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14
颜色:

凭什么活着

[导读]这本《凭什么活着》悄然出现在书店的货架上,翻开这本装帧朴素的散文、随笔集,并未感受到如“活着”、“人生”等字眼带来的沉重,娓娓道来的许多琐事,让人如沐春风。

陈忠实的书《凭什么活着》悄然出现在书店的货架上,翻开这本装帧朴素的散文、随笔集,并未感受到如“活着”、“人生”等字眼带来的沉重,娓娓道来的许多琐事,让人如沐春风。

书的内容分了三个部分:师表·友情·亲情;山·水·树·鸟;行程·体验·言说。叙良师益友,情深处催人泪下,当病魔夺去这其中的某些生命时,除了“鬼魅无形”再也没有别的感叹;调侃处也让人忍俊不禁,三个高中生出于对文学创作的热情也组建了自己的文学社,名曰“摸门小组”。作者从小有影响到名满天下,言语之间始终未流露出任何清高之意,作者从未否定过文学创作之于谋生的重要作用,只是不赞成用“非文学”的手段去达到目的,此言朴实而透彻。

人们常常神化伟大者或成功者,如鲁迅,被神化后又被俗化,其实都失去了本真。文人终归也是凡人,这“凡”突出地见诸亲情。陈忠实对于亲情的阐释可谓真切,外孙的一举一动、一双小鞋都能让他“忍不住怦然心动”,当外孙在门口迎接时,一切宠辱皆烟消云散,“只是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爷爷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父亲,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祖父。

最爱“山·水·树·鸟”部分,如果非要说文人有什么不同之处,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对山水树鸟的某种依恋了。在中国文学史上,“文人”、“农民”这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指称常常奇怪地融为一体,因此出现了陶潜、王维等传奇般的人物。然而据说,如陶潜那样地真正享受着“草盛豆苗稀”的农乐的文人却极少,王维也做不到。陈忠实却在某种意义上做到了。他的素材、运思、创作未曾有一刻离开过乡村。种树便要引发一场人与蜘蛛的拉锯战;养菊便可即兴赋诗一首;祖屋院子里一声斑鸠的啼鸣竟能诱出几滴混浊的老泪。

“我的人生笔记”虽称不上自传,但这些随心所欲写下的片断,却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最真实的陈忠实。真实如书中一幅幅照片上,作家脸上的沟沟壑壑。

 似乎可以这样回答那个问题:凭什么活着?凭“真实”二字活着。

编辑: 十七
读者喜爱度: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发到手机
要发送的文章:

意大利民歌故乡苏连多

1.填上手机号码,然后点击获取验证码按扭,系统将会把验证码发到手机上.
手机号码:
 

2.留意手机短信,把收到的验证码填在下框中,点击发文章到手机即可
填写验证码:

写读后感
读后感主题:
读后感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给这篇文章投票
文章标题:

凭什么活着

本文目前喜爱度:  
【喜爱度】有0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好,0个人觉得还可以,0个人觉得很一般
你觉得这篇文章:
  很好
  还可以
  很一般
 

期刊网通行证登录
您要使用的功能只对会员开放,您已是会员的话请先登录,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您的帐号:
您的密码:
  保存密码
 

正在抽奖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