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期刊协会 · 本站导航
欢迎登陆中国期刊网BBS   搜索:
   -封面话题
   -环球参考
   -时政观察
   -赢  技
   -前沿论点
   -第N空间  
   -人物志
   -生活空间
   -美丽人生
    更多>>  

   · 生活>>
   · 财经
   · 军事
   · 商务

《读者》过刊文章阅读

·苹果的最佳分法
·奴隶和哲学家
·好日子怎么过
·羞辱是一门选修课
·『一斤染』的悲哀

首页 > 新闻资讯 > 期刊文章精选 > 正文
大草原上的人蟒之战
( 2006-10-30 16:39:02 )


    姆埃尔与他的族人共同生活在喀麦隆与尼日利亚交界处人烟稀少的阿达马瓦大草原上。对于人了稀少的格巴亚斯族来说,惟一使他们扬名海外的,就是他们那神秘而危险的“捕捉巨蟒”的技能。

    但是由于现代文明逐渐人侵,族中的年轻人更向往大都市生活,都不愿再冒着生命危险去捕捉巨蟒。于是,姆埃尔成为族中最后一代捕蟒猎人,而他的儿子马利则在喀麦隆首都雅温寻得工作。

    2005年4月初,马利带着一男一女两个白人回到了村落。马利向姆埃尔介绍道,这两个人是纽约一家报纸的记者罗拉和凯尔森,他们想实地拍摄格巴亚斯族人捕蟒的过程。但很快,他们便遭到了姆埃尔的拒绝。

    尽管罗拉和凯尔森以高价诱惑,但姆埃尔就是不同意捕蟒,所以罗拉只好快快地与凯尔森商量,第二天离开村落,去寻找别的愿意捕蟒的土著人。

    到了傍晚,阿达马瓦大草原上扬起淡淡雾霭,在绮丽的霞光映照下充满了野性的美。罗拉欣赏着这种在都市中无法见到的美妙景观,不知不觉中进入了远离村落的灌木丛中。罗拉坐在灌木丛中一块木墩上,那是一个沾着杂草和苔藓的粗木墩。

    马利在村口看到了远处的罗拉,示意她返回就餐,罗拉对他也招手示意,就在这时,地面突然抖动了起来。罗拉惊恐地发现自己的两脚正在远离地面。更令人恐怖的是,她坐的木墩动了起来,罗拉一声尖叫,按着木墩,手上却感觉到异常的滑腻,她进也似的从木墩上滑了下来。回头望去,那本墩迅速扭曲变形,变成了一条巨蟒,巨蟒用阴森的黄绿色的眸子冷冷瞪着这个胆敢坐在它身躯上的人。

    巨蟒身体估计超过30英尺,而且,就在罗拉面前不足3英尺的地方,随时都能一口吞掉她。

    马利听到了罗拉的尖叫声,他感到有些不妙。于是,他迅速向罗拉跑去,当他看到对峙的罗拉与巨蟒时也惊呆了。马利虽然没有学过捕蟒,但在父亲过去从事的这种工作中耳濡目染,知道蟒蛇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类,除非人类人侵它的地盘或是因为某种举动而惹怒了它。

    马利在离罗拉和巨蟒不足两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他声音轻柔地对罗拉说:“不要乱动,站在那里。”但恐惧已经牢牢抓住了罗拉的心,她不顾马利的叮嘱,尖叫一声转身就逃。

    巨蟒似乎被罗拉的尖叫声和她疯狂的举动刺激了。它猛地一抖,竟将身体立了起来,蛇芯也吐了出来,发出轻轻的嘶嘶声。

    遭了!马利感觉到巨蟒要攻击了,他随手捡起身边一根长满了尖利的荆棘向巨蟒掷去。

    罗拉拼命地向村于里跑去,身后传来马利恐惧的吆喝声。当她用尽全力跑进安全地带,看到闻声出来的姆埃尔和凯尔森时,她颤抖着叫道:“巨蟒......马利......外面……    ”话还没说完,她就晕倒在了凯尔森的怀中。

    罗拉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屋里,凯尔森一直守在罗拉身边,他声音低沉地对一脸惊诧的罗拉说:“马利死了。”当姆埃尔和村民赶到现场时,马利已经倒在了地上。他身上骨骼尽碎,一脸铁青的他虽然死于窒息,但临死前遭受到的巨大疼痛从他那张扭曲狰狞的脸就能看出来了。

为子报仇.舍身入洞捕杀凶手.

