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期刊协会 · 本站地图
欢迎登陆中国期刊网BBS   搜索:

   · 文化>>
   · 时尚>>
   · 生活>>
   · 军事>>
   · 财经商务>>


首页 > 读书 > 正文
别死得不明不白
作者:刘 墉( 2007-12-3 11:32:17


  我父亲是学药剂的,在我二伯开的药厂里工作了几年,也当过“陕西戒烟所”所长。他去世,留给我一堆医药方面的书,那些书我都看不懂,但有个好处,就是我十三岁时家里失火,整面书架因为压得很紧,成了“防火墙”,所以没有波及邻居。

  我的邻居当时是台大医院住院部主任,父亲死后,母亲常说只怪他们搬来晚了,否则早认识,我父亲也不会死。她这番话,我过了十几年才懂。母亲也常怨父亲学医药,没好处,反有坏处,是父亲自以为内行,又跟医生打成一片,大家嘻嘻哈哈,直到把病拖坏了,那些医生朋友才明着跟他讲:“我们医院治不了,您还是转院吧!”

  家里失火之后三年,我总咳嗽、胸痛,去看了两次医生,都说没问题,只是神经痛。 
 
  隔不久,我半夜吐血,吐了半盆,进入台北中心诊所,医生看两眼,照个片子,没再管我,却把我母亲叫到隔壁房间骂,说人都快死了,怎么你还不知道?难道没看过医生?

  接着,我休学一年。

  又隔两年,我总觉得心跳气急,有人介绍一位岛外回来的名医,诊断为“精神紧张,心脏不协调”,给我先开镇静剂,又开一种降血压的药,看了好几年,没改善,幸亏护士暗示我去看新陈代谢科。

  我看了台大的陈芳武医师,被骂一顿:“怎么眼睛都凸了才来?”没多久,他就把我的甲状腺功能亢进治好了。

  陈芳武真是位极有个性的好医生,他不但骂我、骂我上一个医生,也骂同事。

  为了治凸眼,我去看眼科,那医生为我在眼珠后面注射可的松,陈芳武知道了,拉着我,冲过长长的走廊和一层楼,把那眼科医生骂一顿:“你给他打,他自己不分泌了,怎么办?”

  大学毕业第二年,我进入中视新闻部,跑医药和警政,这两条采访路线真不错,使我能看到不少好医生、听到不少医药界的黑幕,还有,就是帮人找关系,使可能被“救死”的,成为“救活”。当然,也就知道许多明明能“救活”的,却被“救死”。

  我也有不少这种消息,都是从护士那儿听来的,因为我除了跑新闻,晚上也在家教国画,有两个学生同在一家大医院工作。我常听她们咬耳朵,说当天手术室里某笨蛋又弄死一个。

  跑了五年医药警政,我去美国,有两回走在街上突然头晕,差点被车撞死,看洋医生,说只是“神情恍惚”(lost concentration),多吃点维他命就好了。

  直到多年后,我去报税,会计师的丈夫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胸腔内科的教授,而且诊所在旁边,我进去聊到这事,就为我听听。他才听两下就说不对劲,你肺下头都没声音,支气管不通嘛!怎么一直没发现?

  我又去看敏感科的医生,用个机器又吹又吸,才发现肺只“工作”了百分之五十二。如果不治,随时可能报销。

  六年前,我老母在公园脑溢血,送到医院,虽然急救回来,却不能走、不能说话,也听不懂话了,拖了一年,终于辞世。

  我后来勤读医学书籍,发现许多对脑溢血病人该做的,急诊室都没做,就请教我的医生朋友。

  朋友笑笑说:“谁让你没立刻找你熟识的医生去,有自己的人在,他们就不同了。”

  我说要告那医院。

  朋友又笑笑,告不赢的,她太老了!不值钱了!然后叮嘱我一堆避免被“试刀”的方法。他说得好,初出道的医生总得慢慢上手吧!用谁试刀呢?当然是没关系的、不怕被医死的。

  这使我想起我太太美发师的姐夫,肝癌,美国医生动手术,打开来又缝上了,说没办法,等死吧!所幸那人的儿子在台大学医,立刻找教授、寻门路,把病人接回台湾动手术,居然又活了五年,还四处旅行,享受不少余生。

  我的医生朋友太多了,从我院子扔出一块石头,打到的八成是医生。我的左邻是小儿科,左对门是脚科,右对门是心脏科。我一个礼拜打三天球,其中两天是医生球友,一位是医院院长,一位是牙科名医。

  正因此,我耳濡目染,旁敲侧击,对医界有了更深的了解。

  我也很喜欢台北的医生,当我血脂化验报告出来,正常。医生说:“对不起!你正常,不能继续给你开药,必须不正常才成。”

  我说:“正常是因为吃药啊!”

