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坡蒂先生,圣诞快乐!

发表时间:2008/12/26   来源:来源:豆瓣书评   作者:malingcat
[导读] 大家公认,卡坡蒂自恋、自大、虚荣、追名逐利、矫揉造作。可是,讽刺的是,卡坡蒂的“节日故事”又总是大家的首选礼物。32岁、44岁、59岁,走红期、巅峰期、没落期,卡坡蒂频频回望,写下三个感人的故事。他的真实人生有多复杂,他的笔下世界就有多单纯。正是这种对比的张力,足以令人唏嘘不已。

作者:(美)杜鲁门·卡坡蒂   译者:潘帕  副标题:A Christmas Memory(双语插图本)

页数: 260  定价: 24.50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懂得文学技艺的人都知道,想要煽情感人,比较取巧的是三个视角:动物、儿童、怪人。假如不能站在这样的视角上写,那么作品里出现动物、儿童、怪人,也是好的。动物视角可以凸显人类的可笑,儿童视角可以反观成人的可悲,怪人视角可以展示庸常生活的可怕,都是举重若轻的“有品”方案。至于作品里出现的动物、儿童和怪人形象,按照福斯特的理论,大都属于“扁平形象”,扁平形象个性突出、容易识别,最重要的是:它们往往单纯、足够单纯、单纯得一以贯之、单纯得可歌可泣。就如唐老鸭永远是那个嘎嘎的唐老鸭,就如堂吉诃德永远是那个有梦想的堂吉诃德,这类形象以不变应万变,在这个易变的污浊世界,它们把单纯进行到底,把童话变成了神话。于是,读者们不得不向单纯投降,含着泪水纷纷回望——何时啊何地,失去了自己的冰肌玉骨、赤子心肠!

在文学世界里,这是一个路人皆知的陷阱,休想骗我啊,我不买账的。可是为什么,每次,遇到这样陷阱,我还是会笔直掉进去,然后一边拿着纸巾擤鼻涕,一边自嘲说:好吧,就当又净化了一次心灵吧。

脆弱啊,你的名字是读者。
  
杜鲁门•卡坡蒂,Truman Capote,1924-1984,姓氏的重音在中间,kə’poʊti。他是20世纪美国文学的一个传奇:17岁在《纽约客》打工;19岁以短篇小说《关上最后一道门》(Shut a Final Door)获得欧•亨利奖;21岁以短篇小说《米里亚姆》(Miriam)获得最畅销处女作奖;24岁出版第一部长篇小说《其他的声音,其他的房间》(Other Voices, Other Rooms),在《纽约时报》畅销书目录上屹立9个星期,与作品同时引起轰动的是封底那张由著名摄影师Harold Halma拍摄的“作者照片”,年轻、性感、并且危险。照片无法显示的是,他身高只有5英尺3英寸,也就是1米60,南方口音,嗓音尖细,动作女性化。但是这张照片迷倒了20岁的安迪•沃霍尔,也同样迷倒了广大读者,在刚刚开始的“影像时代”,这样的照片为卡坡蒂打下了“偶像”的标签,他红了。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你是否听说过这本书?
  • 看过这本书
  • 没有听说过
  • 准备购买这本书
  • 已经购买过了
  • 听说过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