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档案

发表时间:2008/8/29   来源:文汇出版社   作者:孙晶岩
[导读] 女性犯罪的原因五花八门,女囚走进监狱的表现也是各不相同。在她们铤而走险丧失理智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恩怨情仇呢?

本书作者通过采访300多位女囚与家属以及警察,详实记录了大学生妈咪、冷血女杀手、逃婚女人贩子、盗取巨款的白领丽人、自戕的女记者、贪官的情妇、性虐待狂女人等数十个女性的犯罪案例,深刻揭示了社会上的歪风邪气对她们的污染,以及封建传统观念对她们的扼杀和摧残。反映出女犯内心深处的悲愤,失足后的悔恨,还有对美好自由生活的向往。同时,对女监警察的诚恳敬业的工作态度和关怀生命的职业道德进行了讴歌。本书揭开了女子监狱的神秘面纱,全方位、深层次、多角度地透视了女性犯罪的真相,向世人敲响了警钟,值得关注和反思。

岁月不饶人,我已走过了九十二个春秋。近年来渐感体力不支,脑力也大不如前,正考虑为自己定一条原则:不再带博士研究生,也不再为人写什么审读意见和作序之类的文字了。这既是对他人负责、对社会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孙晶岩送来她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女子监狱调查手记》,*还是让我已沉静的心为之一动。监狱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社会,也是社会学工作者观察、了解社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窗口。

一个盛夏的上午,我来到天津市郊区的一个大院。一栋崭新的米黄色大楼映入眼帘,楼房的设计非常别致,楼顶是红色的尖顶,下面有一溜白色的马赛克装饰。楼的周围是橘黄色的路灯、绿色的树木和宽阔的草坪。远远望去,明亮的窗户、独特的造型,使人想起安徒生童话里的场景。走进大楼,迎面是一面明亮的落地式大镜子。走廊的墙上挂着一幅幅书法、绘画作品,在日光灯的辉映下显得颇有情调。一张条幅上用隶书写着这样的话:"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必改方成大器。"

上海女子监狱坐落在上海西南部的松江县泗泾镇。


松江秦代为海盐县、娄县地,唐代称华亭县,元代为松江府治,清代置娄县。1914年改为松江县。泗泾镇是一个千年古镇,自古以来河流交错,商业繁荣。松江是黄浦江的上游,松江县有唐代经幢、宋代方塔、明代古松和清代园林醉白池等名胜古迹。历史上上海县隶属于松江府。所以当地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先有泗泾后有松江,先有松江后有上海。

来到云南的第一感觉,就是云彩的五彩缤纷,变化莫测。云南的天像一块淡蓝色的幕布,白色的、玫瑰色的、澄黄色的、深灰色的云彩在幕布上自由自在地飘浮着。这是地地道道的七彩云霞,这是色彩斑斓的天宇胜景。清晨,昆明从沉睡中醒来,朝霞把天际染上了一层胭脂红,成群结队的红嘴鸥把翠湖公园妆点得格外富有生机。我沿着翠湖之滨的东风西路向"12·1"大道进发。西南联大的旧址到了,闻一多先生被暗杀的旧址到了,我的心中升腾起对闻先生的敬仰怀念之情。

如果说女囚是一根长歪了的树杈,那么监狱警察就是辛勤的园丁,她们不仅把满腔热血倾洒在女囚监管改造工作上,而且还有很多创新思维。她们对待女犯,确实是恩威并重。

现在的监狱警察和旧社会的狱卒有着天壤之别,和十年前的监狱警察队伍相比,素质也有了很大提高。正是有了他们的无私奉献,我们的国家才会这样安宁,我们的社会才会这样井然有序。他们为了让老百姓能过上温馨的日子,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社会不应该忘记他们,人民不应该忘记他们!

在这本书里,所有的司法民警都使用了真名。除了家喻户晓的女囚外,囚犯和关系人基本上使用的是化名,但案例都是真实的。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你是否听说过这本书?
  • 看过这本书
  • 没有听说过
  • 准备购买这本书
  • 已经购买过了
  • 听说过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