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14
颜色:

1983——2007关于《一个人的文学史》

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08-4-16来源:东方网-文汇报
[导读]如果中国多几个像李陀、马原、宗仁发这样的人,减去一大半夸夸其谈、沽名钓誉的评论家,文学将会呈现什么样的景象?

我清楚记得1982年的一个早晨,我与大学好友潘鸣怎样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上海市中心的一幢西洋建筑前,怎样沿着旋转楼梯进入《收获》编辑部的办公室,两鬓染霜的老编辑一个个正襟危坐,埋首阅稿,只有窗台上的阳光在无声地流淌。我在农场时就熟读这本文学刊物,如今走进了它的心脏,难免有一种诚惶诚恐的感觉。

没想到,从第一次走进《收获》编辑部起,就再也没有挪过地方,一待就是十七年。

那时候主持工作的是萧岱,一位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已发表诗作的老诗人老编辑。 
 
他满头苍发却精神矍铄,年届七十与我老母亲相差庶几。除萧岱外,还有孔柔、郭卓等人,也都是资深编辑。编辑部里一星期也有若干天热闹的时候,那就是李小林来上班的日子。平素她在家看稿子,照顾她的父亲——《收获》的主编巴金老人。她家中人来人往,信息来源广泛,她一来,总给大家带来各种信息,也带来了欢声笑语的气氛,李小林的声音清脆响亮,仿佛一颗石子投进沉默平静的小河。

巴金老人很少过问编辑部的事务,他只在一些原则问题上发表意见,如他始终不赞成《收获》刊登广告。《收获》上发表的作品一般他不看,哪篇作品引起重大反响时,他才会去看一下。

现在一般认为,1976年和1985年前后是中国当代文学进程中的两个转折点。如果说1976年的文学高潮直接孕育于政治气候的巨变,很大程度上带有社会启示的成分,那么1985年以后中国文学的变化更多的是源于文学自身的发展需要。两次转折因为背景不同,也分别具有各自的特征。前一次具有突变性,后一次则是渐变的过程。

中国当代文学第一次复苏的时候,我在农场为个人的前途出路而苦苦彷徨。那时我拿到一本已传阅得破损卷角的《收获》,兴奋地读着《铺花的歧路》、《啊!》、《大墙下的红玉兰》等小说。那些小说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无异于茫茫夜海上的灯塔,暗淡灰溟的心境仿佛忽地被照亮了。文学开始酝酿第二次变化的时候,我走出校门,来到了《收获》编辑部工作。

我的大学同学、江苏文艺出版社的黄小初在这篇文章中是一个不能不提及的人物。至少有三位作家的成名是与他有关的:苏童、鲁羊及韩东。当然,其中最为显赫的是苏童。在黄小初将苏童的小说寄给我之前,他已一次次向我介绍了他南京的这个朋友。他曾向我预言:苏童将红极一时。日后证实他的预感是可靠的。我先是发了由黄小初推荐来的短篇《青石与河流》,以后我约请苏童陆续写了中篇《一九三四年的逃亡》、《罂粟之家》及《妻妾成群》等一系列重要作品。

鲁羊也是黄小初介绍给我的,他至今仍对鲁羊的语言津津乐道。写诗的韩东成名很早,写小说的韩东却鲜为人知。黄小初有一度一直向我描述韩东其人其事,我猜他这样反复介绍一个人应该有下文。果不其然,不久后他即将韩东的两个短篇寄给我,我选发了其中的一篇《同窗共读》。事隔半年后,我在南京与韩东会面,我们坐在鸡鸣寺的茶室里喝茶聊天,韩东内向却不寡言,他从他的性格谈起,其实是谈他的小说志向,韩东有他的谈话方式,他的谈话方式也就是他的叙事方式。我请他多写一些小说寄给我看看。我说这是我的方式,我喜欢在沙滩上挑拣最美丽的贝壳。

读者喜爱度:
关于"一个人的文学史"的文章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发到手机
要发送的文章:

意大利民歌故乡苏连多

1.填上手机号码,然后点击获取验证码按扭,系统将会把验证码发到手机上.
手机号码:
 

2.留意手机短信,把收到的验证码填在下框中,点击发文章到手机即可
填写验证码:

写读后感
读后感主题:
读后感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给这篇文章投票
文章标题:

1983——2007关于《一个人的文学史》

本文目前喜爱度:  
【喜爱度】有0个人觉得这篇文章很好,0个人觉得还可以,0个人觉得很一般
你觉得这篇文章:
  很好
  还可以
  很一般
 

期刊网通行证登录
您要使用的功能只对会员开放,您已是会员的话请先登录,不是会员请先注册>>
您的帐号:
您的密码:
  保存密码
 

正在抽奖中,请稍后...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 20040576
copyright 2004 ChinaQk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期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