  那医生很坦白,叹口气说碍于健保规定,他也觉得很无奈。

  我又跟其他医生抱怨,他们居然一瞪眼:“你笨!你停药两个礼拜再验嘛!”

  另外一位说得更棒:“你早上吃一餐很油腻的早点,再去验,就说你是‘空腹’。”

  我又跟大陆的朋友说这笑话,岂知他们根本没感觉,叫我上网,自己看看,那里的黑幕有多少。我在美国的一位富豪朋友,认识一堆达官显贵,竟然也上过当。他在大陆摔伤就医,说髋关节裂了,花了不少银子、躺了不少的日子。他后来把 X 光片带回美国,医生看了居然说:“根本没裂嘛!”问题是他前些时胸痛,幸亏及时送医,做了心脏血管支架,捡回一条老命。才发现他的美国医生也粗心,多年来居然没给他作过“跑步机”的运动心肺功能测验。

  过去半世纪,我亲自经历,也冷眼旁观。看了太多可怜可悲可恨可憾的“医界现象”。也藏身在社会角落,亲自去访查求证,发现药局医院的许多诡异。

  但我都忍着,虽然写了四本《 我不是教你诈 》,却未曾涉及医药的题材。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外行,没资格论断。

  直到大前年,我的一位好朋友,对我说他怎么被医生延误了。明明可以立刻安排美国最先进的医疗,他在台湾的医生却说得靠特殊关系,才排得上,然后要他一次一次“进贡”。

  他对我述说时,已经病危,脖子削去三分之一,声音好像由个小盒子里传来,颤抖而带有回音。我听得很吃力,但我答应他,要写出来,使别人不再上当。

  于是有了这本书,涉及医、疗、药、检的虚伪,无良商人的卑劣,医疗体系的疏失,贪官污吏的包庇,民众应有的警觉。

  我没有要斗争哪些特定对象,只是写出我在各地的观察与感触。所以书里的故事就算是真的,也经过改写,任何人名、药名、补品名、化妆品名,都是虚构。

  很巧的,本书完成时,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顾鲁曼( Jerome Groopman,)也出版了一本《 医生是怎么想的》( How Doctors Think ),里面坦陈了许多医界的问题。根据顾鲁曼统计,在美国有近五分之一的病人被误诊,每年因此冤死的达到九万人。

  美国如此,台湾呢?内地呢?

  只怕多得多!

来源:搜狐读书频道
 
 
上一条:在路上:疯狂敲打出的自传性小说
 
 
生活 财经商务 军事 文化 时尚
渔乐王国
渔乐王国
老杂志
老杂志
海外杂志
未开通
我看电影
我看电影
中国碟库
中国碟库
相关文章
·在路上:疯狂敲打出的自传性小...
·走到人生边上:因有爱而温暖
·《天眼》把恐惧艺术化
·文字里的画面
·人人都是哲学家
·《交易》写作心得:官场中的女...
·人只在故乡的树下才得安憩
·在胡同里活着
·不妨,读读“死亡”
·因为懂得——《一夜倾城》
·商人需要哲学
·经度、钟表和一个孤独的天才
·《地下,地上》:玫瑰绽放的年...
·很矫情的怀念:《平凡的世界》
·字恋者的文字欲
热点新闻 读库精选
回到顶部
 
芳草网 航空知识 摄影与摄像 中国麦客 中国曲艺网 《读者》网站 《电脑爱好者》网站 《视野》网站
《新知客》网站 《家庭》网站 《人之初》网站 《意林》网站 《英语沙龙》网站 《科幻世界》网站 中国化妆品 都市小说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服务声明 | 友情链接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B2 20040576 
copyright 2004 ChinaQking.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国期刊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