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派第一人”少将,为何称“尽量不用战争”?

http://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17/9/5来源:观海解局文/
[导读]乔良曾被称为“中国鹰派第一人”,而他的回应则是:“如果我是鹰,首先是因为我有鹰眼,而不是徒有一张鹰嘴。”

原标题:声称“尽量不用战争”,这名少将咋回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李文姬 编辑岳三猛)有人说中国今天国力强大、军力强大,就剩下打一仗来显示我们的强大。

对此,前沿战略理论家、国防大学教授乔良少将近日在公开场合回应:这是对国家的不负责任,但凡有可能不用战争的方式去解决,尽量的不用战争。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乔良曾被称为“中国鹰派第一人”,而他的回应则是:“如果我是鹰,首先是因为我有鹰眼,而不是徒有一张鹰嘴。”



(乔良)

生于军人家庭5岁成军迷

乔良这番话,是在9月2日的国际问题专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教授新书《三居其一:未来世界的中国定位》发布会上所说。

据他讲,自己并不在乎、并不怕打仗。当国家需要军人上战场的时候,军人二话不说,毫不犹豫的奔赴战场、去选择投身于战争!“但是站在国家的立场上,我们但凡能够避免让国家陷入战争,是最好的结局。”

1955年,乔良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在军队号角声中长大的他,5岁时就能把列兵到元帅的军衔数一遍,能将所有的军号号音辨别清楚。他从小就对军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喜欢兵器,经常自动手用铁丝、铁片打造古代的大刀长矛,在杏核上画些古代战将脸谱。在那个年代,没有变形金刚,没有飞机玩具,但他对搜集各种和军事有关的小东西乐此不疲。

小时候,他经常去父亲所在部队的图书馆看书,11岁左右就几乎读遍了馆内所有的书籍。“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乔良从小最喜欢的读的书是《孙子兵法》,“虽然不是很懂,但是觉得很有意思。”乔良回忆。



军队的生活,从小就培养了乔良很高的军事素养。他说:“我对军事的了解是骨子里的了解;对军队的热爱是血液里的热爱。”

乔良记忆深刻的,是14岁时他和同学从学校图书馆“偷书”看的经历。乔良至今都记得“偷”来的17本书的书名,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鲁迅的文字,第一次认识到国外的著作。“那本高尔基的短篇小说选,我看了三四天,激动得全身颤抖,真的是写到了灵魂深处。”他感叹道。

公开资料显示,1972年乔良入伍,先后任兰州空军政治部电影队任放映员、航空兵某师教练机中队任地勤机械员等。1984年乔良考进了鲁迅文学院,真正的文学创作也由此开始。他现在是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空军少将、军事理论家,著有《超限战》《中国空军攻防兼备要论》《关于军队改革的思考》等专著。

预见9·11事件

1999年,乔良与国际问题专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合著的军事理论著作《超限战》一书出版,竟惊动了美国五角大楼。因准确预见9·11事件,该书被《华盛顿邮报》誉为40年来中国人在西方影响最大的一部书,也被西点军校列为必读书及美海军学院教材。

9·11事件发生的第二天,美国五角大楼的一位三星将军公开说,“两年前中国有两位大校军官写了一本书,叫《超限战》,当时我们已经翻译了,但却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现在他们所预言的事情已经在我们眼前发生了,看来有必要回过头去重新研究这本书。”在《超限战》这本书中提到本·拉登的地方有七八处之多,另有两处提到了世贸大厦。



(王湘穗)

“《超限战》的出版,是我研究军事理论的开端。”乔良说道,“写这部书的原因是这样的,1996年的台海演习,我奉命去空军演习指挥部撰写演习解说词。时任某航空兵师副政委的王湘穗也带兵参加了演习,我跟他不期而遇,决定写一部书来探讨中国如何有效地应对更加复杂的国际局面。于是,写了改,改了写,光是书稿提纲就修改了44稿,这一写就是半年。

记者注意到,此书序言引用了司马穰苴的“故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对于这句话,乔良曾在接受采访时解释:前句是说给美国人听的,美国人对东方智慧不了解,他以为大国就能胁迫他人。但我要告诉他“好战必亡”,你美国太好战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而“忘战必危”则是写给中国。

被称为“鹰派第一人”

“我已经到了耳顺(60岁,编者注)的年纪,却没有耳顺的功力。”乔良曾公开表示。如今的他,做事风格不喜极端,但却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面对危险之事,依然有着“我不能退”的本能反应;遇到不平之事,常常“拔刀相助”,只因“我不会是一个淡然的观望者”。也因此,乔良被称为“中国鹰派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