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14
颜色:

垃圾与未来世界

[导读]农村学生的理想出路是离开家乡,到城市去生活;小城镇学生的理想是离开家乡,到大城市生活;甚至大都市学生的理想也是离开家乡,到国外去生活。所有的人都在自己的家乡失去了意义!

“垃圾问题,将会超出能源问题,成为未来世界最主要的问题。即使能源危机能够解决,垃圾问题仍然无法解决。”田松在他的文集《有限地球时代的怀疑论——未来的世界是垃圾做的吗》中,试图对现代化进行全面“清算”。 几年前一个和煦的春夜,我、田松和一群朋友在南京夫子庙一带散步,走过一座小桥,田松忽然记起多年前自己在这座城市的一段恋情,顿时悲从中来,就坐倒在桥的人行道上,哭泣起来。我们非常吃惊,同行的一男一女两位博士生上前劝慰,却怎么也搀扶不起,大家只好听任田松哭倒在地,虽行人驻足围观也顾不得了。田松就是这样一个性情中人。

就我所知,田松是目前国内唯一一个拥有科学技术史专业(理学)和科学技术哲学专业(哲学)博士学位的人(拥有另外两种博士学位的,当然还有人在,我至少接触过两个)。他是学物理出身,当过报纸编辑——他自称那几年是他作为“文学青年”的时代,在高校教过书,给央视做过一段时间节目策划,转悠了一大圈之后,再次发奋求学,在中国科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同时攻读两个博士学位,而且竟然在三年之内一举拿下。

田松经常留着胡子,穿着中式服装。看上去外貌粗犷,但对待朋友却很细心,甚至可以说相当温柔。他又生性喜欢那些带有浪漫、冒险甚至离经叛道色彩的事情,所以身边的美丽女友经常变换。

田松喜欢的事情之一,是往我国少数民族地区跑。有一阵子他老往纳西族生活的丽江地区跑,结果就出了他的在博士论文基础上写成的专著《神灵世界的余韵——纳西族:一个古老民族的变迁》。还有一阵子他往摩梭人居住的泸沽湖地区跑,就给他的理论“未来世界是垃圾做的”找到了一个生动例证。

田松的学术观点非常激进,被一些人认为是“反科学”、“反现代化”。他认为如今的科学技术发展得太快,已经变得相当危险了,所以鼓吹“让我们停下来,唱一支歌儿吧”。他还认为“过去科学是神学的婢女,现在科学是资本的帮凶”。至于我们人类与自然界之间的关系,以及对这种关系未来的展望,田松都抱持非常悲观的态度,他的名言之一就是:“未来世界是垃圾做的”。

读者喜爱度: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发到手机
要发送的文章:

意大利民歌故乡苏连多

1.填上手机号码,然后点击获取验证码按扭,系统将会把验证码发到手机上.
手机号码:
 

2.留意手机短信,把收到的验证码填在下框中,点击发文章到手机即可
填写验证码:

写读后感
读后感主题:
读后感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给这篇文章投票
文章标题:

垃圾与未来世界

本文目前喜爱度:  
【喜爱度】有0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好,0个人觉得还可以,0个人觉得很一般
你觉得这篇文章:
  很好
  还可以
  很一般
 

期刊网通行证登录
您要使用的功能只对会员开放,您已是会员的话请先登录,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您的帐号:
您的密码:
  保存密码
 

正在抽奖中,请稍后...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 20040576
copyright 2004 ChinaQk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期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