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联动海南自由贸易港

发表时间:2020/6/3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昌道励 王彪 陈晓
[导读] “广东、粤港澳大湾区要研究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制度创新,抓住重点、为己所用,进一步推动高水平开放。”在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看来,海南自由贸易港和粤港澳大湾区之间不是同质化发展,而是互为补充、互相支撑、互相促进的...

《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下称《方案》)近日印发,标志着这一重大战略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方案》特别提出,促进与粤港澳大湾区联动发展。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将为粤港澳大湾区、广东自贸试验区带来哪些对接互动的新机遇?广东如何实现更高水平的开放?为此,南方日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学者进行解读。

“广东、粤港澳大湾区要研究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制度创新,抓住重点、为己所用,进一步推动高水平开放。”在商务部原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看来,海南自由贸易港和粤港澳大湾区之间不是同质化发展,而是互为补充、互相支撑、互相促进的。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产业规划部副部长李金波建议,粤港澳大湾区和海南自由贸易港各有优势和特点,建议广东加快推进自贸试验区扩区升级,与海南自由贸易港联动发展,提升开放的深度、高度和广度。

新战略▶▷

海南自由贸易港有望引领经贸新规则

“《方案》最大的亮点,就是建立全球高水平、高标准的自由贸易港,率先实行‘一线’放开、‘二线’高效管住,打造全球开放程度最高的特殊区域。”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原秘书长张燕生说。

“在国家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建设中,海南自由贸易港承担着引领中国由商品和要素流通型开放转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并以更高水平的开放促进更深层次改革的重任,是承担着特殊使命的新试验田。”李金波说。

李金波认为,《方案》的创新和突破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其一,集成了国际高水平自由贸易港之大成,在投资、贸易、税制等方面大胆学习借鉴;其二,按照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的原则对海南岛与中国关境内、关境外之间货物人员流动进行了巧妙处理,既用好内地与海南货畅其流之利,又打开海南与境外开放发展之门;其三,根据海南自身定位和国家发展需要,重点在服务贸易、离岸金融和数字经济方面进行探索,部分领域有望在引领经贸新规则方面有所建树。

“相信通过未来发展,海南自由贸易港会打造成全球最佳营商环境的自由贸易港之一,成为全球自贸港的标杆。”在魏建国看来,《方案》共有60条干货,不仅涉及自由贸易,还涉及投资、货币、物流运输,还有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甚至包括了文化教育。

值得注意的是,《方案》体现中国特色。“全球其他自贸港,如迪拜、新加坡、鹿特丹及香港,都是一城一地的、小面积的开放,但以一个省、一个岛这么大的体量建立自贸港,实施全岛封关运作,范围之广,我觉得只有中国才能做到。”魏建国说,尤其是制度创新方面,这次对改革进行了系统性、基础性创新,注重协调,使各方面的创新举措相互配合,最终导向提高改革创新的整体效益。

新联动▶▷

粤港澳大湾区可提供产业链供应链支撑

《方案》特别提出,促进与粤港澳大湾区联动发展。在张燕生看来,两个区域的优势、功能、路径各不相同,结构互补,不应该简单对照。“粤港澳大湾区和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重要的区别在于,粤港澳大湾区特别是广东自贸试验区,强调的是创新探索成果的可复制、可推广。”

张燕生表示,海南自由贸易港、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等区域,都是新时代下不同领域推进改革开放的突破口,是以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为目标的重要发展区域,需要发挥好各自优势,实现好各自功能。

“粤港澳大湾区和海南自由贸易港应该是高水平合作的关系。”张燕生说,广东对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应该多支持、多合作。

魏建国认为,海南自由贸易港和粤港澳大湾区之间不是同质化发展,而是互为补充、互相支撑、互相促进的。“广东、粤港澳大湾区要研究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制度创新,抓住重点、为己所用,进一步推动高水平开放。”

接下来,粤港澳大湾区和海南自由贸易港如何深度联动发展?

“海南自由贸易港范围很大,必须有足够强大的腹地。特别是疫情过后,要稳住国内国际供应链和产业链,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这时海南自由贸易港与粤港澳大湾区就更需要深入对接、联动,形成优势互补。”魏建国说,比如,打造中国的产业链供应链,粤港澳大湾区有很多优势和资源,它是中国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的集中地。在构建国际国内产业链、供应链上,粤港澳大湾区可为海南自由贸易港提供支撑和加速的作用。

在魏建国看来,海南也可以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但目前的《方案》并没有涉及“一带一路”的政策,但粤港澳大湾区有相关政策。要通过“一带一路”,促进粤港澳大湾区和海南自由贸易港的联动发展,加强与东南亚的结合,助力中国企业、中国品牌“走出去”,助力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海南和粤港澳大湾区下一步相辅相成、互为补充、互为支撑的重要内容。”

新机遇▶▷

建议加快推进广东自贸试验区扩区升级

在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的新战略下,广东自贸试验区如何抓住新机遇,实现更高水平的开放?

