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夜耕》:文化传承绽奇葩

发表时间:2008/3/11   来源: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章仲锷
[导读] 看了国风先生的文集《文心夜耕》对于我来说,犹如进入一个别样的新天地,充满惊喜和陌生感。

看了国风先生的文集《文心夜耕》对于读多了小男小女们耍嗲发腻、矫情强愁的文字,听惯了名流名嘴近乎戏谑、忽悠的各类讲坛高论的我来说,犹如进入一个别样的新天地,充满惊喜和陌生感。正像久不闻黄钟大吕,充耳只有瓦釜雷鸣,令人恹恹欲绝。忽听得幽谷传来清越的水声泉咽、鸟啭莺啼,不禁怦然心动,赞之曰:郁郁乎雄且奇猗,洋洋乎大而文哉!

这便是我读这本文集后的初步感受。

抛开具体内容,仅看目录,便领略了作者的渊博和丰厚,包括了哲学、历史、宗教、文学,特别是对传统儒学和民族文化,更有精辟的论述和独到的见解。从先秦诸子的解析,魏晋风骨的评介,以迄程朱理学的演绎,无不条陈缕析,头头是道。关于历史,则强调治史的传统和品德,使我们得睹史官的铮铮傲骨;关于文学,则兼收诸般体裁和各个流派的交融互补,探求其内在的精神世界。还有一些比较生僻的论题,例如《人间梦》、《佛外说佛》、《外交谋略》等,其系统专门的评介,有着很大的认识价值,使我们颇开眼界,有所裨益。还有一部分写人的传记文章,作者的选择也很见其视野和兴趣的广博。不仅有马克思这样的伟人,还有文学巨匠曹雪芹和蒲松龄,一代宗师如佛门的鸠摩罗什和儒家的朱熹,才子美女如司马相如和西施,艺术大师如梅兰芳,还有当代意大利的时装设计大师范思哲,而且每篇都写得生动详尽,洋洋洒洒,很见功力。

据我所知,作者公务繁忙,夙夜劬劳,却能于业余时间,舍弃了通常的休闲和娱乐工夫,埋头读书,勤奋写作。虽是学理工出身,而有志趣于文史钻研;且不说其文章的质量水平,仅以发表和结集的著作的字数来看,也是相当惊人的。特别耐人寻味的是文集题名《文心夜耕》,“文心”是其探索创作的宗旨和追求,“夜耕”是他辛勤创作的过程和特征,非常契合他的生活状态。这样执著和顽强的精神,值得钦佩。

综观整个文集,我还十分赞赏作者的严谨认真。大量的学术考证,引经据典,一丝不苟。论述或起承转合,旁征博引;或一往情深,直抒胸意;或借人假事,慷慨议论,俱为性情中的文字,实是作者的心声,而非率尔应和之作。我很喜欢那篇《穷乡不长GDP》,对家乡故土的热爱,对世俗偏见的不屑溢于言表,没有什么敦厚和作态,务去套话和陈词,直截了当,实在是很难得的。他在《史家绝唱》中热情地歌颂了司马迁,特别提到了太史公所追求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这实际上也是作者孜孜以求的远大目标。以他的博识和才思,我以为是可以期待的。

从内容上看,首先是它的学术价值。其中关于儒学和史学部分,可谓全面而系统;关于佛教、道家和僧人的论述也很专门。这些文章绝非一知半解的观感,浅薄的趋时趁热之作,而是系统的研究工程。由于我在这方面的生疏和无知,只能是作上述这样语焉不详的肯定和评述。

其次是它的文学性。我是给予较高评价的。特别是有几篇论述神话传说以及讲佛理与仙道和文学的关系的文章,可谓别开生面,启迪思悟。不仅道出了各个神话寓言的历史渊源,而且证实其本身就是最早流传的口头或文字表达的文学作品。作者的学术文章并不是讲义式的理性陈述,而是有文采、有摘引、有抒情,穿插着生动故事或传说的美文,读来若行云流水,舒卷自如,很有感染力。至于那些塑造历史人物的篇章和描述风土人情之作,更是以翔实洽博的资料,传神真切的描摹,为我们再现了一系列感人的场景,不仅有可读性,更具美感和思想力量,应该说是富有个性和风格的佳作。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