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将如何重塑全球贸易格局

发表时间:2020/6/23   来源:金融界网站   作者:
[导读] 各国政府,包括许多长期支持全球贸易的人士,正在利用这场危机树立贸易壁垒,并将制造业带回国内。日本现在出钱让企业将工厂迁回。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也保证在年底前实现关键医疗用品的“完全独立”。

当全球经济最终摆脱疫情冲击的时后,预计全球化程度也将远低于之前。

各国政府,包括许多长期支持全球贸易的人士,正在利用这场危机树立贸易壁垒,并将制造业带回国内。日本现在出钱让企业将工厂迁回。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也保证在年底前实现关键医疗用品的“完全独立”。在华盛顿,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支持新的“购买美国货”的政府医疗支出要求。

从半导体制造商到外科手术服生产厂商,企业正在重新评估太过分散的跨国生产网络。事实证明,这些网络很容易受到破坏。

“这场疫情凸显了全球化可能走得太远的一些方面,”在27个国家拥有125家工厂的印度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公司的供应链和制造副总裁彼得-安德森(Peter Anderson)说。他表示,近十年来的瘟疫、自然灾害和贸易战表明,企业“给全球供应链带来了巨大风险”。

他说,这些风险促使康明斯加快步伐,降低生产系统的全球化程度,并将生产集中在离最终产品销售地点更近的地方。

在疫情后的世界,更多自给自足的经济活动将被认为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但如果政府为了这个目标刻意将现有供应链割裂,生产成本可能会上升,增长可能会放缓。较富裕的经济体可能增长更慢,而近年来新兴的工业化国家经济增速也可能会回落。世界银行本月便警告说,“全球供应链、全球贸易和金融流动以及全球协作的长期破坏”将对低收入国家造成持久伤害。

世界贸易组织(WTO)前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表示:“全球资本主义将不得不重新平衡。”拉米目前担任咨询公司Brunswick Group的欧洲主席。

并非所有的疫情应对策略都是内收型的。以新加坡和新西兰为首的一个由小国组成的联盟正在推动一项削减关税的协议,以扩大医疗产品的贸易。该联盟表示,国际合作是提高稀缺医疗产品供应的最有效途径。视频会议的繁荣正在加速向在线工作和远程服务(如远程医疗)的发展,这可能会使长期以来主要在国内的行业走向全球化。

通过不得不居家线上工作数量的突然增多,这一流行病使更多的工作岗位从实体场所流失。“这并不是说全球化已经结束那么简单,”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合伙人苏珊-伦德(Susan Lund)说。“全球化将被重塑。”

预计今年的对外贸易将下降三分之一,外国直接投资将下降40%。国际投资者仅在3月份就从新兴市场撤资830亿美元,创下单月纪录,不过4、5月份投资总额略有反弹。

据总部位于瑞士的监测组织“全球贸易警报”(Global Trade Alert)称,近90个国家的政府已经封锁了医疗用品的出口,以为本国公民保留供应,29个国家也对食品采取了同样的措施。全球超过70%的出入境口岸实行航空、海陆空限制出境。不过一些出口限制最近已经被解除。

甚至在冠状病毒爆发之前,全球化在经历了90年代和2000年代的繁荣之后就已经停滞不前,当时冷战的结束使国际经济统一起来。金融危机结束了这种扩张,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及英国退出欧盟进一步阻碍了经济一体化。

2019年,世界经济以健康的速度增长,但贸易出现下滑,部分原因是川普政府针对多个主要经济体的贸易政策。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比2015年的峰值下降25%。移民数量在1990年至2010年期间急剧增加之后,在过去十年中稳步下降。

世界贸易组织有两个大流行后的预测。它的乐观设想是,到明年,贸易将反弹至没有危机时的水平。其悲观的数据显示,跨境贸易的增长速度比之前预期的水平低20%,增速也更为缓慢。

