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期刊协会 · 本站导航
欢迎登陆中国期刊网BBS   搜索:
   -封面话题
   -环球参考
   -时政观察
   -赢  技
   -前沿论点
   -第N空间  
   -人物志
   -生活空间
   -美丽人生
    更多>>  

   · 生活>>
   · 财经
   · 军事
   · 商务

《读者》过刊文章阅读

·苹果的最佳分法
·奴隶和哲学家
·好日子怎么过
·羞辱是一门选修课
·『一斤染』的悲哀

首页 > 新闻资讯 > 期刊文章精选 > 正文
几代夫妻的战争
( 2006-10-30 16:39:02 )


    上辈的矛盾


    我的幼年时代、是在四世同堂的大家族里度过的。外人看来难得的圆满、可是、洋溢在这个家族里的。却是一股很不和谐的气息。几乎每一代的夫妻、都存在明显的对立。祖公祖婆年至髦耋、分别随我爷爷和二爷生活、在农村这并不稀奇、可是他们俩人分心也分.有点陌路的样子.有时候吵起架来.竟如年轻人那般激昂。

再看我爷爷奶奶.简直是tAg的翻版.虽然住在一家、却分睡两个房间、也经常吵架。


    我父亲母亲呢?他们正当年。是我们这个家庭的主角,吵起来.常吓得我和妹妹心惊肉跳,惶惶不安。我们这个大家庭的长辈.到底为什么都存在鲜明的夫妻矛盾呢?原来,这几辈的男方.都有过婚外情。


    祖公和爷爷这两辈、历史相对遥远、我关心的是我的爸爸妈妈。有一天,妈妈终于告诉我,在她怀着我六七个月时、爸爸与别的女人缠上。妈妈忍辱负重、生下了我和妹妹、她是在我和妹妹渐渐长大、爸爸没精力玩风流后、才利用平时的琐事.与爸爸吵架、以发泄心中隐藏的怒火。


    妈妈把儿子当成最必要的听众.语重心长地告诫我:“你将来娶了媳妇。可不要这样做啊。”我对爸爸的放纵表示生气.昂然对妈妈说:“我才不会这样呢。将来讨了媳妇、一定不做亏心事。”那时候我17岁。


      室教的教使


    我26岁结婚、妻子芳芳是个可爱的女孩,有圆圆的脸蛋,温和的性格。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我们在家从事农业、同进同出、形影相随。汗流在一起,劳动的结晶凝在一起。虽然劳累.但亲密无间。


    1995年、堂叔办了一个企业,把我拉了进去。我们虽是叔侄.却相差没几岁、从小像一对兄弟,他每次出门跑业务.总要把我带在身边。两个年轻男性、面对花花世界,心情自然很是微妙。堂叔在我面前毫无顾忌喜欢跟我讨论最隐秘的话题。他多次问我、有没有在外面“薄洒一回”的念头。看我脸红气喘连连摇头.堂叔哈哈大笑,说只要是正常的男人,谁没有一份花心 而且越是结了婚有老婆的,越会对外面的女人感兴趣。我暗地里琢磨,竟觉得堂叔的话有几分道理。就说我吧,结婚几年,与芳芳如胶似漆、可内心深处、真的有这样那样的歪念头肆意乱窜。看着大街上漂亮的女人、心潮难以控制地起伏不定。


    不过、我以为堂叔跟我一样.顶多有点心理活动.可堂叔竟然还向实际行动.并且.对我进行露骨的动员。那次.我们到浙南的一个城市。办妥业务后、堂叔提议玩两天。喝完酒.他悄悄问我想不想去泡一把“美眉”,我吓了一跳。忙说不行.我们怎么能在外面玩这个呢,堂叔见我不同意.就独自出去了.直到个夜.才带着陶醉的表情问来。他指着我说:“你呀.有点傻、做个男人、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不要说如今这个社会了,就是古代.男人也是好色的。随便玩玩.有什么关系呢、”


    我提醒他.我们这个家族.L经有几代人因为婚外情破坏了人要感情.造成很多矛盾。我问堂叔.对我祖公生前(那时候祖上已经离世)的风流是怎么看的。但仅不以为然.说祖公年轻时还在旧时代。那时的男人只要有钱,可以讨几个老婆.何况青楼林立.娼妓满天、男人的风流虽算不得名正言顺。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说到我祖婆跟祖公吵架.堂叔认为、如果不是解放.她也不会那么偏激。他们人妻俩的矛盾,是到晚年才凶猛起来的.祖婆是用回顾的心态,反思出以前所吃的亏。晚年的愤怒、是一种追加,没有意思。


