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14
颜色:

读书:徐晓《半生为人》

[导读]徐晓的文字都是有明确的对象的,书的开端清晰的写道:“我愿将此书当作一束野菊花/献给爱过我和我爱着的亲人和朋友……

《半生为人》 徐晓 著 同心出版社2005年出版

徐晓,我是有些了解的。在北岛的一些访谈中,我约略知道一些她的事情:编辑,《今天》的重要成员,还有一些她与“今天派”文学群体的一些往事。后来朋友向我推荐了《半生为人》,使我得以更全面地了解徐晓的精神世界。半生为人,我一直在猜测徐晓是要向我揭示为人的不易与欢愉,还是要叙写作为女人的视野的洞悉世界。显然她更倾向于后者。她在向我们展现她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友的经历,或者说更宽泛的为人的处境,展现人的性情、精神。

我一直以为女人的文字都是细腻的、家长里短式的,有些长舌妇式的不老实。而徐晓的文字也是细腻的,甚至也有些家长里短式的感觉,其体现出一种人生的境界。就和很多女作家拉开了距离。

徐晓的文字涉及了很多私人领域的内容(徐晓自己也称自己的散文在中国是“小众文学”,美国人阅读要加入很多注释),但却实实在在地在现代的大众视野里呈现了一代的精神气质,当然或者说这里还有个人与时代的交叉。这恰似讲艺术说的“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我想徐晓在文字里,也应该有自己的理想,她毕竟不是一介弱质女流,而是经历了非常体验的奇女子。她的文字中可以体现出一代人的精神诉求,是很容易理解的,那是一个精神重于一切的年代,而且意识形态单一。那个年代的年轻人,面对着物质文化的双重匮乏,却都是精神鼓胀,激情似火。而徐晓的文字早已渗透了人的意志。《永远的五月》里面的周郿英就是一个脱离了那个时代,依然沉迷那种精神追求的典型。本来应该是意识形态上的问题,让徐晓通过文字、形象地表达出来。一个人不就是一个群体?

读者喜爱度: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发到手机
要发送的文章:

意大利民歌故乡苏连多

1.填上手机号码,然后点击获取验证码按扭,系统将会把验证码发到手机上.
手机号码:
 

2.留意手机短信,把收到的验证码填在下框中,点击发文章到手机即可
填写验证码:

写读后感
读后感主题:
读后感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给这篇文章投票
文章标题:

读书:徐晓《半生为人》

本文目前喜爱度:  
【喜爱度】有0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好,0个人觉得还可以,0个人觉得很一般
你觉得这篇文章:
  很好
  还可以
  很一般
 

期刊网通行证登录
您要使用的功能只对会员开放,您已是会员的话请先登录,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您的帐号:
您的密码:
  保存密码
 

正在抽奖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