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的文》:韩寒叛逆只到底线

发表时间:2008/11/17   来源: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
[导读] 《杂的文》里收录的,多是韩寒博客里的文章。果然很杂,时事、人文、电影、艺术、赛车,无所不包。因为是写博客,所以更加率性而为,嬉笑怒骂,讽刺影射,痛快淋漓,犀利有趣。

《杂的文》 韩寒 著 万卷出版公司 出版

《杂的文》(万卷出版公司2008年4月第1版)开始叫《坛》,大概是有其纪念意义的。想当年,中国作协向诸多80后作家伸出橄榄枝,被邀诸人大都诚惶诚恐满怀喜悦,抓住机会跻身主流。只有韩寒,不仅不理作协抛来的媚眼儿,反而伸手给了作协一个大嘴巴子,声称要他加入中国作协,除非让他当作协主席,然后自己就把作协解散掉。在那场著名的“韩白之争”中,他在博上写下那句名言,“所有的圈都是花圈,所有的坛都是祭坛”,叛逆形象跃然网上。给自己的杂文集起名《坛》,大概由此而起吧。

《杂的文》里收录的,多是韩寒博客里的文章。果然很杂,时事、人文、电影、艺术、赛车,无所不包。因为是写博客,所以更加率性而为,嬉笑怒骂,讽刺影射,痛快淋漓,犀利有趣。刘国梁开一辆一百多万的新车被网友骂,韩寒却说:“一个得了如此多世界冠军的人,别说自己买了,体育总局从男足那里转点钱过来送他一辆都没什么稀奇的。”他对未成年人性早熟以及一些小男生小女生过早偷吃禁果的态度是:“完全支持理解,但需要做好防护措施。”他说某些80后的作家,“为什么要帮你们说话,就因为我跟你们差不多年岁所以就要抱个团?我只听说过志趣相投要结个党的,从没听说过年纪相仿还要成个帮的。我要是只有这点认识,早堕落到上大学去了。”这些堪称离经叛道的话,除了韩寒,也真没有几个人敢说得出来。

无论是出自本心,还是有意作秀,韩寒的叛逆总是有助于他的成功上位。《杂的文》好看,大半是因为他想人之不敢想,说人之不敢说。而韩寒刚出道时,如果没有自动退学、抨击教育制度等的行为,出版商大概也很难包装炒作,造就《三重门》等出版神话吧。到后来,拒绝加入作协更是让韩寒再次成为焦点。回头看看加入作协的那拨人,除了 “坚持原创的郭敬明”(韩寒语),你还能想起那张金光闪闪的招安榜上,都有哪些英雄的名字?

叛逆就是与众不同,叛逆就是个性鲜明。大家都是白羊,你却是漆黑如夜自然更容易吸引眼球。韩寒的“同情兄”王朔也是深谙此道的。且不说朔爷当年辉煌之时个性闪闪放光芒,只看他近期高调复出逮谁骂谁然后接二连三出书,我们就能知道,原来叛逆也能成为生产力啊。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你是否听说过这本书?
  • 看过这本书
  • 没有听说过
  • 准备购买这本书
  • 已经购买过了
  • 听说过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