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刺治疗脑梗死后运动性失语症的随机对照研究

发表时间:2018/11/7   来源:《中国误诊学杂志》2018年第26期   作者:刘兢1 马志辉1 杨艳君1 刘渝册1 李浩2
[导读]

1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  河北唐山  063000;2 唐山弘慈医院  河北唐山  063000
       
       
        脑梗死是由于脑部血管阻塞导致血液不能流入大脑而引起脑组织损伤的一组疾病。运动性失语症是脑梗死常见的后遗症之一,主要表现为口语表达障碍,同时写作和阅读能力、命名及复述均收影响。Schuell 刺激法是目前西医治疗脑梗死后运动性失语症的主要治疗方法,但是单一的康复训练不能兼顾失语症患者所有的临床症状。前期研究已显示针刺治疗可以明显地提高失语症的临床疗效,可以重建已经受损的脑组织神经系统。笔者应用健脾养心通络针刺法治疗气虚血瘀型脑梗死后运动性失语症取得了较好的疗效,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在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2018年1月~2018年9月住院心脾两虚型脑梗死后运动性失语患者72例,随机分为治疗组与对照组,每组36例,2组在性别、年龄、文化程度方面比较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诊断及病例纳入标准
        1.2.1诊断标准
        脑梗死的诊断参照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制定的《中国脑血管病防治指南》[1]。运动性失语的诊断参照北京医科大学制定的《汉语失语症检查法》[2]进行诊断,失语商(Aphasia Quotient,AQ)<93.8分可诊断为失语症。
        1.2.2中医辨证标准: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制定气虚血瘀证的诊断标准[3],主证为半身不遂,口舌歪斜,言语蹇涩或不语,感觉减退或消失;次证为面色,气短乏力,自汗出,舌质暗淡,苔白腻或有齿痕,脉沉细。具备主证4个,或者主症3个、次症3个即可诊断。
        1.2.3纳入标准:①符合脑梗死及运动性失语的诊断标准;②符合气虚血瘀证的中医辨证诊断;③年龄35~75岁;④母语为汉语,且文化程度在小学以上(不包括小学);⑤签署知情同意书。
        1.2.4排除标准:①严重耳聋;②认知障碍者;③合并严重肾功能不全、心功能不全、呼吸衰竭、精神疾病者者。
        1.3治疗方法
        对照组接受Schuell刺激法进行语言康复训练,此训练由言语治疗师进行,即通过适当的语言刺激和过强的听觉刺激,给患者制定患者能力范围内能完成的关于听、说、读、写,词、句、段方面的作业,对患者实施反复、特定的刺激,肯定正确的反应,矫正错误的反应。5 次/w,40 min/次,共治疗14 w。治疗组给予健脾养心开窍针刺法,选穴:通里、神门、公孙、三阴交、四神聪、神道。操作:所选穴位常规消毒后,用华佗牌毫针进行针刺,采用子午捣臼刺法,其法进针得气后,先紧按慢提,左转九次,再紧提慢按,右转六次。留针20 min。1组/d,5 d/w。共治疗14 w。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7.0进行数据统计,2组患者语言功能评分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
        2观察指标及疗效评定标准
        2.1 中医症状评分
        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中风病症状分级量化表进行,包括头晕、气短乏力、自汗、舌质暗。根据症状轻重分级给予评分,即无(0分)、轻度(2分)、中度(4分)、重度(6分)。
        2.2 失语症检查评分
        按照北京医科大学高素荣等制订的《汉语失语症检查法》(Aphasia Battery of Chinese,ABC)进行失语症检查评分。



        2.3疗效评定标准
        参考高素荣《失语症》的标准制定[2]。恢复:治疗后得分达总分的90%以上;显效:治疗前总分达50%以上,治疗后有10%以上进步或者治疗前总分在50%以下,治疗后20%以上进步;有效:总分有进步,但未达以上2项成绩,且至少一方面以上言语功能有1级以上进步;无效:治疗后总分无明显变化或者下降,各方面言语功能均无显著改变或某方面言语功能有退步。
        3结果
        3.1  2组患者治疗前后中医症状积分比较
        治疗前2组患者中医症状积分(头晕、气短乏力、自汗、舌质暗)比较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患者治疗前后中医症状积分比较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患者治疗前后中医症状积分比较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在中医症状积分(头晕、气短乏力、自汗、舌质暗)比较,治疗组与对照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5)。
        3.2  2组患者治疗前后语言功能比较、
        治疗前2组患者语言功能方面(自发语言、复述、命名、口语理解)比较无统计学意义(P>0.05);2组患者治疗前后各自在语言功能方面(自发语言、复述、命名、口语理解)比较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在语言功能方面(自发语言、复述、命名、口语理解)比较,治疗组与对照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5)。
        3.3  2组患者治疗前后的NIHSS评分比较
        治疗前2组患者NIHSS评分比较无统计学意义(P>0.05);2组患者治疗前后各自在NIHSS评分比较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在NIHSS评分比较,治疗组与对照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5)。
        3.4  2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
        治疗组、对照临床疗效总有效率分别为91.67%、72.22%,比较有统计学意义(P<0.05)。
        4讨论
        中医学认为脑卒中后运动性失语症病位在脑,与心脾两脏密切相关[4]。心主血脉,心气不足,血脉推动无力导致脑部脉络瘀滞。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脏功能失常导致肾精不足、脑髓亏虚。同时脾居于中焦,为气机升降之枢纽,在水液代谢中至关重要。脾脏功能失常,水液不能正常输布,聚而为痰、久而成瘀。故本研究选择健脾养心针刺法复合失语症的基本病机。神门为手少阴心经之原穴,针刺神门穴可以改善患者的认知功能,同时对患者的脑电波有一定的影响。通里为手少阴心经之络穴,针刺通里穴可以激活脑语言功能区。三阴交具有温补脾肾、调节水液代谢功能,针刺三阴交穴后,脑功能区所控制的功能与脑葡萄糖代谢具有良好的对应性。公孙具有健脾益胃,通调经脉功效,为手太阴脾经之络穴,八脉交会穴之一,通于冲脉,针刺公孙穴位可以Bax蛋白表达下调和Bcl-2蛋白上调,从而抑制细胞凋亡,通过这种机制发挥保护神经作用。针刺四神聪穴对脑外伤患者认知障碍的恢复有较好的疗效。针刺神道穴明显影响周围性面瘫大鼠面神经基因本体功能。子午捣臼刺法是提插捻转相结合的手法,具有引导阴阳之协调的作用,子午捣臼针刺法始见于泉石心《金针赋》,明代医家均承袭之,并认为有“导引阴阳之气”的作用。语言康复治疗是目前治疗失语症公认的治疗方法,但是受到文化水平及地域差异的影响,其临床疗效不稳定。综上所述,健脾养心针刺法可以改善失语症患者的语言功能,临床疗效显著,值得进一步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 饶明俐.中国脑血管病防治指南[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29-30,35-37.
        [2] 高素荣.失语症[M].北京:北京医科大学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联合出版社,1993:137-280.
        [3] 郑筱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S].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101-102.
        [4] 常静玲,高颖.“形神合一 ” 理论指导下的脑卒中后失语康复治疗与评价[J].中华中医药杂志杂志,2013,28(9):2523-2527.
        作者简介:刘兢(1978—),女,本科,主管护师.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