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申办世博之路:绝不仅是一座城市的战斗

发表时间:2010-4-13   来源:南方都市报
[导读] 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类似,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经济的高速增长期。历史如此巧合,两个国家也选择了相似的和世界对话的方式,在首都举办奥运会,接着在第二大城市举办世博会。大阪世博会吸引了六千万参观者,而上海在申博陈述中确定的目标,即是超越大阪。

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类似,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经济的高速增长期。历史如此巧合,两个国家也选择了相似的和世界对话的方式,在首都举办奥运会,接着在第二大城市举办世博会。大阪世博会吸引了六千万参观者,而上海在申博陈述中确定的目标,即是超越大阪。

前传:日本世博的启迪

第一个提出要让上海办世博会的人,是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汪道涵。改革开放初期,他担任市长期间,曾三次造访日本,感觉到日本人对举办世博会的热情。从1970年到1985年,日本就办了3次世博会,其中大阪世博会是和上海世博会同样性质的综合性世博会。冲绳世博会和筑波世博会是专业类博览会。

汪道涵当时正在时刻思考上海的发展思路,希望让这个过去的“十里洋场”在世界经济格局中占据一席之地。战后40年,日本经济的腾飞,令人不敢小觑,对外交流成为拉动日本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动力,日本主要依靠模仿,在模仿中拉近和西方发达国家之间的距离。而世博会恰好成为了日本对外交流的最重要窗口之一。

回到中国之后,汪道涵召集了一批上海学者,研究世博会对日本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拉动能力。他们发现,世博会能够带来不仅能提升城市的国际影响力,而且能在短期内通过大规模改建重塑城市。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已经走出战后经济发展的艰难阶段,步入飞速发展期,正是在这发展最快的20年,日本接连举办了一次奥运会和三次世博会。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正是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之后举办,这两次世界性的盛会,拉动了东京和大阪的基础设施建设。东京奥运会之前,日本建成了第一条载客营运高速铁路,把东京和大阪连接起来,高速公路也相继建成。

大阪共吸引了6400万人参观,创下了历届世博会参观人数的最高纪录。至今国际展览局(简称国展局)仍然认为,大阪世博会是举办最成功的一次。

在汪道涵组织专家研究世博会的时候,上海已经有开发浦东的规划,这位改革开放后的新任市长认为,上海需要世博会。任何城市的发展,都需要持久的动力,否则这个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停顿,甚至衰落。能够给上海的发展带来持久动力的只能是两项,一是科技,一是金融。

只有一个浦东还不够,上海还需要世博会,它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参加人数最多的国际交流活动,而且活动的持续时间最长,足足半年。

园博:申办成功的模板

当时,国人对世博会还知之甚少。

虽然,早在1910年,南京曾经举办过一次“南洋劝业会”,中国工商界得以有空间展示自己的才华。然而在改革开放伊始的80年代,“文革”刚结束不久,整个国家还处在百废待兴的状态。办世博会,必须要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作为支持。以1970年大阪世博会为例,总投资折合人民币约为805亿元,而在1970年,中国的G D P不过2252亿,相当于日本当年花了中国1/3的国内经济总产值,举办了一届世博会。

另一方面,按照惯例,只有国展局成员才有资格申办世博会,而当时中国甚至还不是国展局的成员。

国展局是联合国设立的政府间国际组织,负责世博会事务的协调和审批,总部设在巴黎。直到1993年,国展局接纳中国成为成员国。中国的世博运动才正式踏上起点,1996年,中国争取到1999年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主办权。

园博会的申办最先是北京提出的,后来才移址昆明。昆明的园博会,后来成为一个成功的模板,推动了上海申办世博会的决心。

上海和云南本有省市互助关系,昆明举办园博会期间,时任上海市市长的徐匡迪率队到昆明,看到了世博给昆明带来的好处,不仅拉动了这座城市的市政建设,而且提高了昆明的影响力。在昆明期间,徐匡迪和国展局主席以及秘书长洛塞泰斯碰面,提出了上海申办世博会的设想,并邀请他们在结束昆明之行后,到上海访问,国展局也希望上海能参与到世博会的申办中。访问期间,在上海和国展局交流的整个过程中,双方相互发出的信号都是明确的。

随后,上海市政府提出申请主办2010年世博会的设想,得到国务院批准。

1999年12月8日,国展局在巴黎召开第126次大会,中国首席代表、时任中国国际贸促会副会长的刘福贵在会上宣布中国将申办2010年世博会。

拉票:实力和关系的较量

1999年的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令世人瞩目,中国成为外商投资的热土,上海正是一个重要口岸。在上海举办世博会,不仅符合中国的利益,也符合一些大型跨国企业的利益。

所以,在巴黎的塞纳河上,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一艘中型游船,船头到船尾挂着巨大的横幅,上面用法语写着“2010相约在上海”。船开得很慢,方便塞纳河边的游人欣赏船头甲板的各种中国传统表演。这艘船正是法国企业界的“上海游说团”租用的。

这个游说团由家乐福和法国电力公司、阿尔卡特、达能等十几家法国企业组成。世博会虽然有经济领域的奥林匹克之称,但这还是第一次由企业家联合会组织起来支持一个申办国。他们在经济关系密切的国家之间游说,也游说法国政府,为中国造势。

他们在巴黎给中国申博团提供方便,上海精心准备了一台反映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表演节目《金舞银饰》,在巴黎找不到演出场地,就是这些法国大财团从中做工作,让香榭丽舍大剧院允许中国在休息日演出。