    再谈及我的爷爷和二爷,乃至我的爸爸,最后说到学叔自己^堂叔说:“阿银,这方面的事、说贵是贵的.比如我吧、如果你学坤知道了.她可能要跟我吵的。但说轻呢、我们俩在外面潇洒一下,谁来管呢!这年头呆在家的男人,不一定是女人眼里的好男人。像我们这样的,反而让她们B,就算老婆知道你在外有点名堂,也不一定就跟你离婚。”


    堂叔的逻辑,恐怕是当今社会许多人的认识。现在有多少男人,在性的问题上随心所欲啊。最后堂叔笑着预言,过上几年,我就会像他一样开放了。因为我和芳芳结婚时间不长,夫妻生活的内容还是新鲜的。最重要的是,我还没有发财。堂叔说:“阿银,跟着我好好干吧,我会让你过上男人应该过的生活。”


      第一次转变


    经过几年的努力打拼,堂叔的企业发展很快,我的收人也水涨船高。我拥有了别墅、小汽车,身上那些种田的痕迹正日益褪去,再不像以前那样缩手缩脚,而是懂得享受,懂得追求了。


    我和芳芳结婚已10年,婚姻中的性已经日益枯燥。无论我怎么调动自己的激情,也难于恢复昔时那种奇妙的感觉。我叹息着,发现自己开始渴求婚外性。


    那时候的堂叔,不再是跑到外面偷偷玩一把风流,而是公然拥有倩人。而且我发现,这种事比比皆是,甚至大家都见惯不惊,习以为常。堂叔不再动员我,我反而感觉到自己的“傻”了。堂叔那么无所顾虑,活得这般爽快,从来没有人指着他的背影骂,反而处处受人尊敬。因为他有能力,有魄力,有钱,有敢做敢为的勇气。而这勇气,似乎也包括追求性的快感。总之,我开始认同,男人有钱就变坏。我想自己也有了物质基础,是不是也可以稍稍风流一下,领略性的另一种奇丽风光呢…??


    2000年夏天,我出差时认识了一位北方女子。第一次,我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她也如此。据说她老公也是生意人,身边美女不断,她一直生活在丈夫不忠的耻辱里。她也曾经想找个情人,以牙还牙,平衡这种屈辱。但要迈出这一步极其艰难,因为她是个保守的女人,仅仅为了报复丈夫而敞开自己性的大门很不容易。但她遇上了我。我遇上了她。我们就像彼此寻找了多少年,终于发现了对方的踪迹。


    后来我们经常聊天,有时在网上她间我,对现在流行的一夜情抱什么态度,我的心激动E着,反问她有何想法。她爽快地回答:遇上自己喜欢的男人了,很想豁出去体验一把。


    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一个挑战。我敢不敢向自己一向信奉的道德挑战?能不能背叛我的芳芳?我一会儿找到这样的借口,一会儿又被另一种思想砸个粉碎。


    最后,我们选择在上海见面。两天的时间里,游览市景并且讨论这个问题,似乎不把这个问  清楚,就难于这种境界。我们好像在拍电影,小动地背着台词,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出格,这反而使我们找不到事先约定要追求的那种氛围了。


    那天夜里,我们喝了很多酒,回到宾馆,坐着发愣。半夜时分,我们从瞌睡中醒来,她突然跳起来,一把拉住我:“来吧,什么都别想,想多了,我们就什么也干不成……”她的话,她的动作,就像一个雷惊醒了我。我呀,我们干吗想这想那。所谓情,所谓欲,所谓性,不就是那么简单吗?她是女人,我是男人,我们为什么不尽情地做我们想做的事呢……


      第二次转变


    我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第一次婚外性的奇谲烟云,之中的迷离、激荡,前所未有。比起我和芳芳的新婚之夜,有更强烈的色彩。起初保守的一对男女,一旦掀掉包裹的外壳,情欲的火焰直冲云霄。我们的配合非常到位,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将我们送上缈缈的仙境。


