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HOW时代》:为何方式如此重要?

发表时间:2009/8/6   来源: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
[导读] 有个朋友总是跟我说,如果你从80层高的楼跳下来,前79层你都会觉得自己是在飞,只有跌落在地上的那一刻才是致命一击,每当我想起美国金融服务业所经历的高速发展,泡沫经济到最后的破败,我总是能想到这一幕景象。

有个朋友总是跟我说,如果你从80层高的楼跳下来,前79层你都会觉得自己是在飞,只有跌落在地上的那一刻才是致命一击。每当我想起美国金融服务业所经历的高速发展、泡沫经济到最后的破败,我总是能想到这一幕景象。我们以为自己在飞,实际上才刚刚跌入谷底。万有引力定律从未失效过。现在,美国梦已经变质了,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幻想着不给钱就能住房。而清教徒勤俭节约的人生信条依然重要。目前的情况是,中国人比美国人更懂得勤勉奋斗,这点让我很痛心。

这次的金融危机如同我们所经历的所有危机一样,都有着深层的诱因,那就是信用的缺失,但从本质上来说,这并不复杂。我们并没有遵循借出与借入的最基本的规则——贷方和贷款人之间应该对贷款人是否有能力偿还贷款负责。相反,我们陷入了目前这样一种境地——贷方和贷款人在账单到期之前不露面不交流。

这次金融危机,除了那些极度贫困的人之外,几乎所有的美国人都应该对此负责。我们每个人都与此息息相关。要想摆脱此类困境,我们必须回归最基本的行为规则,这也是为什么我反复阅读《HOW时代》这本书的原因。这本书的作者多弗·塞德曼是LRN公司的执行总裁,而这家公司也因其良好的商业道德享誉全球。

塞德曼的基本观点是,在这个信息发达超级透明的世界里,做事的方式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人们能观察到你是如何做事的,也被你做事的方式所影响。当然,他们也可以把你的一切发布在互联网上,毫无限制也没有花费。

塞德曼告诉我们:“在这个高度联通的世界里,国家、政府和公司都有自己的特点。他们的特点也就是他们的做事方式,如何恪守诺言,如何作出决策,如何运转内部事宜,如何与他人合作,如何建立信任,如何与客户,与大环境、与所在社区建立良好的联系,决定着他们的命运。”

我们往往会忽视方式的重要性。表面上看起来,我们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而实际上,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从前的世界是这样的:如果你想贷款买房,你需要向银行提供真实的收入凭证和信用记录。而现在,如果你向银行申请贷款,他才不管你有没有偿还能力,他们会把你的贷款打包卖给金融打包公司,然后分割成债券,卖给像冰岛这样的国家银行。

现在的银行不在乎如何处理你的贷款,因为他们只不过是把你的贷款交给打包公司处理;投资银行也不在乎怎么打包你的贷款,因为他们只在乎打包处理你的贷款会给银行带来丰厚的利润;信用评估公司也不在乎怎么处理你的贷款,因为他们有太多的资产要评估,何必对个人贷款查得太严呢;冰岛的银行不在乎如何处理你的贷款,因为他们觉得每家银行都在收取这样的资产,而且利润丰厚,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瑞士联合银行集团的宗旨是:‘瑞银与您,环球伙伴,同步一心’。而实际上,我们塑造出来的世界却是‘异步异心’,从价值观层面上来讲,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变得非常松散。”塞德曼说道,“华尔街没有在努力进取这一价值观上做投资,而这一价值观的重要性就在于它使商业公司能够正确地衡量自己并产生新的创意。”而实际情况却是,华尔街只不过是在做金钱投机生意。“这样看来,那些聪明的执行总裁们并不知道他们那些聪明的手下到底在玩儿什么鬼把戏。”

查尔斯·马凯(Charles Mackay)曾有一本关于金融危机的经典之作《异常流行幻象与群众疯狂》,这篇文章于1841年在伦敦首次发表。书中说道:“金钱通常是引起大众幻象的罪魁祸首。即便是具有清醒谨慎作风的民族也会顿时就成疯狂的赌徒,冒着极大的风险,只为能换回一张张钞票。这本书的目的就是为追踪历史上重大的全民性癫狂事件。众所周知,人类是群体性思考的动物,会发生集体性的癫狂。而治愈的过程却是缓慢的,人们清醒的过程是个体性的。”

所以,经济的恢复靠每一位民众。我们需要回归从前的处事方式,也就是说,我们要以商业准则和经验为基础作决策,谨慎,明晰,注重交流与方式,重视质量而非数量。


相关文章:

·黑道风云20年  [2009.7.27]

·布鲁克林有棵树  [2009.7.27]

·《终朝采蓝》:错错落落的精致  [2009.7.29]

·《轻公司》如何理解“轻”的意思  [2009.7.30]

·《美国著名中学课文精选》:另一种学习  [2009.8.3]

·《流动的窗口》:带上孩子去旅行  [2009.8.5]

编辑: 雯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