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贵族

发表时间:2008/9/27   来源:中信出版社   作者:布兰兹
[导读] 本书为你再现了美国历史上惊心动魄的货币贵族为了争夺货币控制权而上演的持续百年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从美国政府建立的那一刻起,民主主义和资本主义就是一对“死冤家”。

本书为你再现了美国历史上惊心动魄的货币贵族为了争夺货币控制权而上演的持续百年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从美国政府建立的那一刻起,民主主义和资本主义就是一对“死冤家”。民众希望政府实行“积极的货币政策”,还希望政府能阻止财富和权力集中到一小部分人手中;而资本家希望政府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还希望政府能成立一个强大的中央银行并能在不受民众控制的环境里进行交易——

汉密尔顿接着说,涉及《邦联条例》的任何变动都必须提交国会通过并遵循费城会议上通过的相应的修改程序。一开始汉密尔顿认为,修改《邦联条例》只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是需要深思熟虑的。但几个月后发生的几个事件让汉密尔顿改变了原先的看法,他意识到还有比修改《邦联条例》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在这个问题上,比德尔显得太幼稚了。事实证明"就事论事"的处理方法只适合极少数的问题,第二银行的存废问题显然不属于这种问题。亨利·克莱还想着争夺总统宝座,为此他一直支持比德尔这些人。克莱提出了自己的"美国体制"--联邦政府通过保护性关税,为修路、建桥、挖运河筹集资金来支持国内产业,这也让他成为了肯塔基州的汉密尔顿(不同的是他比汉密尔顿更高、更帅、更健谈),所以他更容易同银行家保持良好关系。

 货币问题是民主主义和资本主义斗争的核心领域。民主主义者认为要想真正落实公平原则就必须让国民控制货币的供给,将该权力落入自私自利的资本主义者手中是不妥的。而资本主义者则认为事情恰恰相反,应该由少数精明的人来管理货币的供给。民主主义者的动机是好的,但他们那缺乏专业水准的认识不仅会使自己的努力徒劳,还会动摇经济的根基。况且货币是资产,由全民管理这些资产也是不现实的。

 资本主义者和民主主义者对于货币供给问题的主张是不同的,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论也是激烈而无休止的。但是在美国,两个派系也不是截然划分开来的。19世纪中叶只有少数极端的资本主义者才反对民主主义,而且是在理论领域。而很多的民主主义者或本身就是资本家,或是未来的资本家,或同资本家有着千丝万缕的依赖关系。

在货币问题上经历了激烈的斗争之后,托马斯·杰斐逊在自己的第一任总统的就职演说中这样说道:"我们都是联邦主义者,我们都是共和党人。


"听众很清楚联邦主义者代表资本主义的党派,而共和党是代表新生的民主主义的党派,但按照杰斐逊的思路来理解关于货币问题的派系分别时,人们也可以说"我们都是民主主义者或资本主义者"。但事实上,人们很难在货币问题上长期保持一致的看法,总是资本主义者占据一段优势之后民主主义者占优势,然后又是一个接一个的循环。

作 者: 布兰兹  
出 版:中信出版社



相关文章:

·敦煌的研究历史  [2008.9.26]

·世界如何解读中国的“和”  [2008.9.26]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