    我们在上海呆了五天,享尽甜蜜和刺激。此后,我们又见过两次面,每次都是激情的潮水汹涌奔腾。2002年夏,她突然失去了一切音讯。我在焦虑中等了半年,只能猜测,她肯定出什么事了。


    这段婚外情就这样无疾而终,可是,经过婚外性的激情喷发,让我回复到旧日的平静里,实在太难了。与芳芳之间的性生活,越来越味同嚼蜡。芳芳平时不爱打扮,素面朝天,喜欢操劳,还是那副农妇模样,无祛与那个北方情人相提并论。


    我对妻子并不是没感情,而是觉得,在男人的情感中,爱和性不是一回事。我可以爱芳芳,可我对我们的性生活厌烦。芳芳对待性,完全一副尽义务的样子,毫无花样和风情。此时,我几乎有点理解我父亲当年的感受了。看来男人一旦出了轨,想要返回就力不从心了。我为自己找到借口,希望进一步延续这种享受。


    很快地,我被堂叔公司里的小建迷住了。小莲是个很有风韵的少妇,我开始想法设法接近她,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终于如愿以偿,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抱。


    我以为自己过上了堂叔曾经许诺过的“男人的生活”。有钱,有房,有汽车,有贤慧的老婆,有迷人的情人。只要有时间有机会,我就和小莲找个地方偷偷私会,我们放纵着,让情欲得到酣畅的宣泄。我像所有进人这种状态的男人一样,充满得意,无限舒畅,感觉自己总算活得像个男人了。


    然而正所谓得意忘形。有一天夜里,我在小莲家,小莲的老公突然破门而入。眼前的场景令他目瞪口呆,短暂的愣怔后,他操起一把菜刀向我发起了进攻。我侥幸跑出了他家,却还是被他赶上,一刀砍在了我的大腿上。


    事情惊动了公安局,我和小莲的秘密,一下子曝了光。尽管男女私情被人见惯不惊,可由于加人了刀光血影,就有了传奇般的震撼力,成为一件爆炸性新闻,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


    令我自己震撼的,倒是芳芳的表现。她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痛骂我一顿后扭头跑回娘家。相反,她在医院里侍候我,没有一句指责的话,唯一显出痛苦的,是她苍白的脸,无神的目光。直到我的腿伤好了点,她才默默地收拾一下去了娘家。


    芳芳所受的打击显然很大。还有一个人同样受到打击,那就是我妈妈。在我的伤初步好了以后,一个夜晚,妈妈把我叫到面前,流着眼泪,开始声讨。她指着我,对我爸爸说:“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的儿子。我生了他,可我没有叫他向你学啊。老天呀,这到底是为什么?你们家的男人,难道天生就这么恶,要把老婆不当人吗?你们一定要只顾自己舒服,不顾自己的女人伤心吗?”


    妈妈没有多少文化,说不了什么大道理。可她的话,句句像重锤,敲在我的心头,也敲得我爸爸低了头。我很清楚,爸爸还没有因为那些事向妈  服过,一直摆出我是男人我怕谁的架势,好像他昔日的凤流并没有错,就算错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然而今天,我第一次看见爸爸的眼睛里,有沉重的东西在凝滞。他呆呆地望望我,几次蠕动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最后,妈妈开始收拾衣服。


    “老太婆,你―…?你要去哪里?”爸爸惊慌地问妈妈。妈妈悲哀地吐出一句话:“我跟你……离婚吧!”
    爸爸和我都愣住了。我们都明白,此时此刻,不能去拉住她,妈妈几近绝望的神态,是一下子拉不回的。而且就算拉住了妈妈,我们又该对她说些什么呢?好久,爸爸转过身来,突然给了我一耳光。这一巴掌,来势迅猛,出其不意。随即爸爸又举起手,在他自己的脸上狠狠抽了两下。


    几天以后,爸爸叫上我,先去了我外婆家当着我外婆一家的面,向我妈妈认错。他恳求我妈妈不要离婚 因为如果她真要闹离婚 那么儿媳必定也会跟儿子离婚 这个家也就四分五裂了。“你还想着家吗?难道,家只是女人的,不是你们男人的?”妈妈一句话,把爸爸顶了回来。


