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介入家庭教育,政策扶持之外也要推动立法

发表时间:2019/2/3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南都社论
[导读]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近日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表示,家庭教育不到位,不仅会抵消学校教育的效果,还会给孩子发展造成一定的消极影响。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近日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表示,家庭教育不到位,不仅会抵消学校教育的效果,还会给孩子发展造成一定的消极影响。陈宝生透露,今年要研制家庭教育指导手册和家庭教育学校指导手册,针对不同学龄段设置课程、开发教材、举办活动,引导家长掌握科学的教育理念和方法。

媒体注意到,陈宝生部长的这次讲话一开始就对家庭教育的地位和作用进行了清晰的阐释。

“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教育是立德树人的第一个环节”,“无论何时,都要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把家长引导和培育成立德树人的一支有生力量”。每个人的人生成长过程中,家庭教育具有怎样的重要价值,在这些表述里已经呼之欲出。

然而知晓了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却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够当好家长,一定能够扮演好家庭教育的角色。

之所以如此,有客观因素,也有理念偏差。正如媒体所多次披露的,眼下家庭教育往往呈现出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部分农村的孩子家庭教育缺失,父母外出打工,留守子女在教育、人格培养等方面出现了不少问题;另一个极端则是大量城里的孩子又有父母管得太多的现象,管教强度过大,导致家长和孩子都不堪重负,甚至让极少数孩子对父母产生怨恨心理。

怎样针对这些极端现象进行矫正?

在本次会议上,陈宝生部长给焦虑的家长们带来了好消息。陈宝生透露,家庭教育将有望获得政策力挺,他介绍,要积极推动将家庭教育纳入基本公共服务体系,争取专门经费支持,通过家委会、家长学校、家长课堂、购买服务等形式,形成政府、家庭、学校、社会联动的家庭教育工作体系。

这样一个动向值得赞赏,也契合现代的教育理念。


按照现代教育学家的观念,“家庭教育”虽然名为“家庭”,但要发挥其应有价值,政府的作用仍然无代替代。自然政府对家庭教育的介入并不是像父母一样直接成为教育的主动者,而是通过政策扶持乃至立法活动,去保障每个家庭获得必要的物质支持,同时从宏观层面对家庭教育工作进行指导和规范。

作为教育主管部门,研制家庭教育指导手册和家庭教育学校指导手册,意义重大,因为它代表着“家庭教育”这个概念从过去的相对模糊走向清晰,更意味着家庭教育开始向专业化的道路迈进。

随着家庭教育指导等手册的研制和发放,家长们的理念势必会得到更新,会明白家庭教育并不是一句“我生的我就能教”能够涵盖,也不等于“进了学校,教育就纯粹是学校的事情”。

家长、社会共识的达成,对家庭教育产业的健康发展也是一个利好。2016年,教育部等9部门曾经联合出台《关于指导推进家庭教育的五年规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适应城乡发展、满足家长和儿童需求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业内普遍认为,这一规划前瞻性地明确了目前全社会巨大的家庭教育需求,并从全局出发为家庭教育制定了未来发展蓝图,将有效地促进家庭教育产业的发展。

陈宝生部长的讲话中还透露,2019年至少将会有十多个文件出台,其中就包括家庭教育方面的文件。指导性文件自然是必要的,而从近年来舆论的反映来看,各界对家庭教育还有着更高的期待。

近年来,由于四川、江苏等地开始尝试针对家庭教育进行地方立法,从而引发了要不要在国家基本法律层面制定一部专门调整家庭教育关系、规范家庭教育、支持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家庭教育法的讨论。

地方的立法探索和教育部指导性文件的实践,相信会对国家层面的立法起到良好的推动作用。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