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虫的笑靥如花

发表时间:2009/1/15   来源:来源:环球网   作者:党敏博
[导读] 《肥米虫》并不矫情,她将自己对于生存处境的感受分布在叙事时间的每个点上,渲染着人对于现实存在的感悟和随遇而安的心境.她无意推销她的快乐.她只是试图用温柔而幽默的语调,让你放下生活中,那种与生俱来的重担.

凡人皆有吃喝拉撒睡。这些拾不起的琐屑,像空气一样大把大把地存在,却也无论如何都不会引起谁的注意——反正这就是生活呗。但,生活又是什么呢?是否也有肌理和血肉?已有不少作品在叙述芸芸众生世俗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家常里短、鸡毛蒜皮的故事了。在这类作品中,日常生活画面和细节,根据自然时序的进展加以组织。不过,文学往往被冠以痛苦的含义,常表现出日常生活的矛盾、纷争、烦恼和苦闷。

纪实文学由此而生。

可如今,有一只虫子却说:我要带你进入我的疯狂生活和搞笑图画中,要你仰天长啸,还要你笑到喷鼻屎!

这只虫子的生活同样很琐碎,可是处处欢乐时时搞笑。在她看来,所有的毛病都是富有情趣的,所有的挫折都是曲折动人的,所有的麻烦都是锦上添花的,所有的苦恼都是可以克服的;即使有眼泪也是大笑出来的,即使有争吵也是善意派生的。所以,这只虫子虽然胖胖的,身材不怎么样,虽然没有多少钱,只能去买便宜货,虽然其貌不扬也无瞩目之处,但她却自认是最快乐的人,也坚信能让认识她的人快乐。

她叫夜函,是台湾颇有人气的网络作家。她在自己的新作《肥米虫》里这么绘制她的家人和生活:

爸爸说:“连蚂蚁也没有看到半只呢!哪来的鬼啊?我就是鬼啊!我是酒鬼啊!哈!”

妈妈说:“当年老妈可是剪发之花啊!有谁敢嫌弃你老妈的‘手艺’?铁定会被我的后援抓去抄斩的!”

“我的大头照现在在鼠界一定赫赫有名。它们将我列入鼠界的黑名单,所以,以后铁定是不敢来啦!哈!哈!哈!”

光是饼干离开她双手的两秒内,她就会摆出生气时的招牌姿势,站着将肚子奋力凸起,然后歇斯底里的鬼吼:“要拿……拿……拿……”喊到结账人员及所有的顾客都想要一脚将我们踢出超市门。

日常的瞬间,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原来,做一个凡人,原来,过一种平凡的生活,是多么幸福。

夜函很简单,她的图也画得很简单。一个圈,几条曲线,一点色块。仅此而已。没有大手笔和大制作,而小人物的栩栩如生和自得其乐,悄然其中。不乐,难;不感染,更难。

《肥米虫》并不矫情,她从不曾为了幽默而幽默,她是发自内心的,是自然而然的。她把一切都看得很乐观,所以,她笑靥如花。

她将自己对于生存处境的感受分布在叙事时间的每个点上,渲染着人对于现实存在的感悟和随遇而安的心境。她无意推销她的快乐。她只是试图用温柔而幽默的语调,让你放下生活中,那种与生俱来的重担。

编辑: 十七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