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 通胀压力上升反映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迫切性

http://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17/1/11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文/
[导读]在经济减速、需求未明显改善的情况下,通胀压力却上升,主要原因是供给侧存在问题。由于供给体系效率下降,其边际成本非常大...

国家统计局1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上年上涨2.0%。与2015年的1.4%相比,2016年CPI涨幅上升了0.4个百分点,显示通胀率有走高的趋势。而且,这个涨幅比目前的一年期定期存款基准利率1.5%高,这意味着去年已经出现了所谓的“负利率”现象。另外,虽然2016年全年的PPI仍然是下降,但12月单月的涨幅高达5.5%。工业产品出厂价格的上涨会在一段时滞之后反映到居民消费价格中,这将推动今年的CPI上涨。综合多方面的情况来看,今年通胀压力将有所上升,全年涨幅可能高于2%。

可能会有人将通胀率上升看成经济运行向好的迹象,一般来说,温和通胀意味着经济增长加速,而且会使企业的利润空间扩大,成为投资和GDP增长进一步加速的利好因素;而通缩则会使企业对未来前景的预期变差,投资意愿下降。正因如此,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等货币当局都希望推动通胀率上升到2%以上,这是他们货币政策的重要目标。2015年,我国CPI涨幅多数月份维持在1.5%以下,很多人担心我国陷入通缩境地,那么,2016年CPI涨幅上升到2%,而且2017年可能继续上升,说明对通缩的担忧是多余的,这看起来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实际状况可能并非如此。

首先,现阶段通胀率上升并不是经济增长加速的反映。2015年GDP增长率为6.9%,而2016年前三季度为6.7%,全年应该也会是这个增长率,较上年小幅下降;而从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货物进出口的情况来看,三大需求的增长也有所放缓,前两者2015年全年的增长率分别为10%、10.7%,而2016年1-11月分别下降为8.3%、10.4%。按人民币计算,2015年全年和2016年1-11月的货物出口额增长率都为-1.8%,但货物进口额的降幅收窄了。这说明,通胀率上升是在需求并未明显改善的情况发生的。

其次,既然需求并未明显改善,那通胀率上升很难使企业的利润空间持续扩大,后期反而可能带来成本上升,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2016年,工业企业的盈利情况是持续改善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PPI由降转升的变化,由于生产资料价格环比持续上涨,煤炭、钢铁、石油等处于产业链上游的行业盈利情况好转,而价格向下游的传导需要一段时间,因而下游行业的盈利状况也没有变差,整体来看就是好转。但今年可能发生“反转”,下游行业将承受前期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的压力,而随着生产资料价格上涨的空间变小,上游行业的利润增长也将放缓。另外需要注意的一个情况是,近期部分流通领域的物流成本持续上涨。从种种情况来看,今年成本上涨可能比物价上涨还要快,那么,企业的盈利情况将难以持续改善,投资意愿也难以显著上升。因此,通胀率的上升不太可能促进投资和经济的增长。

在经济减速、需求未明显改善的情况下,通胀压力却上升,主要原因是供给侧存在问题。由于供给体系效率下降,其边际成本非常大,增加供给会导致成本上升(包括要素成本、环境成本、安全成本等),因此,名义需求的增长只能带来供给的小幅增加,大部分则转化为价格的上涨。从2016年的实际情况来看,融资规模的增长远快于实体经济的增长。当这些融资释放出来,它们首先被金融体系和金融化的房地产吸收了相当一部分,只有小部分转化为对实体经济的名义需求,因而2016年名义需求的增长并没有加快;然后,名义需求的相当一部分又转化为价格上涨,实际产出并没有增长,例如,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基本上与2015年持平。如果供给侧的问题未能解决,很有可能同时出现经济增长减速和通胀率上升,即所谓“滞胀”风险。

因此,通胀压力上升反映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迫切性。2016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三去一降一补”作为主要任务,其中去产能的完成情况最好,而降成本、去杠杆的完成情况欠佳。由于供给体系的效率没有提升,在去产能、去库存的过程中,出现了物价、房价上涨的情况。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要求,今年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切实提高供给体系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