类似地,一个世纪前,西班牙流感和第一次世界大战使得全球贸易、金融和移民的增长戛然停止。战争、1918年的大流行病、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彻底切断了国际联系,全球经济一体化花了半个多世纪才恢复到20世纪初的水平。


疫情暴露了全球经济又一个明显的阿喀琉斯之踵——将工厂、分销商和消费者糅合在一起的错综复杂的供应链。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截至2007年,供应链内的跨境运输占到所有国际贸易的一半以上。

明尼苏达州医疗设备制造商美敦力公司便表示,其生产的呼吸机包含1500多个零部件,来自14个国家的100家供应商。

全球汽车零部件生产集中在中国武汉地区,该地区是新冠肺炎最早出现的地区,也是第一个被关闭的地区,这导致日本、韩国和塞尔维亚出现严重的组装短缺。

物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哈米德-穆加达姆(Hamid Moghadam)表示:“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供应链全球化的布局结构确实提高了效率”,但这也使得它们“非常容易受到破坏”。

一些仍在营业或寻求迅速复工的美国工厂曾因墨西哥供应商的关闭而一度受阻。包括汽车制造商、电子和化学公司在内的300多家美国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们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请求墨西哥配合美国的生产计划,并警告说,关闭工厂“将危及我们向北美各地公民运送关键物资和日常必需品的能力”。

墨西哥官员回应说,他们担心边境工厂会受到传染。“我们是全球供应链的一部分,但墨西哥如今的首要任务是病人的健康和安全,”该国外交部长艾布拉德(Marcelo Ebrard)表示。

密尔沃基工业自动化设备制造商Rockwell Automation的首席执行官莫雷(Blake Moret)预计,企业将减少对某一关键零部件或原材料单一供应商的依赖。他表示:“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制造商计划将生产业务迁回北美。”

在疫情爆发后的数周里,国会至少提出了九项独立议案,旨在遏制美国对外国医疗产品的依赖,其中六项议案是由两党共同提出的。密歇根州民主党众议员斯洛特金(Elissa Slotkin)提出了一项法案,旨在将医疗卫生部门像“国土安全资产”一样对待。特朗普政府自5月份以来就表示,正考虑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对各种产品征收关税或配额,包括移动式起重机、用于制造变压器的材料以及航空和国防设备。

促进自给自足的政策正在一些此前曾反对过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国家流行起来。欧盟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表示:“这场危机带来的问题是,我们可能在全球化方面走得太远了。”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表示,在医疗用品方面,“我们需要在这个领域拥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或者至少拥有该行业的支柱产业。”

今年,至少有8个国家,以及欧盟,公布了针对外国投资的新限制,旨在阻止对陷入困境的战略产业的收购。政府一直在利用补贴来支撑国内企业,使其度过这一特殊时期。

贸易专家警告说,这些资金是否会不当促进出口或阻碍进口,特别是在以卫生安全的名义证明合理的情况下,可能会引发新的争论。前WTO总干事拉米说,“防范主义将比保护主义更难对付。”他说,各国选择各种方式保护本国民众和企业免受风险,“将以比关税更明确的方式使全球贸易体系分裂”。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出现类似的紧张局面时,世贸组织介入,平息了一场初生的贸易战。但这个总部设在日内瓦的组织如今不再拥有这样的影响力。特朗普政府去年阻止任命贸易法庭法官,实际上剥夺了世贸组织法律体系执行全球规则的权力。长期的瘫痪使世贸组织无法制定新的协议来应对新的挑战。

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一些决策者认为,危机要求更多而不是更少的一体化,向更独立的经济体迈进将使世界面临更大的供应中断风险。包括美国在内的100多个国家的政府都降低了此前对医疗设施的关税关税并放宽了其他限制,这表明,至少在短期内,他们承认更多的进口也是一个好选择,而不是试图切断一切国外供应。

欧盟贸易专员菲尔-霍根(Phil Hogan)表示:“如果更多国家走上构建自主供应链的道路,将加剧对稀缺资源的竞争,推高价格,并加深国际敌对情绪。对我们经济和民众来说,将是一种双输局面。”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