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狗同行

发表时间:2008/9/16   来源:中国青年出版社   作者:江浩
[导读] 穿过铁路桥,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麦田,新鲜的绿色给秋天增添了不少生机。我们离开公路走进田间小路,路虽有些湿滑,但雨后的清新足以让我们心情畅快。忽然,不知从何处走出一只黑色的大狗,这位不速之客着实吓了我一跳,然而,坐在身后的女儿却不知深浅地学着狗"汪、汪、汪”地叫了几声,此时的那只狗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震住了,它竖起两耳,发光的双眼直视着我们。

穿过铁路桥,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麦田,新鲜的绿色给秋天增添了不少生机。我们离开公路走进田间小路,路虽有些湿滑,但雨后的清新足以让我们心情畅快。忽然,不知从何处走出一只黑色的大狗,这位不速之客着实吓了我一跳,然而,坐在身后的女儿却不知深浅地学着狗"汪、汪、汪”地叫了几声,此时的那只狗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震住了,它竖起两耳,发光的双眼直视着我们。我装作镇静地继续向前,而女儿依然不停地朝狗伴着鬼脸。我示意她不要理它,与它擦肩而过。走出几十步之后,我偶一回头,却发现那狗正小心翼翼地跟随着我们。我恼怒了,捡起一块砖头向狗扔去,那狗机灵地躲过了,两耳竖起又直视着我们,我催促女儿赶快走,她却又向狗招着手,喊:“来呀!来呀!”那狗似乎听懂了女儿的呼叫,又试探着向前走来。

在中国地图的北疆,你会看到一条狭长的蒙古牧场,呈东西走向,与俄罗斯、蒙古相邻;其海拔在走向东北角时陡然下滑,蒙古高原随之折断。与此同时,蓝色的乌力吉木仁河与酱紫色的西拉木伦河竞相挽手一跌数百米,泻入富饶的科尔沁草原,九曲缠绵,一路长调短歌地掠过松辽平原,最终消失在东北三省境内。

但我不能给它养成这个随意毁坏我们人类文化产品的德性,我必须终止它对人类文明结晶的损坏习性。当然,这些书都是我变相的存折,没有这些书,我还会写出更多的书吗?也就不能领到稿费。我会让一个小小的隆美尔毁掉我的一个个提款机吗?再说,狗咬耗子都归入管闲事之列,狗咬书肯定也归入扫黄打非专项行动了。

让你终生激动的是,在墓地的远方,也就是十字架方队的最前方,有一个灵魂仍旧领队前行——那是巴顿将军的十字架。巴顿的遗体没有运回祖国,他留下来重新加入了他的第三集团军,依旧和六千名年轻的官兵们走在欧洲战场上,依然率队走在队列的最前面,直到永远,永远……

我哑言了,但我仍旧堵着车门坚持着,直到狗向我屈服,或者投降,或者夹着尾巴下车。


我这辆2020SG型的吉普车,也是1994年花五万多块钱买的,虽说到现在已经面临离退或者下岗的状态,但也不能就此成了你的狗窝!我更担心的是,如果这次我让步了,或者说迁就它了,鬼才知道它会不会得寸进尺将我的轿车也变成它的狗窝连锁店呢!

作 者: 江浩  
出 版:中国青年出版社

相关文章:

·卫生部调查三鹿奶粉污染案 誓言严惩责任人  [2008.9.12]

·回归自然品素食  [2008.9.12]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你是否听说过这本书?
  • 看过这本书
  • 没有听说过
  • 准备购买这本书
  • 已经购买过了
  • 听说过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