    在安葬了马利后,姆埃尔决定捕杀巨蟒为儿子报仇。听到这个消息的罗拉和凯尔森要求留下,拍摄捕蟒过程.姆埃尔没有拒绝。

    此时正是蟒蛇的繁殖高峰期.它会潜伏在洞中繁殖后代。姆埃尔凭经验.很快就找到了离马利遇害地方最近的蟒蛇洞。只见洞口油亮.说明最近还有蟒蛇出没过。凭姆埃尔的经验判断.应该就是这只巨蟒杀死了他的儿子。

    姆埃尔紧紧盯着黑洞洞的穴口.画出以洞穴为中心的直径20米的范围,用手中的火把点燃了灌木丛。因为正逢旱季,干燥的灌术迅速燃烧起来。姆埃尔脱掉了上衣,他的伙伴图兰卡和博卡则把准备好的一大块牛皮结结实实地绑在了姆埃尔的左臂上并将之完全包裹住。

    罗拉和凯尔森则默默地站在一边.用摄影机拍摄若这二个捕蟒人的一举一动。

    火焰迅速吞噬掉洞口附近的灌木,地上焦黑的草木灰中仍然滞留着火的余温,博卡将洞口扩大,足够一人进出.姆埃尔开始行动了。博卡递给他几枝燃着的油草.这种草富含油质,点燃后可以燃烧很长时间.再加上细小不占地方,最适合在地下的洞穴中使用。姆埃尔光着上身,左臂绑着牛皮,右手捏着油草,赤着脚开始向洞内爬去。

    洞内空气污浊.散发着食蚁兽与蟒蛇身上的腥臭.令人作呕。姆埃尔尽管已经习惯了这种恐怖的环境,但在极消耗体力的爬行中仍然汗流侠背。

    油草的火光照亮了前方.突然开阔起来的洞穴说明姆埃尔已经到达了洞的最深处。一只巨蟒盘踞在洞穴的尽头、在它黠淡的身躯中包围的是几十枚白色的蛇卵。这是一只雌蟒,正躲在洞穴中坚贞地守护着它的后代。

    姆埃尔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看这样子,这只雌蟒绝对不是最近才产下蛇卵.在繁殖期它会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后代,它不大可能是刚刚在村外袭击罗拉并杀死马利的那只巨蟒。

    但眼前的局势已经容不得姆埃尔再去考虑了,雌蟒感觉到了姆埃尔的人侵。它昂起了头,吞吐着蛇芯,对姆埃尔发出了威胁的嘶嘶声。姆埃尔迅速将油草递到了雌蟒的眼前。

    雌蟒在这样强烈的火光中变得无所适从,于是它像一只温顺的宠物一样乖乖低下了头。姆埃尔将油草放到了地上、用右手抓住了雌蟒的后脑。由于火光不再直射雌蟒的眼睛,再加上人手的触摸,雌蟒回过神来,猛地张开了巨口向姆埃尔咬去。姆埃尔不慌不忙,将左臂挡在了前面。雌蟒用力一口咬住了他左臂上的牛皮.雌蟒终于上钩了!

