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14
颜色:

《花间一壶酒》人话总比鬼话强

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08-11-27来源:新京报文/丁纯
[导读]这本身就是一本人话集,道理浅易,语言简单,有些妖气,妖气比邪气好,人话比鬼话强。反正只要说的是人话,咱老百姓今儿个就高兴。

《花间一壶酒》收入的是北大教授李零近年的杂文和随感。李零本行是古文字学,却对社会和文化的方方面面、犄角旮旯有着广泛的兴趣。对于这样一位喜欢读野书的“不务正业”者所写的一本“杂家”文集,自然是众口难一、评说纷纭了,相信在掩卷而思的刹那,读者会做出属于自己的评判。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李零有些“妖气”,身为北大教授,不正襟危坐,不卖弄高深的学问,在《读书》、《书城》等杂志摆摊设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酒、文章、房中术,还有其他。烟雾缭绕的,一路读下去,却是爽心的痛快。 

 读他发在杂志上的文章,好比战场前方传来的捷报,怀抱着窃喜、欢喜、忍俊不禁的喜;而看到结集出版的书,就像一块肉放到锅里煮,烂也烂在锅里了,哪还有读书选择的余地。所以,他的新作《花间一壶酒》是一锅香气四溢的肉汤大杂烩,美则美矣,可是似乎归不了档。散文?杂文?学术论文?是的,转脸想想,又不是。

那又是什么呢?打了问号,读完了再说。

这本书说的都是人话,没有一句鬼话,他似乎是以“鬼话”的方式来说人话,让人看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从内心里佩服。在《且教儿诵花间集》的那部分,他用炼丹的策略来批判校园政治,针砭腐败,让当官的看了,先痒痒,痒后身体发酥,浑身不自在,清醒之后便感到疼痛和苦恼了。他是切中了穴位,一针扎下去,包准见效。例如,他谈到北京大学的人事制度改革,也是这样望、闻、问、切的,“高校要改革,问题是从哪儿改起。是不是脑科手术太复杂了,就给脚丫子动手术。反正脚丫子剁了,也不要命”。一针下去,他是这样破题的,“比如职称晋升,最初是论资排辈,发猪肉票,这是计划体制;然后是托孤寄后,破格提拔,也是计划体制;最后轮到一帮底层的教员,他们中的很多人,老的老的没沾上,小的小的没轮到,眼看排到跟前儿了,你突然宣布,计划体制是万恶之源,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机会瓜分完毕,请你给我走人。

要裁就裁下蛋的鸡。这是什么道理。你把计划体制的风光占尽,然后又说在这个前提下,咱们玩竞争机制。”看看,这一针,足以让“肉食者”无言以对了。领导往往眼中只有改革的成绩,眼里没有“人”(以人为本的人),但李零恰恰相反,说了人话,干了人事,眼里却没有领导,要是在我们广州这所小学校,他是要吃大亏的。

不要以为李零讲起校园政治一套一套的,但他却是考古学的硕士,从文章里看不出他的专业。他熟悉古人、今人、死人、活人;可以说,他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可做学问、写文章,却偏偏像个“野狐禅”,不像有的学者,一篇文章下来,后面注释就像垒长城似的,看了很容易想起孟姜女。

他谈卜、赌、药、毒、女人、房中术,文章不求险深,读了像遇到久违的朋友一样。对了,这些东西历史上叫文化,发掘出来的典章文献叫文物,在李零的手下,就是文章,一篇普通读者便可以读懂的文章。他是用现代的眼光研究古代的问题,他眼里装着现代的人,而不是通过挖死人墓写文章来评教授、争待遇的。他把这些看得淡了,不在乎功利了,做出来的东西反而更有味道了。

他对学问有种玩票的心态,就是不摆谱,不把自己当回事。现在很多学者动辄以博导、教授身份示人,以显示自己不是一般的人,却不过是多了个名号而已。

李零认为自己是个读书人,“也幻想当学者,可是怎么当都不像”。如果说,那种热衷于当官,喜欢在电视里露脸好为人师的教书匠才像学者,我敢说,李零绝对不是个“好”学者,谁见过他经常在媒体上夸夸其谈呢?

《花间一壶酒》就是一本人话集,道理浅易,语言简单,有些妖气,妖气比邪气好,人话比鬼话强。反正只要说的是人话,咱老百姓今儿个就高兴。

编辑: 十七
读者喜爱度: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发到手机
要发送的文章:

意大利民歌故乡苏连多

1.填上手机号码,然后点击获取验证码按扭,系统将会把验证码发到手机上.
手机号码:
 

2.留意手机短信,把收到的验证码填在下框中,点击发文章到手机即可
填写验证码:

写读后感
读后感主题:
读后感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给这篇文章投票
文章标题:

《花间一壶酒》人话总比鬼话强

本文目前喜爱度:  
【喜爱度】有0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好,0个人觉得还可以,0个人觉得很一般
你觉得这篇文章:
  很好
  还可以
  很一般
 

期刊网通行证登录
您要使用的功能只对会员开放,您已是会员的话请先登录,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您的帐号:
您的密码:
  保存密码
 

正在抽奖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