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米尔斯海默:“自由主义霸权”已失败,遏制中国态势不会改

发表时间:2019/2/12   来源:参考消息   作者:
[导读] 米尔斯海默说,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世界从两极走向单极。同时,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俄罗斯也在转型。在这样的“单极”格局中,美国第一次有机会寻求“自由主义霸权”,按照美国的想法“重塑世界”。
“进攻性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创立者约翰·米尔斯海默曾在18年前撰写的《大国政治的悲剧》一书中断言,大国冲突在所难免。此后十余年间,米尔斯海默一直坚持透过“进攻性现实主义”棱镜解读世界、描绘未来。2018年他出版新书《大幻灭:自由主义梦想与国际现实》,认为西方“自由主义霸权”在现实主义与民族主义夹击下已经失败。今年71岁的米尔斯海默现任芝加哥大学“温得尔·哈里森杰出贡献”政治学教授、国际安全政策项目主任。近日,参考消息网记者就国际格局变迁、特朗普外交、中美关系等话题对他进行了专访。


▲资料图片: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

世界从单极进入多极格局

在米尔斯海默看来,过去半个世纪,大国主导的世界格局经历了“两极—单极—多极”的演变。如今,美国“一家独大”的时代已经终结,随着中国崛起、俄罗斯复兴,“我们正处在一个多极世界中”。

米尔斯海默说,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世界从两极走向单极。同时,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俄罗斯也在转型。在这样的“单极”格局中,美国第一次有机会寻求“自由主义霸权”,按照美国的想法“重塑世界”。

按照米尔斯海默的诠释,西方“自由主义霸权”理念有三大目的,一是政治体制和意识形态上,在全球范围内推广民主;二是经济上,将包括中国、俄罗斯在内的所有国家都纳入二战后建立的以美国为首的开放性国际经济体系;三是国际治理上,将世界上所有国家都纳入以美国为主导的各种国际组织之中。



但在冷战结束30年后的今天,米尔斯海默说,尽管美国仍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却不得不面对两个强有力的竞争者——中国和俄罗斯。世界已经进入多极格局,自由主义霸权受到现实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双重夹击,特朗普上台就是多极世界格局中,自由主义霸权宣告失败的结果。

他认为,自由主义霸权的推行,需要以美国一家独大作为前提条件。随着世界重回多极格局,这一前提条件已不复存在。特朗普正是打着“反自由主义霸权”的旗号上台,从要求停止输出自由主义,到抨击开放性国际经济;从加征关税与贸易保护,到对多边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的“厌恶”,他的竞选主张几乎条条都站在“自由主义霸权”的对立面,他的胜选即是“自由主义霸权”让位于民族主义与现实主义的体现,表明美国人认识到过去的自由主义政策制造了“一个接一个的失败”。

米尔斯海默同时强调,尽管中、俄与美国的相对实力差距在缩小,但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的地位没有改变,美国无疑依旧是“异常强大的国家”,“是唯一有能力在地球几乎每个角落投放强大军事力量的国家”。

“硬球政治”损害美国软实力

在米尔斯海默看来,特朗普入主白宫对美国而言无疑是一个转折点,但不能过分高估特朗普对国际格局变迁的影响力,因为“并不是特朗普制造了当前的局面,是大国关系的均势正在改变,而特朗普认识到了这一点”。他说:“特朗普当然有影响,但同时要看到,是国际体系正在发生的变化,使特朗普得以‘空中弹射’到白宫。”

对如何看待特朗普上台两年来的外交政策,米尔斯海默谈到,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依然强调美国参与全球事务,在军事及经济上强硬对待中国与俄罗斯。不同在于,不论对盟友或是对手,特朗普致力于在经济上推行保护主义,政治上施行单边主义。


▲特朗普

米尔斯海默认为,关于“美国优先”的讨论其实毫无意义,因为每个美国人、每位美国总统,都会支持“美国优先”。如果2016年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的对手希拉里胜选,她的外交政策会更加“国际主义”、更注重联合盟国,而不像特朗普主打“民族主义”牌,但追究政策实质,“两人的出发点不会有区别”,都是“美国优先”。米尔斯海默说,人们应当关注的是特朗普为了达到其“美国优先”的目的会推出哪些政策。

