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斌杰:数字出版理论研究新探索

发表时间:2017/12/18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作者:柳斌杰
[导读] 记录和传承人类历史、思想、文化、知识、创造、发明的出版业,也处在这个大变革的前沿,进入了数字出版的时代。在世纪之交,我开始关注这方面的问题,先后研究了大学生与互联网、新闻出版与互联网、电子出版与数字出版等一些问题...

面对全球新一轮科学技术和产业革命的巨大浪潮冲击,从事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所有门类,都遇到了新的发展机会和历史性的挑战。记录和传承人类历史、思想、文化、知识、创造、发明的出版业,也处在这个大变革的前沿,进入了数字出版的时代。在世纪之交,我开始关注这方面的问题,先后研究了大学生与互联网、新闻出版与互联网、电子出版与数字出版等一些问题。由此发现,这是一次颠覆性的革命,也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唯一可取的态度是积极发展、充分利用、科学规范、造福人类。于是,我在领导制定“十一五”新闻出版规划时,就把数字出版列入了重点内容,经过论证确定了9个国家数字出版的重点工程项目,规划建设一批数字出版高新技术园区,以后发优势追赶世界科学技术的革命。

陈洁就是在这个时候在我的指导下读博士学位的,可以说是我国数字出版领域相关理论最早的研究者之一,她的学术活动当时在内地、港澳台的学术会议上备受关注,崭露头角。后来凭着她刻苦钻研的劲头、坚定执着的学术理想和不怕困难的精神,一直奋斗了十几年,已成浙江大学有影响的学者。

中国数字出版发展的势头很猛,10多年都是每年以30%以上的速度增长,据2016年统计,数字出版年收入已达4500亿元人民币,居世界第一位。而且,随着数字出版产品的丰富、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以及手机阅读用户攀上10亿级的水平,数字出版的潜力和市场空间巨大。从目前的情况看,主要是产业快速发展和理论指导的滞后形成突出的矛盾,亟须在理论研究上有所前进、有所突破。

数字出版亟须研究的理论问题有四个方面:一是数字出版产业政策体系;二是数字出版流程构建和融合发展;三是数字出版商业模式问题;四是数字出版的专业技术创新问题。应该说陈洁的研究正是数字出版的前沿问题,在理论上实践上都有重要意义。

从理论上说,一般而言,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任何产业、产品的生产经营,都有特定的商业模式,以确保生产目的实现和市场价值的回报,前者追求的是社会效益,后者追求的是经济效益。在有些物质产品的生产经营中二者是统一的,而在精神产品生产经营中二者有时是分离的,二者统一是一个大问题。比如说互联网出版,常常有背离现象,点击率、收益率高的内容产品有时往往是负能量的甚至是文化垃圾,而正能量、主旋律的产品却是亏本的经营,难以为继。这就带来了数字出版商业模式设计和实际构建上的难点,也就是不能套用一般的商业模式。正因为如此,陈洁在研究这一课题方面,应用多学科的知识,不仅分析了内容生产、信息传播、出版链条、阅读方式变革等数字出版特定的重要环节,也联系文化特性、外在环境、市场规则、商业服务等与数字出版有紧密联系的问题,在多个维度上考察数字出版模式的结构和体系,构建自己的理论框架和表达逻辑。

从实践方面讲,在这一课题研究过程中,正值我国数字出版快速发展,实践催生了许多新的东西。她先后考察了中外许多数字出版企业,调查了许多的案例,获得了对内容创造、加工制作、推送平台、盈利方式的新认识,了解了数字出版机构、渠道平台运作和数字出版基地发展中的一些问题,因而才提出了数字出版产业结构、数字出版商业要素、数字出版盈利模式等核心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产业融合、终端重视、模式重构、版权管理、业态创新、管理引导等富有建设性的建议。这些建议无疑会引起企业、市场、政府和专家学者的关注,对深化理论和指导实践都有现实意义。

实践之树常青,理论总是灰色的。对数字出版而言,这是人类新近创造的新事物,许多理论问题还没有深入展开,许多实践又因技术而向前跨越了。我希望有更多的专家学者参与到数字出版研究中来,亲近它、深入它、研究它、发展它,使我们在传统出版发展中为人类作出巨大贡献的中华民族,在当今数字出版产业发展上再创辉煌,引领世界文化传播新潮流。

(《数字出版商业模式研究》 陈洁 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7年5月出版)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