权威化的社交媒体环境里,中年人日渐被动招架,处于下风。

中年、薛定谔和经济进步

“油腻”这个词一经问世,中年人就知道,话语权已经不可避免地旁落了。在去权威化的社交媒体环境里,中年人日渐被动招架,处于下风。刚开始的“大叔”还有些暖意,之后的“保温杯”尚残留着善意,现在的“油腻”则只有不加掩饰的敌意。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人到中年,就是一种原罪。在以光速迭代的互联网文化里,更是如此。当年你们鄙视杀马特,鄙视小时代,鄙视脑残粉,鄙视一切跟年龄相关的事物。如今,一张“中年人”的二向箔,就把你们降维成低等生物。难怪孔子老人家说,长而无述,老而不死,是为贼。

很不幸,我们的世界,科技突飞猛进,知识日新月异,对中年人天然不利,让本该不惑的中年人充满疑惑。国家又处于高速发展下的快速转型之中,细胞的焦虑和财产的焦虑杂糅在一起,让这一代“先富起来”的中年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被调侃、被消费、被10万+。

中年,仍然可以是“薛定谔的猫”,它有很多状态,油腻只是其中一种,还可以是新鲜和深刻。新陈代谢的放缓,这是不可抗力。但是思维的放缓,则是放弃抵抗。


从前的日子很慢,仅靠阅历便能指点后进。现在的日子飞快,一旦拒绝变化,固步自封,岂止油腻,简直是猥琐,活成21世纪的“别里科夫”,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

青年往往“左倾”,中年往往“右倾”。那些激进的新青年,中年之后往往皈依文化保守主义。人性使然,并无先进和落后之分。不管是激进还是保守,如果都是在学习的状态下,则看待世界的角度各有侧重而已。如果没有学习的赋能,前者不过是无知,后者毫无疑问便是油腻。

中年人,特别是中年男人在话语权上的失势,或许也是经济增长的隐性反映。物质的极大丰富,让越来越多的人变得自由,国家给了人们越来越多的选择和机会,年轻人在创业,女性日益独立,男权依然根深,却不再蒂固,性别之间,代际之间,实力在逐渐抹平,平权就是顺势而为,质疑和反击也是乘势追击。

经济愈是发展,对前现代性的瓦解以及对现代性的解构就愈是加强,地区和阶层也好,代际和性别也罢,都会重新洗牌,有的出现分化,有的发生趋同,都是发展中的问题,都需要在发展中解决。所以我们说,新时代里的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对国家而言,中等收入陷阱就是自己的中年危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就是度过自己的中年危机。中年危机是“慢性病”,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也必然是一个过程,不会一蹴而就。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