    爸爸又带着我,跑到我岳母家,叫我向芳芳认错,求她原谅。芳芳没有像我妈那么激愤,没有流泪,只是沉默着。而这种沉默,看到受伤害的妻子那颗更痛楚的心。我明白,芳芳并不想离婚。但她屈辱,痛心,悲哀。她也许比我妈妈有更多对于这个时代的“理解”,“理解 男人在这个时代表现出来的某种共同劣根性.她也许认为,丈夫拈花惹草,只不过是千百个不轨男人中的一个.她更可能认为,作为一个女人,当丈夫有钱时,她是必须接受一些残酷的现实的……


    好久,芳芳开口说话:1你不是早就说过,你们家的前辈,男人都好色的吗?”一句话,说得我和爸爸无地自容。


        一点反思


    最后妈妈和芳芳都回来了,虽然是由于我和爸爸花了苦功,表尽了反悔的诚意,但我更要感谢,我妈妈,我的芳芳,她们作为女人,对这个家庭犯规的男人最终的宽容。


    当一切平静下来时,我像老牛反刍,回味着我们的往事,思索着整个家族在这方面所产生的问题。所谓的风流家族,当然并不是生理遗传。如果说真有遗传,恐怕还是―种观念,一种思维习性的惯性延伸。说到底,我们家的男人,还是属于社会心理中的一环。在中国,数千年来,男尊女卑的思想,并没有被彻底摒弃。男权主义,深植于男性的思想中。我们家族祖辈的行为,虽经过时间的过滤,还是有些东西被潜移默化地流传了下来,在一代一代的男性身上体现。祖公和爷爷就不必说了,即使是我爸爸,年轻时,他的潜意识里,也存在着男人需要更多性拿受的观念和要求。而到了21世纪的今天,作为这个家族的新一代,我竟然也没走出这  圈,成了风流家族的新传人。剖析―下,无非是上代男性这种意识的翻版。堂叔认为古代的男人好色,今天的男人更可以风流。这不就是一脉相承的男权思想吗?


    什么时代,男人都有类似的理由。可是我已经看出来,我们这个家族,在性的问题上,受了伤,损失很大。对我,对我们这个家族,不能再纵容下去。我妈妈的觉醒,真是及时。她自己受了伤,就绝不愿意让下一代的女人再受伤,不管这个下一代,是女儿还是儿媳。


    有了婚姻,性,在某种意义上说,应该是种权利,是种义务;性,不能脱离爱而放飞;一旦放纵,它就是丑陋的,甚至是罪恶的根源。这一次痛定思痛,促使我回到正常的轨。


    编后:这是一个普通的婚外情出轨后又回归家庭的故十,但也是特殊的婚外情故十,因为它展示出来的,不仅仅是一个女性受到伤害,它使得自不在几代夫妻之间的矛盾么露了出来。在这个家族里,女性曾经把男人的外遇当成了自己的宿命,母亲在儿媳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她在这一刻忽然E得不再抱怨,而是和儿媳一起捍卫自己的尊严,男人们感到深深的震撼,我们最终对他们的宽容,使得故字有了更深一层的社会意义和思考价值,它跳脱常规的思维正是平常之中所蕴含的特殊性。


    关注普通百姓的真实性情经历,从中寻找新颖而深入的视角,讲述细致人微的情感与变化,与读者分享你的思考,本刊热忱欢迎你的赐稿!


 (来源:《人之初》)


 

 
 
 
 
生活 财经 军事 商务  
渔乐王国
渔乐王国
我看电影
我看电影
人在他乡
人在他乡
物志
物志
今日参考
今日参考
相关文章
·认真贯彻六中全会精神,大力推...
·中国期刊协会新一届理事会确立
·娱乐大手笔(五)
·娱乐大手笔(三)
·娱乐大手笔(二)
·电影推荐:《少年汉尼拔》
·韩正:坚决依法严办周正毅等不...
·窈窕淑女演绎古典风情
·冬天快乐
·喻国明:“微内容”崛起 扩产...
·从发行的成本看杂志的预算分配...
·擦拭尘埃[转帖]
·13位大学生白干50天分文未...
·18“狂徒”冲击公安局殴打警...
·四川一宾馆员工因上班哼歌遭到...
热点新闻 读库精选
电子刊 手机刊
商业信息 会员信息
回到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服务声明 | 友情链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 20040576 
copyright 2004 ChinaQk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期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