《方案》提出贸易、投资、跨境资金流动、人员进出、运输来往五个方面的自由便利,以及数据安全有序流动。李金波表示,这些内容,粤港澳大湾区都可以进一步借鉴。

李金波建议,加快推进广东自贸试验区扩区升级。具体来说,一方面,要在空间上将自贸试验区政策覆盖到已具有一定规模和基础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为引资“补链”“扩链”“强链”提供更加国际化、更加便利、更加公平,以及有效对接国际经贸新规则的营商环境。另一方面,广东注重提升开放的深度、高度和广度。


对此,李金波从金融和产业两个方面进一步提出建议:其一,广东要进一步扩大外资市场准入,加快对外资金融机构的开放步伐,让外资金融机构能够把国际市场释放的资金导入中国;其二,进一步缩减负面清单,推动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现代农业等高端产业全方位对外开放,允许外资控股或独资经营,吸引更多全球产业链相关企业落户中国、加入区域产业链集群,进而打造全球产业和资本的避风港。

暨南大学自贸区研究院副院长谢宝剑认为,在资金流动便利化、投资便利化、创新和人才方面,广东自贸试验区都可以在原有的基础上实现更高水平的开放。

“在金融业的对外开放方面,广东自贸试验区有很好的基础,比如行业交易、大宗商品交易、股权交易等,可以借鉴《方案》的内容,在原来的基础上实现更高水平的开放。”谢宝剑说,而在跨境资金流动方面,一个是流动额可以进一步按照国家规范,在安全可控的情况下有所提升;二是资金流动的便利性和开放领域方面,都需要进一步加强开放。

谢宝剑还建议,在创新和人才方面,广东自贸试验区要加快建设离岸创新基地,对国际人才的服务,各种各样的配套服务签证,生活的合法权益保障上,都要加大开放的力度。尤其是对高层次人才的投资创新创业经贸商务活动,以及在薪酬指标体系上,也要形成有竞争力的人力资源机制。

●南方日报记者 昌道励 王彪 陈晓

 

加快建立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谈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

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标志着这一重大战略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在当前形势下,加快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有何重大意义?如何培育具有海南特色的合作竞争新优势?记者2日采访了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

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全面开放

迟福林说,在全球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严峻复杂、我国发展面临的风险挑战前所未有的特定背景下,发挥海南实施全面深化改革和试验最高水平开放政策的独特优势,加快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是建立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根本要求,是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营商环境的迫切需要,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选择,是支持经济全球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实际行动。

“要把制度集成创新摆在突出位置,高质量高标准建设自由贸易港。要以开放为先,对标当今世界最高水平开放形态,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全面开放。”迟福林说。

一是加快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以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为重点,推动货物、资金、人员、数据等商品和要素自由有序安全便捷流动。实行更加精简、透明的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在告知、资格要求、技术标准、透明度、监管一致性等方面加快与国际高水平经贸规则对标、对接,进一步规范影响服务贸易自由便利的国内规制。

二是加强与东南亚国家交流合作,打造重要开放门户。充分发挥海南自然资源丰富、地理区位独特以及背靠超大规模国内市场和腹地经济等优势,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开放政策和制度,拓展区域经贸网络,延长供应链、产业链与价值链,增强区域辐射带动能力。

三是主动适应国际经贸规则重构新趋势,打造我国深度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的前沿地带。率先在海南探索实施“零关税、低税率、简税制”,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和全球服务能力。对标国际一流营商环境标准,为全世界投资者、创业者打造开放层次更高、营商环境更优、辐射作用更强的开放新高地。

加快形成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政策制度体系

迟福林说,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要充分学习借鉴国际自由贸易港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和制度安排,高起点谋划,高标准建设,加快形成既有中国特色、又有较强国际竞争力和广泛影响力的政策与制度体系。

一是以贸易自由便利为目标的海关监管制度创新。“一线”放开,“二线”管住,岛内自由,在严格监管下实现自贸港内企业自由生产经营。二是以大幅放宽市场准入为重点的投资自由便利制度创新。“非禁即入”,实施市场准入承诺即入制;创新完善投资自由制度,完善产权保护;平等待遇,公平竞争。三是以扩大金融开放为重点的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制度创新。扩大金融业开放范围,加快金融改革创新。四是以开放的人才政策为重点的人员进出自由便利的制度创新。实施更加便利的出入境管理政策。五是以高度自由便利开放的运输政策为重点的运输往来自由便利。探索建设更加开放的航运制度;加快建设“中国洋浦港”。

加快培育具有海南特色的合作竞争新优势

迟福林说,产业基础薄弱是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的突出掣肘。要以高水平开放带动改革全面深化,打造制度性交易成本的“洼地”,在最大限度激发市场主体活力、集聚内外优质生产要素中形成以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导的现代产业体系。

首先,以改善营商环境为重点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要以制度型开放为重点打造公开、透明、可预期的投资环境,推动自由贸易港的开放政策、税收政策等政策优势与制度创新相结合,形成现代产业体系建设的突出优势。其次,以“早期安排”取得“早期收获”。面对新形势、新挑战,当务之急是以服务贸易自由便利的“早期安排”,实现旅游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新突破;以实施“零关税”的“早期安排”,取得制度创新的“早期收获”;以人才制度创新的“早期安排”,取得广揽人才的“早期收获”。第三,打好“健康海南”和“免税购物”两张牌,推进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建设。这既是疫情下形成海南自贸港开局新亮点的重大举措,也是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的现实需要。

新华社北京6月2日电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