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14
颜色:

文学史上的怪胎 重读《小王子》

[导读]“使玫瑰花变得如此独一无二的原因,是你在她的身上花费了时间”。

圣埃克苏佩里写了一本了不起的著作,名字叫《小王子》。这本书,以前读过,佩服的一塌糊涂。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总也记不住这本书的作者。这一次,总算把作者的名字给记住了。

1 “所有的人都做过孩子,只可惜,他们当中记得这一点的并不多”。

我是一个擅于思索的人,即便当年只是一个该死的孩子的时候。大人们往往以为一个孩子,就意味着什么都不懂。但实际上,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能够一眼看穿很多表面背后的本质。

张爱玲曾经在一篇文章里提到:孩子们总是能够一眼就洞穿大人们的虚伪。在这一点上,很多人都曾经有这种异能,我和别人不太一样的是,当我看到一些真相的时候,我往往从内心深处得到一种悲观的结论。比如说:孩子一旦长大,就会变得跟“他们”一样没有意思。

基于这种考虑,我小的时常抱怨我的母亲为什么要把我生出来。但是我没有像《铁皮鼓》当中的那个奥斯卡一样拒绝长大,那是因为后来我终于想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虽然成长总是一个遗忘和失落的过程,但总有一些例外的天才,能够始终记得自己曾经是个孩子。

2 “每当我遇到一个头脑稍微清醒的大人,我就拿出我一直保存的第一张画试他一试。我想知道,他是否真能看懂。可他总是回答说:‘这是一顶帽子。’于是我就不跟他谈什么蟒蛇啊,原始森林啊,星星啊,而是说一些他能听的懂的事情”。

关于大人的头脑为什么总是不清醒,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在很早的时候,我就苦苦的思考过这个问题。后来,我看到一篇文章里说,一个人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变得记忆力衰退。于是,我恍然大悟:原来导致我们头脑不清醒的首要因素是“遗忘”。

年轻的时候,我对此很是困惑。但是当我自己也终于长得差不多成为一个大人的时候,我心里便变得宽容了许多。正如小王子中说的,小孩子应当给予那些大人足够的宽容。

当然了,这句话诚然十分的有道理,但是我不太好意思到处去说。作为一个成人,如果把这句话对成人说的话,他会觉你在讽刺他;向小孩子说的话,又有求情讨饶之嫌,我们拉不下那个脸。

如果可能的话,我倒是很想劝大人们一句:大人,其实更应当给予小孩子足够的宽容。但是说这话,我的底气却并不充足。因为大人们是从来听不进别人的意见的,除了领导。很不幸,我属于被领导者。

3 “使沙漠变得美丽的,是它在什么地方隐藏了一眼井”。

人们往往抓不住事物的关键。就像他们看不到沙漠里的那一眼井。

4 “只有被人们驯服了的事物,才能为人们所认识”。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人们认识事物的唯一途径是与之发生关系。“驯服”这个词看起来很别扭,不知道是不是翻译的问题。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旅游者,他们走马观花一样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但是我总觉得,他们实际上哪里不曾去过。因为只有在一个地方仔细的生活过,才能叫做去过那个地方。

5 “使玫瑰花变得如此独一无二的原因,是你在她的身上花费了时间”。

附:题外话

世界文学史有一些怪胎,他们写很少的东西,却得到极大的声誉。圣埃克苏佩里就是其中之一。非常巧合的是,圣埃克苏佩里出生的那一年也正是尼采死去的那一年。圣埃克苏佩里非常喜欢尼采。不幸的是,这位天才只活了44岁。

编辑: Alicia
读者喜爱度: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发到手机
要发送的文章:

意大利民歌故乡苏连多

1.填上手机号码,然后点击获取验证码按扭,系统将会把验证码发到手机上.
手机号码:
 

2.留意手机短信,把收到的验证码填在下框中,点击发文章到手机即可
填写验证码:

写读后感
读后感主题:
读后感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给这篇文章投票
文章标题:

文学史上的怪胎 重读《小王子》

本文目前喜爱度:  
【喜爱度】有0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好,0个人觉得还可以,0个人觉得很一般
你觉得这篇文章:
  很好
  还可以
  很一般
 

期刊网通行证登录
您要使用的功能只对会员开放,您已是会员的话请先登录,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您的帐号:
您的密码:
  保存密码
 

正在抽奖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