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百日新政有玄机,对中国影响几何?

http://www.chinaqking.com 期刊门户-中国期刊网2016/11/23来源:占豪微信文/
[导读]特朗普“百日新政”对中国来说还是有些影响的,新政至少给中国带来三大好处:

          

特朗普刚刚公布了其上任后的“百日新政”,在“百日新政”中,特朗普着重勾勒了五大政策:

一、承诺上任第一天就要退出正在商议中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取而代之的是“更为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曾多次表示,要退出TPP,而这却是现任总统奥巴马极为珍视的政治遗产。

二、特朗普要取消奥巴马担任总统时期,在环境保护方面的种种安排。具体而言,特朗普主张取消对页岩气以及清洁煤炭在开采、使用方面的限制。

三、特朗普要求他的安全团队研究政策,确保美国国内的基建安全,防止基建受到极端分子等势力的袭击。特朗普还非常支持对基建的投资,甚至提出了“万亿美元基建计划”,以完善美国的桥梁、铁路、机场、水电系统等。特朗普的经济顾问、美国下任财长候选人之一姆努钦(Steven Mnuchin)16日表示,特朗普的团队正在考虑设立一家“基础设施银行”,对美国的基建项目进行投资。

四、要求劳工部调查滥发签证的问题。特朗普认为,这些滥发的签证,抢走了本属于美国工人的就业机会,因此要把这些就业机会“还给”美国工人。

五、清除说客。特朗普在大选时承诺将“清除华盛顿淤泥”(drain the swamp),此举意味着美国政府将面临大规模的人事调动和重组,尤其是那些依靠嘴皮子吃饭的说客将不再受到欢迎。

特朗普这5大新政还真是有亮点,譬如废除TPP、建设“基础设施银行”、清除说客都很有新意。从特朗普“百日新政”我们可以看出,特朗普施政特点必然会包括务实、保守和趋利三大特点。

废除TPP这一项,我们就可以看出特朗普的务实和保守。

务实在于,特朗普很清楚,TPP这样以政治决定经济的选择一定是错误的,将来不但无法遏制中国,TPP也必然会给美国带来损失,所以他一定要先废除TPP。与此同时,他还需要对选民和共和党交代,因为他竞选时就多次强调要废除TPP,而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众,都不看好TPP。甚至,连希拉里团队都不看好TPP。

特朗普要取消对能源开采的限制则一眼就看出他的趋利性,因为环保而影响开采,在特朗普看来这是放着钱不赚,这在商人的眼里绝对是不合理的。而从其要搞“基础设施银行”我们可以看出特朗普的务实,毕竟是企业家出身,比单纯的政客更加务实。至于收紧签证和清除说客,则可以看出特朗普在处理问题上的保守。

特朗普“百日新政”对中国来说还是有些影响的,新政至少给中国带来三大好处:

一、废除TPP对中国来说是利好。

TPP是奥巴马把经济贸易当武器对付中国的结果,这是一份将政治强加于经济,不符合世界潮流的做法。虽然,最终博弈的结果必然是美国失算,但这必然会给中国制造麻烦,对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不利,会增加中国推进RCEP的成本。如今,TPP要被废了,这当然是好事。

二、增加能源开采对中国是利好。

美国能源开采能力很强,特朗普放开能源开采会增加石油天然气的市场供给,加上美国华尔街拥有最有影响力大宗商品市场,所以美国能源必然会对世界能源价格构成压力,这会给中国省能源进口费用。

三、推进基础设施投资对中国是利好。

在基础设施投资领域,中国不但有经验,还有巨大的产能,美国要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必然会刺激中国基建产品的出口,这是很现实的经济利益。而且,如果特朗普愿意搞基建,并且有计划成立“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那中美就有务实合作空间。

虽然上述三个是利好,但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这五大新政所透露出的特朗普施政性格特点意义更加重大。保守、务实、趋利三大特点的凸显,对中国选择如何与特朗普政府合作具有重大参考意义。

一、保守。

特朗普保守,这意味着他在很多方面都可能采取更加强硬的政策而非更加柔和。譬如,在遏制中国方面,我们不要指望他会比奥巴马时期弱,他与朴槿惠通话强调半岛问题和“萨德”部署就表明了他的强势。未来,特朗普在中东也可能有更大动作,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特朗普上台后中东政策最终很可能会走向强硬,甚至会闹出更大规模的战争。对此,中国是需要有心理准备的,这是对中国不利的一面。

二、务实。

特朗普强硬但并不代表他会不务实,恰恰相反他会比奥巴马更加务实。务实当然是好事,这意味着他继任后的内政外交政策会更加灵活。直白说,就是一边更加强硬,身段一边更加灵活,这一点可能要比奥巴马时期强得多。譬如,在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上可能要比奥巴马时期推进得更有效率和速度,与盟友的合作也会更加务实而不是务虚。在经济发展方面,也会选择更加务实的政策以确保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譬如,他去推动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就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事情,只是最终实施到什么程度还要看特朗普的能力和价值取向。

三、趋利。

与奥巴马和希拉里这样的专业政客不同,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商人的本性是趋利,所以他的很多价值观必然是从利益视角考虑的,特别是经济利益。一个趋利的总统,对中国来说是好事,因为中国可以和美国谈的经济合作太多了,只要特朗普有一个趋利的心,那么中国就有各种机会与白宫谈,中美合作就会进一步深化。

对中国来说,结合这三大特点,已经可以开始酝酿应对特朗普的预案了。对付特朗普,在美国遏制中国方面要往坏处想,制定更多应对之策。在经济合作方面,要多想方案,拿出更多有利于美国和川普集团的经济合作方案出来,这会进一步打动特朗普。可以比较准确地说,特朗普上台后,中美预计磨合周期要有1年到1年半的时间,磨合后相信特朗普是一个不错的合作伙伴。