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期刊协会 · 本站地图
欢迎登陆中国期刊网BBS   搜索:

   · 文化>>
   · 时尚>>
   · 生活>>
   · 军事>>
   · 财经商务>>


首页 > 读书 > 正文
大王书:将黑暗纳入暴力美学
( 2008-1-3 14:34:39


  作家曹文轩创作的长篇系列小说《大王书》第一部《黄琉璃》日前由接力出版社出版。该书是曹文轩历时八年构思、创作的最新多卷本长篇小说,也是曹文轩迄今最为重要的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都作了大胆探索与尝试。昨天,曹文轩接受本报专访时称,虽然小说披着“幻想”外衣,但实质上扎根现实,讲述一个王者的成长心路历程,“主人公茫独立面对困难、克服困境的人格魅力或许能对当代青年有所启迪。”

  关于故事:灵感从儿子游戏中偶得

  《大王书》讲述了来自地狱的大王熄为了加强在人间的统治,用大魔法将反抗者变为失去光明的人、失去听力的人、失去语言的人、失去灵魂的人,并发动了毁灭文字的行动,但有一本大王书却逃脱了厄运。大王书的新主人是放羊少年茫。茫被成千上万的难民拥立为王。茫带领军队与熄的军队、巫师团展开殊死搏斗,血雨腥风里,茫寻找着王的真正含义。第一卷《黄琉璃》写茫为拯救失去光明的人,带领他的军队与熄的军队展开艰苦卓绝的战斗,最终攻克存放藏有光明的魔袋的金山,取得初步胜利。

  曹文轩说,这部小说他已构思多年,“最初的灵感源自我儿子与小表姐的游戏。他们分配小石头时,将石头分别命名为公、母,然后按照各自的性别分配。当时我灵机一动,联想到当下书市上五花八门的图书,下意识地认为书也是有不同家族、不同血统、有高低贵贱之分的,那种经典的、有思想内涵的、气质高雅的书是书中之王,也就是‘大王书’。再联想到秦始皇‘焚书坑儒’、希特勒禁书焚书的行为,一个小说格局就在我心里潜滋暗长了。《黄琉璃》处于萌芽状态,等到现在写的第二部时,它就有些枝繁叶茂的气象了。”

  曹文轩以超凡的想象力再造了一个风烟萧瑟、扑朔迷离的“第二世界”,演绎出千军万马攻城、追击、伏击、迎战等宏大的战争场面。与此同时,小说中还应用了大量魔法、巫术等元素,比如熄使用的魔伞、施了魔法的驴到处散布瘟疫、迷惑人心的“黑魂灵”等。对于这类魔法的描写,曹文轩认为,他并没有借鉴西方魔法,“魔法的使用并不是西方独有,它与中国的巫文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样的文化资源为人类共同享有。”

  关于人物:茫寄托最高审美追求

  在《黄琉璃》中,曹文轩浓墨重彩地塑造了大恶的熄、大善的茫,以及以他们两人为中心的集团内众多魔法师、将领形象。曹文轩表示,熄和茫都是王,他们分别代表了恶和善,也分别代表了霸道与王道。“熄得天下和失天下是因为他的恶和霸道,我们能在他身上读出君王史。茫从一个放羊娃成长为一个万人之王,除了天机外,更重要的是他的善良与得人心的王道。茫是一个英俊、崇高的王,他的身上寄托着我对理想君王的审美追求。”

  曹文轩说,他在塑造这两个王时,并没有将他们的形象复杂化,“我写得很干脆,作为黑暗势力的代表,熄的形象虚荣、凶悍,充满了仇恨和欲望。他原本是个乡村屠夫,将宰杀牲口看成一门能带来快意的艺术,并对这门艺术投注了全部生命。而茫的成长之路充满了坎坷,他的内心一直处在焦灼的状态之中,一刻也没有平静下来。作为一个王,他也有普通人的贪心、七情六欲等。”

  关于主题:王者的成长心路历程

  看起来,《大王书》讲述的是一个幻想的故事,但曹文轩认为,自己的这部小说与其他贴着“幻想小说”标签的小说最大的不同在于,它只是披着“幻想小说”的外衣,其精神内核扎根现实,“其实,小说讲的还是关于一个人的成长故事,一个‘王者’的成长心路历程。在这条路上,他有着困顿、迷茫、错愕甚至绝望。尽管他一路上有妹妹、姐姐、母亲、父亲陪伴前行,但成长终究是一个人的事,到底要靠自己的智慧与内心强大的力量去战胜成长路上的艰难。”在曹文轩看来,主人公茫独立面对困难、克服困境的人格魅力或许能对当代青年有所启迪。

  曹文轩认为,小说中的“大王书”其实是有生命的,它告诉茫的不仅仅是韬略,更重要的是关于这个世界的哲学———生存哲学与生命哲学。“无论它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有声的还是无声的,它事实上都在引领茫的成长。尽管它从来不向茫直接说什么,但它总是以隐喻的方式告诉他,这些隐喻需要智慧的头脑才能领悟。”

  关于风格:将黑暗纳入暴力美学

  从《草房子》《红瓦房》《细米》,到后来的《青铜葵花》,曹文轩孜孜以求的就是童稚的幻想和唯美,“美的力量不亚于思想的力量”是他创作时一直贯彻的理念。在这些作品中,没有黑暗,没有暴力,也没有血腥,呈现在作品中的多是唯美的意象、浪漫的情怀。然而,从两年前的《天瓢》开始,曹文轩的作品风格发生变化,表现暴力、邪恶的情节不断在文本中出现。等到此次的《大王书》,曹文轩将其发展到极致。小说写了熄前世作为一个屠夫屠牛,以及后来从地狱中逃出屠杀读书人、以魔法传播瘟疫等场景,血腥而残酷。

  对此,曹文轩解释,作为一部类型小说,善与恶的较量是支撑全书的骨架,大善与大恶就成了幻想小说的必要因素。正如革命历史小说也充斥着暴力描写一样,这样的暴力就是正义与邪恶较量,不管是体现正义,还是表现邪恶,或者是正义最终战胜邪恶,都要通过暴力来表现。“暴力美学达到极致,就变成美学的暴力,也就是所有的美学的表现都获得了暴力的形式,美学本身就融合进暴力,就具有了暴力性。”

来源:京华时报
 
 
上一条:《优雅地低于爱情》:矫饰与爱情
 
 
生活 财经商务 军事 文化 时尚
渔乐王国
渔乐王国
老杂志
老杂志
海外杂志
未开通
我看电影
我看电影
中国碟库
中国碟库
相关文章
·大王书:将黑暗纳入暴力美学
·《优雅地低于爱情》:矫饰与爱...
·《秦村往事》叙述爱过的城市
·千万别去旅游
·人生如环环相扣的梦梦醒了,扣...
·信念的力量
·呼吸:城市生活不能没有文学
·<淑女与熊猫>:人比熊猫更孤...
·为心灵减肥
·奢侈:从魔鬼到天使
·私人视野中的公共情怀
·<人间诗话>言述中观人生哲学
·陈寅恪时代 "硬朗"的人格底...
·<红兜肚> 一场曲折离奇的大...
·爱情这江湖 左手至刚右手至柔
热点新闻 读库精选
回到顶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服务声明 | 友情链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 20040576 
copyright 2004 ChinaQk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期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