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良善行动以化解垃圾困局

发表时间:2010-5-8   来源:来源:南方网   作者:郭巍青
[导读] 尽管垃圾围城的确严重,但绝不等于说,焚烧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尤其不能说,焚烧是最安全的好办法。

郭巍青:中山大学教授

《南方都市报》以“垃圾倾城”为题发表大型系列调查报道,将“垃圾困局”再次提上公众议程。报道涉及垃圾问题的多个方面,看了以后多有启发。套用一句官话来说,我从这些报道中既看到了危机,也看到了希望。

关于危机方面,报道清楚表明,整个珠三角地区,从南海到珠海,从佛山到中山,从广州到惠州,垃圾与人争地的矛盾越来越尖锐,由此产生的环境污染也越来越严重。

那么希望在哪里呢?最大的希望在于,通过对垃圾问题的持续报道和广泛讨论,广州以及珠三角各地开始形成了解决垃圾问题的社会基础和社会动力。越来越多的公众并不停留于对环境质量的担忧与抱怨,而是积极行动起来争取改善。具体的表现是,公众要求参与对垃圾处理技术的选择;要求技术专家不仅是面向官员,而是要面向公众,解释技术与环境的关系;要求对已经实施的垃圾焚烧项目予以更严格的监督和约束;还要求对推行垃圾分类提供更多的制度资源、财政资源以及行政资源。

在这里,比较一下美国的经验,会帮助我们得到更清楚的认识。美国著名的环境科学家巴里•康芒纳于1990年出版著作《与地球和平共处》(中译本由上海译文出版社于2002年出版),其中有专章论述“预防垃圾危机”。康芒纳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各地面对垃圾暴增、填埋场用尽的尴尬局面。之后,焚化技术登场,迅速铺开,但是遭到了越来越多公众抗议。政府便邀请技术专家写论证报告,拍胸脯保证焚烧安全。但是,社会公众以及独立的专业团体以更多的事实和新的数据论证提出反驳。多个城市的议会机构召开会议,两派对质,激烈辩论。许多焚烧项目在此过程中下马,有些地方转向于“循环法”,即以分类、回收、减量为主的处理方法。

当我们自己也经历了垃圾问题的辩论过程,再来阅读康芒纳所总结的这段历史,谁能不感叹,历史竟是如此惊人地相似。而且连过程细节和辩论理据都如此相似,岂不令人拍案称奇!因此,请记住康芒纳的鲜明结论。第一,“假如没有公众的反对,就不可能有人从科学角度对焚化业提出挑战,从而也不可能对这个产业获得新的认识”。第二,公众可以参与到生产技术的选择决策中来,“这样做体现了环境民主的巨大威力”。这是一项历史性转型的先锋,只有实现这种转型才能恢复环境质量。

因此,尽管垃圾围城的确严重,但绝不等于说,焚烧是唯一的解决办法。尤其不能说,焚烧是最安全的好办法。


尊重公众的环境感受,保障公众参与的神圣权利,政府才能发展出好的垃圾管理方法,企业才能找到好的垃圾处理技术,并在其运营中承担社会责任。

还不仅如此。在普遍道德失范的现状下,公众关注垃圾处理技术的选择,不但具有环境民主的意义,更重要的是,还具有带动和促进社会向善的意义。所以,我把积极参与垃圾分类的公民行动,称作“良善行动”(good conduct)。从记者的报道中,从个人的接触中,不难发现,公民社会中处处都有良善行动。

例如,环保组织“自然之友”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与地方政府积极合作,在广西某农业县开展垃圾分类和堆肥项目试验。按照他们总结的数据,原来使用十年的填埋场,可以延长使用期限至四十年,垃圾减量效果显著。

又如,番禺一些业主自发组织“绿色家庭”活动,以自愿互助的方式对家庭垃圾做分类回收。有些业主通过堆肥试验或其他方式,尝试全部消化自己家里的厨余垃圾。还有一些业主自己称量和记录家庭垃圾的重量,为验证垃圾分类的减量效果采集基础数据。

此外,还有一些业主专门关注有害垃圾的回收与处理问题。按照他们的观点,有害垃圾的回收对于保证环境质量具有第一优先的重要性。为了引起全社会对这个问题的足够关注,他们自己收集有害垃圾,并将六大袋有害垃圾送到城管部门,要求协助处理。

我在朋友的博客中看到她记录自己日常节水的种种小办法。她写道,每一种办法的效果可能有限,但是,看到贵州大旱,想到有一天也许我们也会缺水,我做了,我将没有内疚。

这并不是全部。有很多具备专业知识和能力的人,有很多企业家,努力寻求、论证、试验各种更加绿色、更加环境友好而又可持续的垃圾处理方式,他们都是在做良善行动。

还要特别指出,番禺业主将六大袋有害垃圾送到城管部门要求处理,时隔一周后去查询,发现垃圾还堆在原地,据说是如何处理还要跟环保部门取得协调。偌大广州如果竟然没有处理有害垃圾的流程,这可真是个坏消息。不过网友们正确指出,接手的人,至少没有把它直接送去焚烧,这就是守住了底线。至少他们还在协调,这就是努力。而我愿意说,这也是良善行动。

就像每个人捐献一元钱,汇聚起来就是可观数字一样;每个人只要为环境着想,做一点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所有这样的良善行动汇聚起来,就为消除垃圾困局积聚了最宝贵的民心民力。在此基础上,政府的态度和努力,将是最关键的因素。政府应该努力于制度创新,接纳并激励公民社会中的良善行动。近来有新民谣曰,群众已经过了河,领导还在假装摸石头。但愿这不是真的。这个时代真正有作为的政府,在垃圾处理与环境保护问题上,应该使用最大的制度资源,和公众在一起,推行垃圾分类。

编辑: 十七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电子杂志 更多>>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