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14
颜色:

《用一生去忘记》生活比小说更传奇

[导读]张欣说,通过这部小说,她最想表达的情绪是:人是善恶同体的,而人生的所谓得失取舍也是同体的,它们并蒂而生,互为因果,不可分割

作家张欣创作的长篇小说《用一生去忘记》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小说讲述了一个复杂得令人唏嘘的现代传奇故事,塑造了亿万富翁、富家女、金领男、打工仔、黑社会“砍手党”等现代都市鲜明的人物群像,展示了他们难以预料的命运碰撞,刻画了人性的复杂微妙。昨天(16日),张欣接受专访时表示,《用一生去忘记》是百分之百的虚构作品,旨在探讨人性善恶同体的多面性。对于小说主人公之一何四季,张欣自评为一个亮点,因为此前很少有作家这样去写农民工。

缘起

灵感缘于长期积淀

张欣前年和去年陆续推出了《依然是你》和《锁春记》。但在张欣眼里,《用一生去忘记》才是《深喉》之后的一部比较正式的长篇。因为《依然是你》《锁春记》都是小长篇,写时不是太费劲,人物关系也相对简单。至于创作灵感,张欣说,作家对生活长时间的观察,有时波澜不惊,有时暗流涌动,都积淀在那里。“突然有一天就觉得这东西成熟到可以写了,没有为什么,知道你自己要说什么就可以了。”

故事

生活比小说更传奇

《用一生去忘记》讲述了一个颇为离奇的现代传奇故事,女孩刘嘻哈深受爷爷———亿万富翁刘百田的宠爱,但父母双亡,爷爷为了一己之私,要她嫁给高官之子;农民工何四季,辗转广州寻找活路,刘百田请他做孙子根宝的男保姆。孤单和忧伤让何四季与刘嘻哈平等与友好地相处。刘嘻哈为求刘百田不追究何四季绑架根宝之罪,和自己不爱的人结了婚。刘百田却没有撤诉,四季被判刑。刘嘻哈跟爷爷失和,从此过上了平民生活。出狱后的四季一夜暴富,对刘百田实施报复,遭到刘嘻哈的误解。因患脑瘤,四季离开了人世。他给刘嘻哈留下6个字:我来过,我不坏。刘嘻哈终于明白,每个人都有不平凡的心路历程。

小说富有传奇色彩,有读者认为有些情节不太合理,过于牵强。张欣解释说:“这部小说的确是百分之百虚构的,但话说回来,其实生活更传奇。我们对生活中发生的事常常会惊叹怎么会这样,结果也常常是扑朔迷离,而且是多种版本。当然另一方面,我的确对传奇的东西比较感兴趣,或者说它比较容易吸引我。”

张欣认为,读者也会坚持一种长年养成的阅读心理,“没按照他的心理走他会不舒服,而符合他的阅读习惯他又会觉得不过如此。所以我不想说服任何人。罗琳说这个世界有魔法学校,你相信与否重要吗?这个世界真有江湖吗?但是有多少人爱武侠啊。”
人物

喜欢刘嘻哈何四季

小说塑造了亿万富翁、高级官员、富家女、金领男、打工仔、黑社会“砍手党”等众多鲜明的人物形象。在这些人物中,张欣浓墨重彩地写了刘嘻哈和何四季这两个出生背景迥异、经历不同的人。何四季,本性是善良的,而且一心要做一个好人。刘嘻哈其实和一贫如洗的四季一样孤独和自卑,在她的精神世界获得升华后,仍旧无法超然。在张欣看来,他们都有极度缺失的东西,但同时他们又都是向善的,所以他们尽管没有共同语言,但内心有相同相通的地方。“如果嘻哈有亲情有父母宠爱,而四季有钱,那他们反而是毫无关联的了。为了寻找自己的缺失,嘻哈成为了普通人,而四季成为了有钱人,可他们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亲情、爱情、友情、信誉,甚至生命。”张欣说:“五年前开始构思时,就是想写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同时出现在同一屋檐下会是什么样子。中国进入一个大迁徙的年代,每个人都在告别自己的过去。一心向善的四季在生命进入倒计时后,还是做了一件极恶之事,想尽办法报复别人。这样一来,小说中对四季的全部描写都变成了铺垫,他所有的好都被他自己摧毁了。当然也只有在这时的幡然悔悟,才会更让人伤感和震撼。”

主题

通俗展示人性复杂

张欣说,通过这部小说,她最想表达的情绪是:人是善恶同体的,而人生的所谓得失取舍也是同体的,它们并蒂而生,互为因果,不可分割。“当然我也承认世界上有大善大恶之人,有圣贤和人渣之别,但如果进入文学状态,纯粹的真善美和假恶丑又有什么好写的呢?至少它不在我的视野范围。”

在张欣看来,这里的善恶、取舍当然都是泛指,同时也是生活本身最吊诡的地方。“现实生活中经常会有这种情况,一个杀人犯周围的人对他的评价是老实,挺爱帮助人的;一个看上去很阳光的人却得了忧郁症自杀身亡。这一切只能说明人生和人性的复杂多变,有时是极不确定的,有时还会介乎于个人的遭际产生的更改和巨变。”

与前几部小说相比,张欣认为自己最大的突破在于塑造了何四季这个新鲜的农民工形象,“很多人都认为四季这个人物是个亮点,因为很少有人这样去写农民工。这一点我有些意外,因为我一直写都市人,对这个人物没把握,也写得吃力,至少不像我写城里人那么得心应手,但却给人留下了较深的印象,这应该算一点收获,或者突破吧。”

有读者认为,这部小说通俗易懂,可读性强,但正是可读性消弭了文本的文学性。对此张欣反驳说:“我从来都不认为这两者是矛盾和对立的,可读性会削弱文本价值这是一种误导,难道晦涩的东西就一定很深刻吗,看到脑仁痛的东西就会对人生有思考了吗?对于读者来说,首先是看进去,其次才是思考。而且南方的生活,它的承载方式就应该是相对轻松和灵秀的,这是一种匹配的书写。”

 

编辑: 十七
读者喜爱度: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发到手机
要发送的文章:

意大利民歌故乡苏连多

1.填上手机号码,然后点击获取验证码按扭,系统将会把验证码发到手机上.
手机号码:
 

2.留意手机短信,把收到的验证码填在下框中,点击发文章到手机即可
填写验证码:

写读后感
读后感主题:
读后感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给这篇文章投票
文章标题:

《用一生去忘记》生活比小说更传奇

本文目前喜爱度:  
【喜爱度】有0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好,0个人觉得还可以,0个人觉得很一般
你觉得这篇文章:
  很好
  还可以
  很一般
 

期刊网通行证登录
您要使用的功能只对会员开放,您已是会员的话请先登录,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您的帐号:
您的密码:
  保存密码
 

正在抽奖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