    姆埃尔一手掐着雌蟒的后脑.一手拉着雌蟒的身躯,开始向后退去。雌蟒在这狭窄的洞中无法反抗.于是只能乖乖地在姆埃尔的带领下被一点点拖向了洞口。

    终于.姆埃尔的脚从洞中露了出来,博卡一把将它紧紧抓住并开始轻轻向外拖动。

    姆埃尔出来了,雌蟒也出来了。它的头露出了洞口.见到阳光.它才清醒过来。它努力在姆埃尔手下挣扎着,想退回洞中。但姆埃尔有力的手抓得更紧,而洞壁光滑.雌蟒无处借力.不得已被人整个拉出了洞穴。

    在雌蟒离开洞的那一瞬间.图兰卡用树权叉住雌蟒的头.博卡眼明手快地将一段木头推在姆埃尔面前,也挡住了巨蟒用来袭击的尾巴,它愤恨地将木头当成了姆埃尔,用力挤压着,想把它挤碎。

    挣扎了许久,雌蟒终于力竭.渐渐放松了身体,最后倒了下去,对人的挑拨再无反应。

雄蟒发怒,连夜偷袭村落.

    雌蟒死了.在一旁拍摄的罗拉和凯尔森已经被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惊呆了。他们看到悲伤的姆埃尔在雌蟒死去之后也筋疲力尽地倒在了地上。

    当天晚上,村子里仿佛过节.在村里的广场上燃起了篝火。人们载歌载舞.庆祝姆埃尔为子报仇。

    格巴亚斯人唱着土语歌曲.用大碗盛着用当地一种无名野果酿造的烈牺.吃着鲜美的蟒蛇肉。罗拉和凯尔森也被这种热烈的气氛感染,情不自禁喝了许多烈酒.与许多村民一样,醉倒在了露天中。

    夜渐渐深了.天空中闪烁着钻石般耀眼的星光.阿达马瓦大草原上远远传来野兽的嘶吼声。一切都变得那么安详,一如草原上的每一个夜晚。捕杀巨蟒的兴奋今格巴亚斯人失去了警惕。那种死一般的寂静.深深浸透了不应有的气氛。

    一种令人恐怖的、仿佛有什么东西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从灌木丛中向村落靠近了。星光越发璀璨.草原越发安静.于是那怪异的声音在璀璨与寂静中也越发显得诡异。

    第二天早上,宿醉的村民们醒来了.火堆里残余的木炭尽管仍然暗红、但已掩饰不住那大片发内色灰烬的凄凉。

    人们惊异地发现姆埃尔失踪了!最后一个记得他在哪里的村民发现了姆埃尔曾经呆过的地上有人挣扎过的痕迹,姆埃尔的刀落在了那里.地上那些凌乱的痕迹,还有一条长长的从村外一直延伸到这里的痕迹都证明了一条巨蟒从野外爬进了村子并拖走了姆埃尔。

    人们能够猜想到,其实杀死马利的巨蟒是一只雄蟒,是被杀死的雌蟒的伴侣。姆埃尔杀死了无辜的雌蟒,因此雄蟒在夜晚偷袭村落.并根据留在洞穴里的气味找到了姆埃尔并将他拖走了。它或许会在野外的某个角落吞噬掉姆埃尔.为它的伴侣报仇。

    受到了惊吓的罗拉和凯尔森决定立即离开这里,而在他们离开的同时,格巴亚斯人已经开始了新的复仇行动,那只复仇的雄蟒在地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他们Z在痕迹消失之前找到那该死的畜生,为姆埃尔父子报仇……

(摘自:《意林》)

 

 
 
 
 
生活 财经 军事 商务  
渔乐王国
渔乐王国
我看电影
我看电影
人在他乡
人在他乡
物志
物志
今日参考
今日参考
相关文章
·认真贯彻六中全会精神,大力推...
·中国期刊协会新一届理事会确立
·娱乐大手笔(五)
·娱乐大手笔(三)
·娱乐大手笔(二)
·电影推荐:《少年汉尼拔》
·韩正:坚决依法严办周正毅等不...
·窈窕淑女演绎古典风情
·冬天快乐
·喻国明:“微内容”崛起 扩产...
·从发行的成本看杂志的预算分配...
·擦拭尘埃[转帖]
·13位大学生白干50天分文未...
·18“狂徒”冲击公安局殴打警...
·四川一宾馆员工因上班哼歌遭到...
热点新闻 读库精选
电子刊 手机刊
商业信息 会员信息
回到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服务声明 | 友情链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 20040576 
copyright 2004 ChinaQk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期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