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诗 寻找《诗经》里的植物

发表时间:2007/7/25   来源: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导读] 美人如诗 草木如织——不读《诗经》,不知万物有灵。

  《诗经》是我国文学的源头,是世界文学宝库中的明珠。《〈诗经〉里的植物》通过其性灵化、个人化的解读,使《诗经》中裹携着的两千五六百年前的纯真质朴之美呼之欲出,亲切可人。在纷繁的现代生活里,这种后世绝难寻觅的宁静尤其能拨动人们的心弦。作者在书中融入了自己对爱情、亲情、成长的温馨感悟,使读者能轻易地将自己融入其中……

  朋友说:“《诗经》是中国最美的文字。”说这样的话时,她眼睛里泛着光,脸上有一种沉湎于纯真之美的安宁情态。她这样说,是从文学的角度,出于对华夏文明的家园情怀吧。冈元凤在《毛诗品物图考》中说“夫情缘物动,物感情迁”,似乎是读《诗经》之美,有感于万物,精灵物语在心里蹦跳,遂有此书。但我写《〈诗经〉里的植物》却完全不是这样,这本书能够成为一本书,是无心插柳下的一些机缘,渐渐成了现在的绿柳成行。

  网络上几个相熟的朋友聚在一起,时间久了,就成了可能永不谋面,但也会在某些时刻在心里记挂的朋友。相互祝福安康幸福,共同分享滴雨杯水的快乐。或有或无之间形成的,是网络中的情谊。朋友们喜欢花花草草,我又是个在这个繁华都市的夜晚经常乱翻书的人。为了驱散自己内心的寂寞,于是无意间便有了书和植物世界的结合——《〈诗经〉里的植物》。

  我的家乡是古代的秦地,《诗经》里部分的诗作浸养生长的地方也正在这里。枯草在风里乱飞,艾蒿、飞蓬、荠菜、旱柳、桑陌、白杨、芍药、郁李、桃花、腊梅、古柏……这些在《诗经》里面或清明或朦胧的植物,正是在家乡的土地上,我和它们一起一步步地走入诗性和植物性灵的对话当中。读《诗经》就好像自己化成了一个细胞,进入到中华文明的血脉里。很多《诗经》里的话,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依然是俗常话,这便是《诗经》里美的生命力。这种永不枯竭的生命力,让今天的我为我们的文明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自豪感。这种平静从容的自豪感在阅读西方的作品时,会体会得更加真切。因为不管西方的文明再如何绚烂,也不会轻易地让我在期间散步的时候迷失。这种自豪感是一种文明家园里的路径。懂得一点《诗经》里的植物,对我,则可以更容易想象我们远古文明生成的场所:心里的一爱一恨、容颜里的一颦一笑、山风里的一呼一吸、雪雨中的一飘一落,虽然已经相隔差不多两千五百年,但似乎因着这层阅读的心路历程,使我对生活于其中的家乡土地、山川河流,突然间觉得比之眼前所看的,要更为厚重,更为缥缈,更为神秘。因此,在这种亲切感里,爱的心也就更真实一些。

编辑: Alicia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你是否听说过这本书?
  • 看过这本书
  • 没有听说过
  • 准备购买这本书
  • 已经购买过了
  • 听说过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