这虽然只是最外围的支持,但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申博的国际民意基础。


后来担任申博前线指挥官的中国驻法大使吴建民总结,除了申办主题是否鲜明,国际政治关系,各参展国在投票时,也非常注意申办国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

2000年3月17日,国务院成立了上海世界博览会委员会,国务委员吴仪担任主任委员。

各申办国声势浩大的拉票活动开始了,包括购买欧美大报的广告版面。世博会的申办变成了国家实力和国际关系的较量。

在五个申办国中,最有竞争力的国家有三个,分别是中国、俄罗斯、韩国。韩国人花钱最多,在美、英、法最有影响的大报上花钱买版面,刊登丽水的广告。俄罗斯的广告刊登在法国发行量最大的《世界报》上。上海则在《国际先驱论坛报》上,买了四个版的广告,主要是介绍上海的经济和文化发展。

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莫斯科不容小觑。俄罗斯自称“民主国家”,强调欧洲一体化中,俄罗斯不可替代的作用,暗示世博会在莫斯科举办,可能给欧洲带来的利益。还强调意识形态,这种竞选策略收到了成效。大部分欧洲国家和美国都支持俄罗斯。其时的竞争形势,对中国很不利。

加之,中国当时已经拿到了2008年的奥运会主办权,2005年的世博会又选在了日本爱知。“不能把什么好处都留给中国”,“不能太偏向亚洲”,“要搞地区平衡”———类似观点风靡一时。

舆论:与“人权斗士”的舌战

在这个时候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时任上海市市长徐匡迪突然辞职,形势突然变得对中国更不利。

市长是城市形象的代表。国展局代表对徐匡迪非常熟悉。徐匡迪外语流利,在2001年11月国展局大会上,用英文阐述了“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主题。这位市长同时还表示,将给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援助,让一向在世博会中不是主角的发展中国家也能参展。

这个主题的立意很有前瞻性。世界上很多国家都面临快速城市化带来的问题,如何让城市带给人们舒适的生活,而不是让人被城市的拥挤忙碌逼迫,如何解决城市带来的垃圾、如何解决高速发展带来的高速能源消耗。上海市的竞选主题,无疑经过专家团的精心打磨。

徐匡迪的突然辞职,引起议论。直到后来,徐匡迪因为年龄辞职的原因公开,他同时出任中国工程院院长,议论才稍微平息。在吴仪宴请国展局考察团的活动中,这位上海世博会的推动者再次现身,才让国展局放了心,并且认为中国政府仍然重视申博。

舆论的影响很大。在上海申博的过程中,申博委员会指定了两位对外媒的新闻发言人,吴建民正是其中之一。他深谙与外沟通交流之道,之前为了消除西方对中国人权和民主状况的看法,他还应《巴黎竞赛画报》邀请,和时任法国卫生部部长、著名“人权斗士”库什纳辩论了一场。这场辩论中出现了中国的声音,给西方人提供了另一个看人权的视角。

攻坚:不仅是一座城市的力量

申博进行到最后,一对一的攻坚战逐一展开。

国展局新闻委员会主任胡拉维,是“地域平衡”观点的宣扬者,突出观点是不能把所有好处都留给中国。中国大使主动约她谈,宴请她,在每次记者招待会前,都征求她的意见。还邀请她参加300多人的宴会,让她看到中国的组织能力。对胡拉维表现出的尊重,并不是通常的笼络,而是给双方一个彼此增进了解的机会。最后胡拉维从反对者变成了上海申博的支持者。

争取个人可以谈感情,争取国家的支持,则需要更多实质性内容。芬兰最后同意投中国票,条件是要开通赫尔辛基到中国的航线,加拿大则是以中国对其2010年冬奥会的投票为交换。

虽然世博会是在上海召开,但投入的绝不仅是一座城市的力量。

到申博后半期,俄罗斯的势头逐渐弱下去。2002年的环球小姐在为本国拉票的时候,因为语言不熟练,竟语惊四座,用英语两次强调“我们俄罗斯不参加世博会”。车臣恐怖袭击之后,俄罗斯申办世博会的士气低落。各代表也对它的安全状况日益担心。

俄罗斯逐渐后退,中国最大的竞争对手变成了韩国。

2002年12月国展局举行第132次成员国代表大会,对2010年世博会举办地进行投票表决。

最后表决之前的陈述,中国选择了英文现场演讲,难的是,发音既要标准,又要有感情。在发言的头一天下午,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和国务委员吴仪都在屋子里练习。吴建民的妻子施燕华,也是著名外交官,世博申办的亲历者。她当时也被叫过去,帮助修改发言的句式,还有一位国际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现场帮助他们修改发音。

练得很辛苦,施燕华回忆,当时吴仪的司机对她说,你们把老太太逼得太紧了,以至于她一上车,就念念有词。最后一天12月3日,吴仪的总结陈词很有感染力,她最后一个动作是伸出双臂,对台下的代表说,“给中国一个机会”。

上海最终以12票的优势,领先韩国,取得了2010年的世博会主办权。

申博之初,国展局秘书长洛塞泰斯曾对吴建民说,如果最后的对手是中国和韩国,中国很可能会胜出,但如果最后的对手是中国和俄罗斯,那么俄罗斯很可能会胜出。

但,猜得出的常常只是开头,而猜不出的才是结尾。

附:此文部分是根据外交官施燕华的讲述。她申博期间一直在巴黎,经历了世博申办的全部过程。在去巴黎前,施燕华任中国驻卢森堡大使,她也是当时的中国驻法大使吴建民的妻子,她后来依据自己和丈夫的亲历,写了《我与世博有缘》一书,记录了申博的经过。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电子杂志 更多>>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