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繁荣背后的泡沫:色情、僵尸粉与刷榜为何依然猖獗?

http://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16/12/21来源:腾讯科技文/
[导读]只有真正解决了色情、僵尸粉、刷榜等难题,2017年的移动直播市场才能走向成熟,但据调查了解,截至目前,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文 /《深网》报道组 相欣
移动直播成为2016年投资人和创业者的新宠,直播市场日趋火爆的背后,却伴随着挥之不去的泡沫和阴影。色情、僵尸粉、刷榜等现象接踵而来,屡禁不止。
从直播平台角度而言,面对愈发残酷的行业竞争,为了获取更多的用户、更高的用户活跃度、更多的收入和融资,都曾经或正在默许上述违规行为;而对于很多主播而言,对粉丝和金钱的渴求,则往往刺激他们不断铤而走险,游走在色情等灰色服务边缘。
这种趋势下,网络直播的监管开始变得更加严格,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于12月1日起正式实施。
只有真正解决了色情、僵尸粉、刷榜等难题,2017年的移动直播市场才能走向成熟,但据腾讯科技调查了解,截至目前,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往期回顾】
移动直播将洗牌 创业者如何杀出血路?
红利消失+用户流走 谁能在直播下半场幸存?
色情服务顽疾难除
据腾讯科技不完全统计,从2015年初到现在,便有易直播、趣播、花椒、KK开播、映客、蓝鲸直播等数百家主打手机移动直播的产品陆续上线,陌陌、美拍等也上线了直播业务,定为在生活类全民直播和电竞游戏直播等不同领域。
尽管各大平台凭借请来明星助阵提升自己的名气,但无可否认的是,内容同质化、盈利模式不清晰成为困扰网络直播平台的最大问题之一。
早期,这些平台不得不思考如何在众多相似的平台中寻找差异化吸引更高关注度、留住核心用户,并以此提高自己在直播榜单中的排名以便寻求到资本支持。于是,个别网络直播平台铤而走险对播主打法律擦边球的做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一些主播为了增加人气,尝试用色情表演吸引粉丝谋取利益,这让直播平台难以摆脱打色情擦边球的嫌疑。
“涉及情色等大尺度的内容在直播平台上出现不可避免,观众想看,主播能就此获得赠礼,只不过每个平台把握的程度不同罢了。”一家移动直播公司的创始人对腾讯科技直言。
今年11月,绵阳当地检察院公开宣判,映客女主播“雪梨枪”因制造、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10万元。3月,雪梨枪录制的淫秽视频曾在网上疯传。不过,映客官方对外声明,雪梨枪虽然在该平台注册用户,但并非在该平台传播淫秽内容。
这是移动直播爆发历程中,对色情传播行为最严厉的一次惩罚。但据腾讯科技了解,淫秽直播现象仍然屡禁不止,尤其是在诸多新上线的直播APP中。
近日,有用户向腾讯科技举报称,一款名为Miss直播的软件,深夜12点后便存在大量裸露、淫秽表演。 
 
Miss直播平台相关主播色情表演(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发现,用户在该平台需要花20元购买会员后才可以观看直播视频,此外还提供有价值1元—200元不等的虚拟礼物用于打赏女主播。值得注意的是,该平台除了直接的淫秽表演,还有主播通过提供其他社交平台的联系方式,把用户转移到私密群组进行付费淫秽表演。
对美女的感官需求,和对隐私天然的窥视欲望激发了屏幕另一头观众们的荷尔蒙,这让他们能在一个固定的直播间里停留一晚。更不乏有“土豪”不断送花、棒棒糖、豪车等虚拟礼物,为的就是能和心怡的主播互动一句,以此得到内心的满足。
不过在监管趋严和寻求长远发展的压力下,直播平台也在尝试打破色情枷锁。这从一些直播平台去公会化所做的努力上便能看出一二。在他们眼中,色情内容的产生和经纪人的趋利总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公会制度下,主播会背负流量、排名、引导用户送礼这样的任务,公会经纪人还会做岗前和定期培训,这就导致个别平台会出现违规事件,轻则穿着暴露、重则涉黄。而这是在线直播平台不愿见到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知名移动直播创始人说。
在经过整治后,直接的色情直播或者其他服务已经很难在平台看到,现在联络变得更加隐晦,相关的关键字有“开车”、“品茶”、“豪车”等,以此在各种群里传达信息。
有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描述了一个典型色情直播群的构建方式:一般都是要建立两个群,一个是体验群,一个是总群。体验群是免费进入,会安排一些女孩进行引诱性的表演,以此来吸引网友加入,而总群收费,会员需交费才能加入,会安排一些“秀女”定时进行淫秽表演,主要有单女表演、夫妻表演等。
该人士对腾讯科技进一步表示,这些所谓的“秀女”很多都是通过网络直播平台招募的,一些相对来说收入较少的主播在受到诱惑后加入总群,在现实中组织者和“秀女”往往不认识,而收入则会采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转账等多种方式支付以此规避风险。
在越来越严厉的监管政策下,目前各大直播平台当然意识到打击色情的重要性,对各类低俗现象进行了有效整顿,从大的趋势而言,色情服务涉嫌违法,也无法长久,并非直播行业最终无法克服的顽疾。
虚假繁荣:泛滥的僵尸粉和“机器人”
直播的本质在于通过实时视频这种介质使得主播与观众产生交流和互动,从而实现信息的传递,当然,对于主播来说观众和粉丝越多,直播的积极性也会越高,同时自己的人气和收入也会得以提升。然而,在一些直播平台上,看似热闹的直播间里却充斥着大量虚假观众。
从现状来看,直播平台上的虚假观众一般来自两种渠道,一种是由主播主动实施的刷粉行为,一种则是由直播平台引入的“机器人”观众。
刷粉曾在微博等社交媒体流行之时大行其道,比如花20元就能让上千个粉丝关注自己,不高的价格却能换来粉丝数的瞬间暴增,看起来的确是个不错的交易。随着直播行业迅速崛起,僵尸粉又有了新“舞台”。
在淘宝和多个直播QQ群中,腾讯科技发现了多个以“涨粉”、“包热门”为关键词的卖家。其中某家淘宝店铺里对映客、YY、一直播等平台的涨粉价格明码标价,1元可以换取1000粉丝,50元可以上全国热门。目前该店铺的成交量已经超过5万单。

