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14
颜色:

别了,青楼倩影!

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09-1-6来源:中国网文/阿鹤
[导读]研究中国文化而企图绕开青楼,或者谈论青楼而不涉及文化的,就如同入庙而不访僧,登舟而不问水。事实上,正是士人的才华和青楼女子的丽质交相辉映,才为中国历史的乐章谱写了一首浪漫而凄美的协奏曲。

提起青楼,可能不少人的第一印象便是古代风月场所里那些妖媚艳冶的女子。即便他们知道其中有些个另类的如苏小小,薛涛亦或是“秦淮八艳”组合的,恐怕也是只知其才色的出类拔萃而不知其为文化的贡献。

也许他们会问,那种连立碑坊的资格都没有的女人能为文化贡献什么呢?“青楼,也是一种文化?青楼亦有文化乎?”对此,孔庆东先生在其所著的《青楼文化》一书中给出了答案:研究中国文化而企图绕开青楼,或者谈论青楼而不涉及文化的,就如同入庙而不访僧,登舟而不问水。事实上,正是士人的才华和青楼女子的丽质交相辉映,才为中国历史的乐章谱写了一首浪漫而凄美的协奏曲。

历史不仅如乐章亦如一坛美酒,储得久了品其香淳才越是让人回味无穷。岁月本是女人的天敌,正所谓“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但是,有太多的青楼红颜因其绝代的才色而被添进了这酒坛之中得以青春永驻。

君不见苏小小的那首“妾乘油壁车,君乘青聪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是多么的清新婉转而富有情质,一个娇柔丽质的小家碧玉型美女就这样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而柳如是所作的《男洛神赋》则让我联想到了一位柔中带刚的侠女。

我们很庆幸那时没有照相机没有电视,因此我们只能通过这些优美的旋律在脑海中勾勒出那个属于自己的形象。那形象永远是年轻美丽的,永远不会变老。今人如此,古人亦是如此。在5万首全唐诗中,有300多首是怀念苏小小的,而描写青楼女子的诗总共有2000多首。至于宋词中描写她们的就更是不计其数了。

因此,孔先生在他的书中给出了这样的定论“去掉青楼,唐诗的损失并不太大,只是结构性的,不是总体上的。而宋词若是离了青楼,简直就溃不成军,只剩下几个‘豪放派’的傻老爷们,手持铜琶铁板,干吼着‘大江东去’,知道的是唱宋词,不知道的还以为要表演硬气功呢。”

我们在为孔氏幽默捧腹喝彩的同时也不必过于惊讶,因为本书告诉我们妓女进入文学伊始,被重视的就是“艺”。只不过她们的“色”因“艺”而显得更加华美尊贵罢了。白居易所作《琵琶行》中所道“此时无声胜有声”“惟见江心秋月白”的神句便是对那位弹琵琶的艺妓绝好的赞美。

不止是白居易,像李白,杜牧等大家的咏妓诗亦是流传至今。可见,青楼若无雅趣,岂能引得众多名士前仆后继?《源氏物语》中有一段非常经典的“雨夜品评”。情圣源氏公子的朋友将世间女子依才情分为上中下三品。若按文中所述,将青楼换为“落日溶金,飞檐影重”的皇宫,则那些青楼红颜们真可谓是女中之上上品,甚至是仙品了。

士总是希望遇到知音的,当他们兼济天下的志向破灭之后,正是青楼为他们提供了逃避现实的隐身之所。而青楼女子在受尽肉体与精神的折磨之后也渴望得到一份把她们当作是人而不是工具的感情。她们明白那些腰缠万贯而胸无点墨的纨绔子弟是不会在乎她们的才华的。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才华只是装饰,肉体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真正理解她们,能让她们开心的恐怕也只有境遇相似且文化水平优于自己(至少是相当)的“士”了。于是士与妓在青楼里便“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于是在青楼中的朝朝暮暮还真就能让两情长久了!

