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安德烈》:另类育子心经

发表时间:2009/4/15   来源:来源:中国网   作者:
[导读] 近十年来,写育子心得的佼佼者无疑是刘墉,可这一次,龙应台拿出的一本《亲爱的安德烈》,则明显有种标新立异的气质,大有超越前人的架势。

龙应台 安德烈 合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

许是受着《傅雷家书》的影响,许多作家都喜欢出版自己同子女交流的书,以表达自己培养孩子的可贵经验。近十年来,写育子心得的佼佼者无疑是刘墉,可这一次,龙应台拿出的一本《亲爱的安德烈》,则明显有种标新立异的气质,大有超越前人的架势。写惯了批评文章的龙应台是个很简断的人,她写育子心经,和婆婆妈妈的刘墉不同,她是把自己的儿子作为一个十八岁的青年标本来研究,与之进行深度的心灵对话的。她的目的是去探求一个十八岁青年丰富而奇异的内心世界,她比刘墉高明的地方就在于,她从没打算说教———整本书记录的是她和儿子三年来,断断续续的心灵对谈。

儿子安德烈和龙应台相差三十岁,并且两人中间又隔着一道东西文化的鸿沟,这样巨大的差异,使得二人在对谈时,更容易碰撞出火花,激发出“看点”。当年尖锐的“龙旋风”,如今面对起儿子来,平静了很多,可在龙应台冷静发问和冷静叙述的下面,我们依然能够感觉到她的欣喜和激动,生命本身是一个奇迹,这奇迹长到十八岁,龙应台再来重新发现、重新解读。龙应台的这种解读,带着深深的疑问,因为有疑问,所以她的姿态是商讨式的,她把儿子当作一个交流的对象,潜入精神层面与之对话。在这种母子对话中,龙应台无意说教,她只是通过发问和质疑的方式,引导孩子自己思索生活和生命的意义。大众普遍关心的问题她问了,比如“你将来想干什么”,并且她给出的回答我们也经常在电影和电视剧中看到的答案———希望安德烈做一个快乐的人,哪怕他只是去给河马刷牙;大众不经常想到的问题她也问了,比如“如果这太好,环境赋予了你美感和品味,那么它剥夺你些什么?你的一代,是否其实有另一种‘贫穷’?”龙应台的这种发问,显然已经深入到新一辈人的人生困惑里去,很有思考力度。

当然,这本书也有“硬伤”。龙应台在书中强调,这本书“虽然是给读者的,但是它其实是最私己、最亲密、最真实的手印”,可我们还是不得不去怀疑它探索心灵世界的可靠性,因为毕竟母子二人在通信谈话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些信件将登载在媒体上,面向大众,也就是说在龙应台母子交流的时候,媒体,这个第三只眼,始终是隐形在场的。这种在场,无疑会影响两人的说话的方式和思考的走向,使得他们的对谈多多少少有“做”给人看的意思,而正因为它是“做”给人看的,龙应台便刻意消除了谈话的“毛边”———她总是批儿子的文风草率,“不够具体”。

这种严格的要求,无形中抹杀了一个十八岁青年思想的原生态性,使得安德烈的谈话成为一种制造物。虽然我们始终承认,龙应台和安德烈的谈话是真实的,可我们更应该看到,这种真实背后,恐怕还有另一个更为巨大和深广的真实存在。


相关文章:

·一个人也得下厨房  [2009.4.2]

·聚焦:全球与中国经济热点问题  [2009.4.3]

·80后女作家飞烟出版《夜凝夕》  [2009.4.9]

编辑: 雯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