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贸易面临新威胁:疫情肆虐使得海运行业面临员工危机

发表时间:2020/6/19   来源:金融界   作者:
[导读] 正当全球各大经济体开始重启经济之际,全球贸易却面临着另一场冠状病毒导致的危机:由于港口关闭,20万海员在船上滞留数月,生理心理均承受巨大压力,这导致他们越来越抵触目前的工作。

正当全球各大经济体开始重启经济之际,全球贸易却面临着另一场冠状病毒导致的危机:由于港口关闭,20万海员在船上滞留数月,生理心理均承受巨大压力,这导致他们越来越抵触目前的工作。

航运公司和工会说,已经和许多海员将合同延长了几个月,以便在疫情期间保证食品、燃料和药品的供应在全球各地的流动。但几个月没有休息的海上航行对船员造成了损害。疲劳和精神疾病是对安全日益严重的威胁,许多海员现在想离开他们的船只另谋生路。

代表全球约一半海员的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Transport Workers’ Federation)表示,紧急延期合同已于周二到期,该组织将尽一切努力帮助船员行使他们的合法权利,让他们停止工作并返回家园。根据联合会的说法,如果有足够多的高技能海员参与行动,这一举措可能会导致本已下滑严重的全球贸易进一步停摆,从而扰乱供应链。

根据联合国世界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world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的数据,全球约80%的货物贸易是通过船舶进行的。冠状病毒大流行使航运业陷入混乱,进入港口受到严格限制,商业航班停飞,使得海员们只能停留在船上或港口,航运公司更无法招徕更多船员。

航运公司和工会同意在3月份暂停更换船员,但这只是一个短期的解决方案。

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的戴夫-海因德尔(Dave Heinde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一些海员已经在船上呆了一年多,在这次疫情期间,许多人被政府阻止上岸,甚至连散步都不能,令人担忧的是,他们还拒绝接受紧急医疗护理。已经出现了在这一无止境痛苦下自杀的海员。他们称货轮称之为‘漂浮监狱’。”他补充道。

马士基是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运输公司,该公司表示,目前在海上的6600名海员中,有35%的人被困在船上,他们的合同早已到期。“我们许多船员的服役时间远远超过了他们正常的合同期限,他们仍然没法预测何时可以回家”,该公司的首席技术官劳尔森(Palle Laursen)在给CNN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劳尔森补充说:“出于安全、监管和人道主义方面的考虑,船员的更换不能无限期推迟。”

一艘运载化学品邮轮的船长理查德-巴恩斯(Richard Barnes)说,他很幸运能在一家“非常优秀”的欧洲船运公司工作,但各艘货轮上的条件和气氛各不相同,“如果你工作的货轮上船长及船员之间关系不十分融洽,你是很容易陷入焦虑的。”

巴恩斯当了43年的海员,由于不能在美国上岸休假,他不得不将原本4个月的轮班时间延长到6个月。他最近经鹿特丹回到英国,但他说,对生活在中国、越南和菲律宾的海员来说,回家更是要困难得多。“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他补充道。


“我们真的需要让飞机起飞,”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Transport Workers’ Federation)秘书长史蒂夫-科顿(Steve Cotton)说。科顿说,他无法预测有多少船员会离开船只或干脆停止工作,但他补充说,联合会本周已经接到了“数百个”来自海员的电话和社交媒体信息,寻求建议。

“海员们需要我们采取坚定立场,促使政府采取行动,”他告诉CNN。

取消船员的旅行限制

根据联合会的说法,各国政府忽视了“不断升级的船员更换危机”,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将船员指定为关键工人,并特别免除他们在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

一些港口不允许船员上岸,或者实施为期14天的隔离,这使得人员安排无法改变。更大的问题是,根本没有航班可以把机组人员送回家或带来替换人员。

总部位于中国香港的航运服务公司华勒姆集团(Wallem Group)的首席执行官弗兰克-科尔斯(Frank Coles)称,航运联合会的最新行动是“呼吁避免全球航运的停摆”,这有一部分原因是各国政府未能解决该行业存在的“人道主义危机”。他补充说,政府更感兴趣的是把度假者带回家,而不是记住谁在维系着全球供应链。

航运业在5月公布了经国际海事组织批准的议定书,以确保在大流行期间可以进行安全的船员更换。但各国政府在实施这些措施方面进展缓慢。

国际航运协会秘书长普拉腾(Guy Platten)说:“我们已经工作了3个月,现有40万海员需要换班,这是完全不可持续的。”

根据该商会的数据,目前全球任何时候都有大约120万海员在船上,而如今大约有20万海员被困在船上,还有另外20万海员无法到达船只进行换班。中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和乌克兰是最大的海员供应国。

“我们甚至没有要求政府拿出一个计划——我们已经这样做了。我们只是要求各国政府采用它。这是一个愿不愿意的问题。”他说,荷兰政府已经与荷兰航空公司合作,将海员从阿姆斯特丹和马尼拉之间进行定向包机接送,这一点表明政府是可以做到这点的。

商会呼吁各国政府取消对船员的所有签证限制,以确保全球贸易的顺利进行。“英国、德国和加拿大已经表明这是可能的,但其他国家也应该这样做,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性问题,”普拉腾说到。

代表船长利益的国际船东协会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Shipmasters’ Associations)秘书长吉姆-斯考尔(Jim Scorer)说,根据海事劳工公约,海员可以在海上工作11个月,但由于大流行,一些海员的航行时间超过了15个月。“这很危险,”他对CNN表示。他说,如果由于疲劳或设备故障在船上发生事故,船长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

马士基的劳尔森说:“我们需要有关当局与我们进行建设性对话,在目前的危急情况下促进船员的更换,确保船员及其家属的风险降到最低,并确保供应物资继续流向世界各地。”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