只可惜,士人去青楼实际上就是为了离别的相聚,长久的缠免只能加深仕途不顺的痛楚。而士与妓最终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还是少之又少。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青楼女子为了得到真爱,她们甚至不考虑金钱的问题。比如一代名妓莘瑶琴便嫁给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卖油郎只因他的忠厚老实。

有的红颜不仅可为悦己者容,更可为悦己者死。当秦观被贬路过长沙时,一位酷爱她词作的青楼女子以身相许,秦观为她写下了那句著名的“为谁留下潇湘去”。由于局势吃紧秦观不能带她同行。最终,秦观死在贬所,而这位痴心的青楼女子在祭奠过心爱之人后也自缢相殉了。

“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是在钱谦益最落魄的时候嫁给他的。当南明灭亡的时候柳如是还显示出了连士人都少有的气节,她很干脆的跳河自尽,倒是晚节不保的钱谦益让我们的柳小姐大失所望。能有这样的气节难怪国学大师陈寅恪会以文言文作80万字的《柳如是传》。

周作人先生亦曾以白话文作《娼女礼赞》,对广大青楼女子寄予了无限的同情与关怀。在这篇文章中我第一次见到了“赫泰拉”。赫泰拉是希腊雅典时期对名妓的一种称呼,大意是“女友”,也就是“中国的鱼玄机薛涛一流的人物”。其实,我总觉得将苏小小,柳如是等才女和那些靠只出卖色相的女人统称为妓女实在是对前者的一种侮辱。于是便崇洋媚外一回,在心里将她们称之为赫泰拉吧。而且,能有这样的“女友”常驻我心不也是一件快乐的事吗?

绚烂的诗词,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是士人和妓女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若将士人比作灿烂的光芒,那青楼的红颜们便是争相怒放的花儿。这样看来,在青楼里诞生的文化不正是花儿们的倩影么?当鲜花凋零殆尽,倩影消失不见时,便意味着士人的光芒正在日趋暗淡。无花亦无影,无影亦无光。终于,士和青楼随着封建王朝和旧社会的灭亡一同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也罢,凡是在历史上发生的,都要在历史上消灭,更何况是这饱受世人争议的青楼呢?青楼的消失也许并不是一件值得惋惜的事,问题是:士,也没有了。今天,在商品经济的刺激下,那些腰缠万贯,胸无点墨的嫖客和视金钱为上帝的小姐们充斥着这个浮华的世界。面对这种世风无怪乎作者会感慨“青楼风光已不存焉,而家庭却并未因此更加稳固,更加幸福。”不过,在一切以物质为先的社会意识之下,只要还有人对士和青楼佳人们伯拉图式的爱情留有“枕边梦去心亦去,醒后梦还心不还”的憧憬,我想,那个专门为有情人牵线的月老还是能够欣慰的吧?

旦愿今宵入梦时,赫泰拉们能够闯入我的心扉,若不嫌弃便随我一同“凌岘观月华,隔帘赏花影”吧。

青楼已逝,而《青楼文化》留给读者回味的余音却绕梁不绝。

别了,赫泰拉!别了,青楼倩影!

编辑: 十七
读者喜爱度: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发到手机
要发送的文章:

意大利民歌故乡苏连多

1.填上手机号码,然后点击获取验证码按扭,系统将会把验证码发到手机上.
手机号码:
 

2.留意手机短信,把收到的验证码填在下框中,点击发文章到手机即可
填写验证码:

写读后感
读后感主题:
读后感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给这篇文章投票
文章标题:

别了,青楼倩影!

本文目前喜爱度:  
【喜爱度】有0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好,0个人觉得还可以,0个人觉得很一般
你觉得这篇文章:
  很好
  还可以
  很一般
 

期刊网通行证登录
您要使用的功能只对会员开放,您已是会员的话请先登录,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您的帐号:
您的密码:
  保存密码
 

正在抽奖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