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14
颜色:

《后望书》: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司长的回顾

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08-11-24来源:都市快报文/舒弗佳
[导读]吴晓波为《后望书》作序,开头就是 :“朱幼棣是现代都市硕果仅存的士大夫式的传统知识分子。”当年,吴和朱都为新华社记者,《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便常常是“新华社记者朱幼棣报道”。

吴晓波为《后望书》作序,开头就是 :“朱幼棣是现代都市硕果仅存的士大夫式的传统知识分子。”当年,吴和朱都为新华社记者,《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便常常是“新华社记者朱幼棣报道”。

光阴似箭,如今老朱的身份已是政府官员(任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司长),以高级官员之姿写的这本《后望书》,被老友吴晓波评价为:行将绝唱的浩叹,并且“其意彷徨,一言难尽”。

我不知道若干年后再来看此书,是否会唏嘘不已。或许那就是“后望书”三字的真正含义。

三门峡的无水淹没

像我这样不懂水利的人都知道,三门峡大坝一直是新中国现代水利的标志性工程。但朱幼棣在首篇《三门峡——无水的淹没》一文中却告诉我们这样的事实:当初三门峡水库的正常水位被定于360米,附近的潼关老城、陕州古城都要沉没。可后来,三门峡的实际蓄水还未到达这个数字,就已经威胁到关中平原的安全,因而被迫降低。但虚高的水位造成的后果是:大量良田并未被淹没,上述古城也没有沉到水底,但居民已迁,历史上繁华显赫的古城在20世纪不得不成为一座“不淹而淹”的荒城、弃城。

潼关、陕州、蒲州,因同样的原因尽失本色。王之涣咏叹过的鹳雀楼,上演张生、红娘爱情好戏的普救寺,杜甫写下不朽诗篇《潼关吏》的关中屏障,都消失在荒草中,或者现代楼阁的“雄姿”中。

修水库是为了治理黄河,但当初请来的苏联水利专家并不擅长治理河道。而水利二字,自古对中华民族便有千钧之重。苏联专家拍板的工程,成了彼时中国人万丈豪情拥护的对象。

历史是多么无可奈何,我们只能仰天长叹。时间又是多么公正,对与错,它都不会因人力而转移,亦不会放过。写到此处,朱幼棣笔端沉痛:“任何一项重大工程的决策,中间反反复复,曲曲折折,难以尽述,但在关键处、转折处,又常显仓促、紧迫与窘迫。因此,真正需要回顾、研究和分析的,是人们习以为常的决策的流程。”

读者喜爱度: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发到手机
要发送的文章:

意大利民歌故乡苏连多

1.填上手机号码,然后点击获取验证码按扭,系统将会把验证码发到手机上.
手机号码:
 

2.留意手机短信,把收到的验证码填在下框中,点击发文章到手机即可
填写验证码:

写读后感
读后感主题:
读后感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给这篇文章投票
文章标题:

《后望书》: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司长的回顾

本文目前喜爱度:  
【喜爱度】有0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好,0个人觉得还可以,0个人觉得很一般
你觉得这篇文章:
  很好
  还可以
  很一般
 

期刊网通行证登录
您要使用的功能只对会员开放,您已是会员的话请先登录,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您的帐号:
您的密码:
  保存密码
 

正在抽奖中,请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