某卖家提供的刷粉套餐
该卖家告诉腾讯科技,要在购买后在订单留言处备注平台账号,付款后把账号发给店主。卖家提到,这样购买的人气都是机器人数,只是挂机,但无法互动和评论,只是增加直播人数,而人气的作用就是增加上热门的机率。也有一些卖家提供真人粉丝,但价格比僵尸粉贵10倍左右。
买粉刷热门似乎已经成为直播圈公开的“秘密”,这种操作正在变得批量化和规模化。
据腾讯科技了解一些直播平台的热门主播都会有专门团队或者经济公司帮忙运作,包括对主播进行包装和推广,还会帮助主播买粉丝、买道具。
其实这种做法早在直播秀场的公会时代就已经成为常态,公会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助主播上热门。这种做法正在移动直播时代延续。
有报道称,一些网红经济公司会向直播平台大量充值获得五折优惠,然后把这些虚拟货币用在旗下运作的网红身上。“其实这对于我们来说很正常,谁不想自己带的主播人气高一些?”某经纪人如此表示。
一位直播行业的投资人士对腾讯科技表示,个别平台会为了追求短期的利益,有时会纵容主播的刷粉丝、刷热门,甚至会出现刷榜行为。
除此之外,机器人观众在各大直播平台上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此前有媒体报道,某用户曾尝试在映客黑屏直播,依然会有数十个“观众”进入直播间。而这些观众的ID均以固定号码4000开头,后面5个数字则从02865排到18850,映票和送出基本都为0。
在其他直播平台上,类似的现象也都有发生。昨日,便有媒体体验调查后,声称来疯直播的机器人比例高达400:1。
腾讯科技在花椒直播上以“黑屏测试”为标题开了一个直播间,直播期间将手机摄像头遮挡住,屏幕中并未出现主播的任何画面。
即便如此,在开播的30分钟时间里,仍然有76粉丝进入直播间。而当腾讯科技点开前50名进入直播间的观众时发现,其直播账号均以1992~1998为开头,而腾讯科技测试的主播账号为3710开头,此外这些观众的等级通常在LV1~LV4级,关注的人和粉丝数都较少,且送礼和收礼数量几乎为零。
腾讯科技通过梳理这前50位进入直播间的观众,还发现这些账号是有一些规律可循的,即账号前四位和账号等级呈递增状态。
也许是为了让直播间里的“机器人”显得更加逼近于真人观众,此次黑屏测试过程中腾讯科技发现一些“机器人”甚至在主动与主播互动,“这个发型挺好看啊”、“就喜欢你这种风格”、“太好看了,很养眼”,然而这些评论却与黑屏直播的内容完全不相及。

腾讯科技在黑屏直播时的评论截图
刷粉和机器人观众也许确实能带来短期的“热捧”假象,但长期来看,无论对于主播还是平台本身,都有极大伤害——虚假人气必然带来不公平的竞争,更多的优质直播内容被虚假人气所埋没,用户看不到优质内容,会逐渐从平台流失,而且这样的流失是不可逆的,对品牌来说是致命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