米尔斯海默表示,过去美国在推行现实主义政治时,一向披着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外衣”,可谓“行现实主义之实、诵自由主义之辞”,特朗普则言行均为现实主义。“他(特朗普)不论在言谈还是行动上,都在玩‘硬球政治’(hardball politics)。”

在米尔斯海默看来,特朗普的玩法过于“独来独往”,疏远了盟友。许多美国亲密盟友对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倾向于激怒盟友、通过关税惩罚盟友的做法感到沮丧甚至愤怒,这无疑令美国国际地位下滑。他补充说,美国国际地位下滑不等于美国实力衰落。

米尔斯海默认为,美国之所以二战后如此成功,除了凭借硬实力,更得益于软实力,而特朗普的种种单边主义做法,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了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软实力,将令美国的潜在对手得益。他说,美国需要硬实力也需要软实力。特朗普一任的影响已经很大,他若在白宫待满八年,无疑将对美国的全球地位带来深远影响。

美国力图阻止中国变强

依照米尔斯海默的“进攻性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中美关系会因大国政治的回归而被重新塑造。他认为,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将一直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中国则有潜力成为“非常强大”的国家。但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会始终比中国强大得多。如果中国的经济和军事继续快速增长,中美相对实力差距会缩小,而“美国依然有能力在可预见的未来遏制中国”;如果中国经济出了问题,那么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无疑会得到进一步强化。而不论中国发展前景如何,美国都将按照大国竞争规则出牌,视中国为对手,力图阻止中国变强。

具体到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在米尔斯海默看来,“对于特朗普总统,你永远不能预测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他说,特朗普的前任们是多边主义者,愿意和盟友合作,对华推行接触政策,而特朗普是单边主义者,将中国视为对手,不仅认为美国需要按照大国政治的规则行动,而且采取了“独来独往”的做法。

他还认为,特朗普对华态度并不稳定。他说:“在中国问题上,他(特朗普)倾向于两头摇摆。他有些时候会表现得对中国很友好、很有兴趣,愿意发展合作关系;而另一些时候,他则表现出敌意,好像枪口已经瞄准了中国。”

米尔斯海默说:“我的观点是,当前对特朗普而言,(中美关系)关键点在于加征关税对美国国内经济产生的影响。”他认为,加征关税和中美贸易摩擦“当然对中国打击巨大,将迫使中国改变经济行为模式,但无疑也对部分美国经济打击巨大,这会给他(特朗普)带来负面的政治影响。现在的问题是,他(特朗普)有多大意愿继续对华持强硬态度,并承受由此带来的政治苦果”。


▲资料图片:美国纽约,一艘海运货船正进入港口。

米尔斯海默认为,从奥巴马执政期间提出“重返亚洲”和“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国就开始采取“小步走”方式转向遏制中国。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政府实际上已经放弃通过接触政策改变中国,“转向完全遏制中国的政策”,目前已形成了从经济和战略两个层面遏制中国的态势。即便未来中美经贸关系有所缓和,这一态势也不会改变。

米尔斯海默同时表示,他不认为美国会在经济上或外交上和中国脱钩,只是美国政府不再指望通过接触使中国“和平演变”。他谈到如下几个观点:

一是中美关系对大国间政治均势的重要性。他说:“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明白,在任何历史时期,中美关系都在很大程度上具有平衡大国关系的功能。”

二是美国难以独自遏制中国。随着中国崛起,美国和中国的邻国结成均势联盟对抗中国符合美国的深层次利益,但特朗普政府的单边主义方式不利于美国形成能有效遏制中国的联盟。

此外,米尔斯海默承认,在学术界很多人不认同他的观点,认为中美两国经贸紧密相依,能够对冲因大国竞争可能产生的对抗,毕竟,“没人会杀死‘能下蛋的金鹅’”。他说,他内心并不希望大国间发生严重的安全竞争,而宁愿自己提出的“进攻性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被证明是错误的。“我一直说,最好的国际关系理论大概有四分之三内容正确,其余四分之一错误。”

谈到“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可能存在的漏洞,米尔斯海默说,他的学说最薄弱的一环,是二战之后出现的大国间“核恐怖平衡”。他说,人们可以反驳我说,大国之间或许会一直“打口水仗”,制造很多“噪音”,但不会进行真正意义上的重大安全竞争。在核武时代,大国冲突会有“限定”,因为大家都清楚,一旦升级为核战争,谁都可能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他说:“很大程度上因为核武器的存在,我不认为我们会有第三次世界大战。”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