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14
颜色:

鲤·嫉妒

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08-10-22来源:江苏文艺出版社文/张悦然
[导读]这是一本探讨人性深处中“嫉妒”情绪的图书。张悦然自己的小说《怪阿姨》讲述了一个永远无法感受到嫉妒情绪的奇怪女人,试图用各种极端的方式让自己感到嫉妒,体会到人间感情的故事,故事延续了张悦然一贯的风格,诡异而妖艳。

这是一本探讨人性深处中“嫉妒”情绪的图书。张悦然自己的小说《怪阿姨》讲述了一个永远无法感受到嫉妒情绪的奇怪女人,试图用各种极端的方式让自己感到嫉妒,体会到人间感情的故事,故事延续了张悦然一贯的风格,诡异而妖艳。德国年轻作家尤迪•海尔曼的小说《露特》,殳俏的《厚煎鸡蛋卷》两个小说分别通过轻描淡写的生活场景,展现了内心深受嫉妒折磨之沉重,周嘉宁的《密斯特保罗》传神地可刻划了一个落魄、邋遢的生活失败者,与主人公之间的惺惺相惜,以及由此擦出一种微妙和稍纵即逝的嫉妒之感,葛亮的《龙舟》,用一个惊悚的鬼故事,捉住了嫉妒这只顽固而邪恶的心魔。小说部分几乎将人性中嫉妒的各个层面都进行了深入的剖析。而帕慕、苏童、棉棉、彭浩翔、王小慧等人直面自己内心中的嫉妒一面时,更是能让读者从这些坦率的自我招供中洞悉人心。

在这一期里,我也许应该尽少撰文。因为他们都说,天蝎座的嫉妒心是最强烈的,我诠释的嫉妒,大概会有失公允。不过,这的确是最好的时间,让我仔细度量一下内心深处的嫉妒。曾有一段旅途,和几个朋友同行,日日朝夕相处,形成一个闭合的小世界。对其中一个人淡淡的欢喜之情,骤然放大,像块横亘在门口的大石头,我无处躲闪,唯有面对,解决。而另一个女孩,也许和我一样,只是想在乏味的旅行中寻找一点令人兴奋的事情做一做。不管怎么说,她看起来像是在和我争夺,情敌的身份盖过了朋友。

这个时代,早就不再是美狄亚的时代,不再有人徒手去织一件浸满了毒汁的衣袍,在害死情敌之前就已经把自己烧得体无完肤。也不再有人赤裸裸地描写嫉妒,因为嫉妒是一种多么恶狠狠的感情,仿佛在写成文字或者拍成胶片的时候,那个创造者就已经被狠狠灼伤。于是我们抗拒这黑暗的感情,我们给自己制造层层路障去躲避,但是它从未消失,只是被隐藏,在那些冷静的,浪漫的,灼热的文字里,在那些晃动的,安静的,澎湃的画面里,被隐藏。

看宫廷剧的时候最爱看妃子们被皇帝选中临幸的桥段,看那忐忑的姑娘沐浴,香薰,更衣,梳头,束在宽松的白色锦缎睡衣里,跟着两盏颤颤巍巍的灯笼走进皇帝的寝宫。而女人们在这繁缛的礼仪底下全部都是勾心斗角,一枚发卡,一绺发丝,一张手帕,全部都是在这幽深后宫里角力的工具。东方女人的方式更隐忍也更具有毁灭性,就仿佛《妻妾成群》里的四太太颂莲在替二太太卓云剪头发时,狠狠剪在她耳朵上的那一刀,其实当那绺头发和剪刀一起落在地上的时候,连颂莲自己也分不清自己的内心,是嫉恨还是落寞。

占星师说,在一个人的星盘上,土星是衡量一个人内心嫉妒强弱的重要的根据。1981年12月15日至于1983年10月31日出生的人的星盘上,都有土冥合的相位,这个相位会使人的相位嫉妒心更强,而土星从1983年8月开始,进入了善妒的天蝎座,1985年11月才离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80年代前叶出生的人,也许有强于常人的嫉妒心。而许久不提这个话题,或许就连我们自己都不记得到底把嫉妒心藏在了哪里。

1925年9月17日,18岁的墨西哥女孩弗里达遭遇了一起严重的车祸,一根金属柱子从她的胃贯穿到骨盆,这造成了她脊柱、锁骨、肋骨断裂,骨盆破碎,右脚脱臼和粉碎性骨折。此后的三十年间,破碎的身体带来的后遗症如影随形,并且导致了她的终生不育,以及最终的瘫痪和死亡。这位命途多舛的女人,也是墨西哥艺术史上最富传奇色彩、最惊世骇俗的女画家。在她身后,她的作品受到无数人狂热的追捧和膜拜。然而,谁能想到,正是人生中这场恐怖的劫难,将她推上了急速旋转的历史之轮--在车祸后百无聊赖的恢复期,她开始尝试绘画,她的艺术生命由此开始。

 那天,咖啡馆里生意太好,不得不跟一个穿连衣裙的女孩拼桌。她很瘦,像个刚刚结束高考的学生。头发凌乱地挽在脑袋后面,胸部过分平坦,没有穿胸罩,却丝毫不会让人产生肮脏的联想,皮肤或许是被夏天的太阳晒成浅褐色,看不出毛孔,像是上过了一层釉。她安静地坐着翻看一本小说书,嘈杂让她没有办法沉浸到书里去,于是她不时地抬起眼来扫视一下周围,眼神是少女才会有的惊恐,时刻担心着自己过分引人瞩目,仿佛别人都在观察她的年轻。其实她的长相平淡,除了我,没有人注意她。

帕慕克,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他在获奖感言中说:小说是一个人把自己关闭在房间里坐在书桌前创造出的东西,是一个人退却到一个角落里表达自己的思想--而这就是文学的意义。文学是人类为追求了解自身而收藏的最有价值的宝库。我们需要耐心、渴望和希望,创造一个只倾听自己内心声音的深刻世界。真正文学的起点,就从作家把自己与自己的书籍一起关闭在自己的房间里开始。

我对露露说:"朝杯子里吐口唾沫再送出去。"露露就呸地涂了口唾沫,她过分用力,我真怕滚烫的咖啡溅到她刚刚抹好口红的嘴唇上,然后她就扭着粗壮的小腿拖拖沓沓地端着咖啡送出去了,送到保罗先生的桌子上,密斯特保罗,密斯特孤独,密斯特该死的。没有人喜欢保罗先生,我只是那么多人中的一个,所以我坦然地混迹于他们其中,支使露露朝他的意大利特浓里面吐唾沫。

作 者: 张悦然  

相关文章:

·论经济分析法学的应用  [2008.10.22]

·从华尔街危机看“新蒙昧主义”的破产  [2008.10.22]

编辑: 龙三少
读者喜爱度:
关于"读书"的文章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发到手机
要发送的文章:

意大利民歌故乡苏连多

1.填上手机号码,然后点击获取验证码按扭,系统将会把验证码发到手机上.
手机号码:
 

2.留意手机短信,把收到的验证码填在下框中,点击发文章到手机即可
填写验证码:

写读后感
读后感主题:
读后感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给这篇文章投票
文章标题:

鲤·嫉妒

本文目前喜爱度:  
【喜爱度】有0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好,0个人觉得还可以,0个人觉得很一般
你觉得这篇文章:
  很好
  还可以
  很一般
 

期刊网通行证登录
您要使用的功能只对会员开放,您已是会员的话请先登录,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您的帐号:
您的密码:
  保存密码
 

正在抽奖中,请稍后...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 20040576
copyright 2004 ChinaQk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期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