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夫当国

发表时间:2008/9/11   来源:海南出版社   作者:陶菊隐
[导读] 这是一部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大书。全书以130余万字的篇幅,生动地勾勒了一段上自袁世凯朝鲜发迹、下至张学良东北易帜,前后33年波澜壮阔、风云变幻的历史,堪称中国版的《光荣与梦想》,甚至比《光荣与梦想》展现出了更多的历史本身的迷人与激动人心之处。

这是一部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大书。全书以130余万字的篇幅,生动地勾勒了一段上自袁世凯朝鲜发迹、下至张学良东北易帜,前后33年波澜壮阔、风云变幻的历史,堪称中国版的《光荣与梦想》,甚至比《光荣与梦想》展现出了更多的历史本身的迷人与激动人心之处。

袁世凯经常感觉到他的周围没有一个不可疑的人。自从帝制活动公开以来,特别在云南独立以后 ,他既要防党人,又要防外国人,既要防敌人,又要防部下,同时还要防非友非敌的另一类 型的人物。他调遣第一批北洋军开往前方作战,已经竭了九牛二虎之力,第二批征滇军竟然 组织不起来。北洋军有这样多的兵力,他竟无可调之兵。不能抽调还在其次,还要用尽种种 心机防范他们“造反”,还要派员疏通他们。这样的皇帝做起来真是活受罪。

袁虽然很狡狯,但他把一切事情看得太固定化,没有估计到老部下对老上司是不会一辈子伛 腰站班的。当张锡銮到奉天的时候,就发觉老部下对他的态度大非往日可比。张锡銮年已七 十,不愿意看部下的嘴脸,曾不止一次地向袁当面辞职,袁极力劝他回到任所。1914年8月2 8日,张作霖公然致电陆军总长段祺瑞说:“辛亥、癸丑之役,大总统注意南方,皆作霖坐 镇北方之力。今天下底定,以谗夫之排挤,鸟尽弓藏,思之寒心。

吴佩孚自命为曹锟的长子,言外大有“父亲年老,长子当权”之意。可是众家兄弟都讨厌这 个大权独揽、目无余子的“大哥”,因此这一家子经常发生争吵不和的事情。


当时直系外部 有反对直系的“三角同盟”,而直系内部也有冯玉祥、王承斌、齐燮元结合起来以反对吴佩 孚为目的的“三角同盟”。这个同盟大大加速了直系势力的衰退和灭亡。

1918年10月3日,安福系议员举行茶话会讨论选举副总统的问题。王揖唐宣读了段推 荐曹锟 为副总统的来信,当天决定于10月9日进行副总统的选举。10月6日,安福俱乐部举行干事会 议,段命徐树铮出席说明推荐曹馄为副总统的原因。由于当时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安福议员 公开表示选总统尽了义务,选副总统不能再尽义务,而曹锟方面又认为徐世昌当选总统没有 出过票价,他也不应当出票价,因此王揖唐与各方面接洽,决定由北京政府发付曹锟军费15 0万元,把这笔军费移作副总统的运动费,票价每张2000元,当晚签发了支票。

载洵是个使人难于想像到的大贪污分子。他曾经被派到奉天查案,火车到了,他不肯下车, 派人示意地方官孝敬貂皮三千套才肯下车。关外虽是盛产貂皮的地方,但是一口气拿出三千 套是办不到的,而钦差大臣不下车,地方官就不能不提心吊胆地担负很大的责任,因此他们 派专人携带巨款到北京加紧采办,凑足了三千套貂皮献给载洵。这是当时流传全国的一件大丑事。

提起张勋这个人,大家公认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大怪物。他的辫子军是一支杀人放火无所 不为的强盗军。1912年3月15日,清朝已经咽了气,这个自命为忠于清朝的怪物还带兵北上 去“勤王”,在天津北站被帝国主义驻军迎面拦阻,才怏怏地折回到德州来。他知道“大清 朝”的天下不是一个人所能挽回得了的,不得已才依附“袁宫保”,想依靠袁的力量恢复“ 大清朝”,并且恢复他在江南已失去的地盘。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