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我们·春光乍现

发表时间:2008/9/22   来源:湖南人民出版社   作者:韩寒 张悦然 塞宁 颜歌等
[导读] 《我们,我们·春光乍现》是刘一寒等人创办的苹果树原创中文网络(www.pingguoshu.com)继《我们,我们--80年后的盛宴》一书之后推出的又一本以八十年代为切入点,绚丽展现那个时代的张扬的个性和真实的自我的书。它撷取的是出生于八十年代、活跃于当今文坛的青年才俊来自灵魂深处的文字。如张悦然、颜歌、李萌、塞宁等。另外,该书将大力培养新写手,第一期即推出尹柏霖、李遥策等文坛新秀。它主张的是个人的细腻的生活体验和独特的感触。同样的天空,不一样的自我。

《我们,我们·春光乍现》是刘一寒等人创办的苹果树原创中文网络(www.pingguoshu.com)继《我们,我们--80年后的盛宴》一书之后推出的又一本以八十年代为切入点,绚丽展现那个时代的张扬的个性和真实的自我的书。它撷取的是出生于八十年代、活跃于当今文坛的青年才俊来自灵魂深处的文字。如张悦然、颜歌、李萌、塞宁等。另外,该书将大力培养新写手,第一期即推出尹柏霖、李遥策等文坛新秀。它主张的是个人的细腻的生活体验和独特的感触。同样的天空,不一样的自我。

我感到天地前所未有的动摇与混沌,视线里有无数的小金点在飘逝,我在那个瞬间有过一个闪念:给我一秒钟的缓冲时间,砸我的那个人会变得很惨。但对手也是个打架的老手,紧接着第二下也照样毫不留情,我报复的意念被砸得烟消云散。到第三下时,我脑海出现了空白,手抱住头部无力地蹲在地上,视线越变越暗。我有种要晕过去的预感,于是使劲掐住人中穴,再猛地摇头,发现一种灼热的液体从额头两边流下来,用手一擦,满手鲜血。

于是他开始每天托同宿舍的小米,给我捎一杯冰淇淋。他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吃冰的东西,冬天两只手都长满了冻疮还要去揪稻草棒上的冰糖葫芦,夏天见了冰淇淋永远不会要命。可这次我当然不能让他那么地趁心如意。于是我一边嚼着和路雪,明治,意大利咖啡杯,一边偷偷趴在阳台看楼上的小米对着莫霄无奈地说:"没办法,她又给扔了。"看着莫霄一脸挫败地走回去,我心里别提有多美了。凭几杯冰淇淋就想抚平我饱受创伤的心灵?没那么容易!

重复上网,并学会吸烟,酗酒,烂醉如泥。我悲哀地发现我的生活竟苍白到只剩下一个文杏。文杏的第二次电话是三天后打来的,她说易燃,我要到你家玩。当我拿起话筒的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将撕裂原有生活的布膜,也不知道会让那道裂痕里的另一中种生活流质汹涌而出,覆灭我原有的所有简单生活。很久后我回忆起那个电话,感觉还是猝不及防。虽然它只是以后漫长过程中极短的一个开端,但对我而言,就像从背部插入的冷兵刃,令被刺者的牙齿几乎抖落。

那时候我已经退学一个月。一个人在跳伞塔租三百元一个月的单间破旧平房,全身最值钱的东西就是我的手提电脑。夏城南在本城最为著名大学,理科生,我记不住他的专业名字。每天下午我在大学西门等他下课,有时候也逃课,然后两个人,从磨子桥一路走到春熙路去,然后到盐市口,天府广场。那些路,都是我和于潜曾经走过的。我指给他看那些广告牌,都是我指给于潜看过的。我们坐在春熙路上,夏城南说,我们去吃麦当劳好不好。

可他独不上那一张床,沈越死在上面,他说有血光不祥,尽管重刷了红漆换了床架,但同样位置同样一张床,时时勾起他想到那一幕。


"你杀了沈越,因而怕那张床,是不是?""是,我不是有意杀他……"徐子介喃喃地回答,他再度陷入回忆中。他是为了什么费尽心机进入封府,他没有忘,刚去管理封家产业没几天,封家大老爷已对他刮目相看。他有天生的经商头脑,唯欠一个机会,那截断指和销毁了的自身容颜,就是他为这前程所付出的一切。

作 者: 韩寒 张悦然 塞宁 颜歌等  
出 版:湖南人民出版社

相关文章:

·拖欠了三十年的作业  [2008.9.19]

·我国近期灾难频发 高层显露铁腕治政决心  [2008.9.22]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你是否听说过这本书?
  • 看过这本书
  • 没有听说过
  • 准备购买这本书
  • 已经购买过了
  • 听说过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