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面临保存问题

发表时间:2006/10/30   来源:   作者:
[导读]


  戴米恩?赫斯特(DamienHirst)是英国当代艺术家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大玻璃牛羊标本》曾在2004年苏富比拍卖会上拍出了1700万美元的高价。赫斯特于1991年用鲨鱼、玻璃、钢和甲醛溶液创作了惊人的《人脑中“肉体不死”的想法》,后来该作品由收藏家史蒂夫?科恩(SteveCohen)收藏,其中用甲醛溶液保存的鲨鱼标本已明显的腐坏。
不少当代艺术家正面临着和赫斯特一样的困扰――当代艺术作品究竟该如何保存?倘若修复作品时更换了材质,是否也意味着该作品的创作理念被颠覆?艺术家和艺术史学家目前对这些问题尚未有清晰的答案。

赫斯特的鲨鱼将被更换

  《人脑中“肉体不死”的想法》这件作品可以说是上世纪90年代英国观念艺术的象征。一条令人胆战心惊的鲨鱼被立体地悬挂在一只长213厘米、宽518厘米、高213厘米的玻璃箱里,箱子里装满甲醛防腐剂溶液。箱子完全开放着面对观众,鲨鱼的牙齿、颌并没有被包含在玻璃墙里,似乎仍然释放着极大的威力。艺术家的本意是让观众可以感受到与死亡面对面的感觉。

  1991年这件作品完成时就被收藏家查尔斯?萨契(C h a r l e s S a a t c h i)以5 万英镑的高价买下,2004年由纽约加各希安(Gagosian)画廊经手转卖给美国著名的当代艺术收藏家史蒂夫?科恩。

  其实早在1992年,该作品在萨契(Saatchi)画廊展出时,鲨鱼已经从眼睛处开始腐坏,一些博物馆的技术人员便对赫斯特提出警告,由于赫斯特制作过程中的一些疏忽,以及处理甲醛溶液的不专业,导致作品的腐坏。但赫斯特在接受访问时表明,他也很清楚用甲醛溶液做保存剂并不是最妥当的选择,“但我的目的并不在于将鲨鱼留给后代子孙,我所要传递的只是一种观念。”
尽管如此,现在鲨鱼腐坏的程度已经超乎赫斯特的想象。鲨鱼不但皮肤明显剥落,形状也已经开始变形。赫斯特表示,他将愿意更换鲨鱼,甚至考虑更换为其他动物。赫斯特一直使用动物的尸体作为艺术创作的媒材,他曾用劈成两半的牛、羊、鱼、蝴蝶和昆虫的尸体,来雕塑象征生命循环的作品,表达他对生、死、爱等基本问题的关注。动物尸体容易腐坏,赫斯特不得不正视自己作品的保存问题,他将考虑为他超过10年的作品都进行修复或者更换。

当代艺术的保存争议不断

  赫斯特不是第一个受当代艺术保存问题困扰的艺术家。


德国艺术家伊娃?海塞(EvaHesse)于1966至1970年间制作了一些大型雕塑,原料是胶漆、化纤玻璃以及用乳汁浸泡过的纱布等。海塞去世于1970年,但是在2000年之前,她的那些雕塑作品已经严重受损。尤其是那些用乳汁浸泡过的纱布做原料的作品,从外观看来,纱布都已经剥落或者严重褪色。2002年,在海塞的纪念巡回展上,人们并没有看到那件著名的雕塑作品“膨胀的扩张”,就是因为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决定从此不将她的作品外借,以尽量减少作品的损毁。

  由于艺术家自由使用材质来制造当代艺术,如何保存已经成为众多艺术家颇为头痛的话题。自2001年开始,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便与丹尼尔?兰格洛斯(DanielLanglois)基金会合作,举办有关使用变异性材质的当代艺术作品该如何保存的研讨会。这样的研讨会在近年召开了数次,针对数码艺术、装置艺术、跨界艺术(比如表演)等作品的收藏和保存进行个案研究。研讨会提出三种保存当代艺术的方法,有专家认为可以将作品的材质拆卸后分别用最适合的方法储藏,待日后作品展示时再拼装起来使用;有的专家则认为每隔一段时间便将作品的材质相应升级,这样的替换将利于作品的保存,但是会以牺牲作品的原始外观为代价;更有专家提出可以考虑仿真的办法,使用同样的材质将作品克隆。

  艺术家本人原始的创作概念,以及对作品的未来该如何保存或修复所持的态度,是决定作品命运的关键。由于伊娃?海塞在世时从未发表过关于作品未来该如何保存的意见,因此当古根海姆美术馆考虑要修复她的作品时,必须召集艺术史学家、海塞曾经的策展人、海塞的同事和朋友等,一起讨论海塞的艺术理念,推断出她对于作品修复可能会持什么样的见解。有鉴于此,纽约惠特尼美术馆的艺术品保存研究专家卡罗尔?曼酷斯?安加若(C a r o l M a n c u s i -U n g a r o)已经开始执行一个计划,专门记录艺术家对于自己作品未来保存修复方式的意见。以往等艺术家逝世才开始研究其作品保存修复的被动局面有望得到改变。

  在2005年,赫斯特再度制作了鲨鱼作品“神的愤怒(TheWrathofGod)”,当韩国首尔三星美术馆以400万美元买下这幅全新的鲨鱼作品时,赫斯特承诺这条鲨鱼的保存将不会出现腐坏问题。对于自己之前的作品,赫斯特表示将考虑更换同样的、甚至异样的材质。他的这个决定也引起了不少质疑,由于材质的选择在当代艺术中都具有复杂意义,更换材质等于更换了作品的主体。

  装置艺术家丹?弗拉文(DanFlavin)的作品中充满了灯管,当其中的灯管坏了,弗拉文便轻松地换一支灯管。那么,当赫斯特将鲨鱼替换成其他动物时,究竟是作品的意义发生质变了?还是也像换灯管一样,只是个轻松的替换过程?艺术家和艺术史学家们目前也莫衷一是。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吴湄/文 )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